小和尚,花 - 雀妖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双玉臂千人枕,芙蓉帐暖度春宵。劝君莫入闻香阁,三魂七窍不复回。
    “嗯~苏郎。”少年被压抑久了,便强势硬起,大掌掠过那不着寸缕的女子,解下裤腰带,他迎着小穴硬插进去。
    擒着那双玉臂,小穴内早已淫液横流,他用力一捅,直插的床榻间滋滋作响。
    纤纤玉手抚慰少年高瘦的颈骨,面若桃花,红艳薄唇,“苏郎。你捣腾的人家好舒服啊!咦呀~苏郎的器物让奴家舒坦极了。”
    尽情享受着少年强势的冲击,她揉捏自己的双乳,“苏郎,都给我吧!所有的,都给蔓娘,嗯!~嗯!再大力点,苏郎。再射进去点。”
    少年的阳具来回抽插,带起一摊春水,看着面前瘫软无力,满脸春潮的蔓娘,苏哲带起她的双臂,舔舐她的椒乳,“蔓娘,同我走吧!只有你,我才能得到满足。我喜欢你,蔓娘。”
    少年的身体还带着分稚气,没长开的样子。被妓女的几句淫语提起了欲火。
    欢笑不语,颠鸾倒凤,她汲取他的口液,下身极致的皱缩给少年带了莫大的快感,他很快夹射出来,在巨大的刺激下,他倒在蔓娘的怀里,晕过去了。
    “外面的朋友,这春宫戏可是看够了,不知是哪位尊友,蹲在奴家的小窗下,也不怕闪了腰,能否现身出来,让奴家也好生招待一番啊。”将苏哲放在一旁,也没穿上衣服,蔓娘赤脚踏着地上,身上的欢好痕迹,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沿窗而入,小雀扇了扇风,有几分不适。妖以修身养性为本,虽不乏有些妖以奇经练法,但只要不祸及人命,倒也是能成正果,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渡过那九重天雷。
    “你这儿倒是个好地方,人气浑厚,不需要怕捉妖师的追捕。”手指敲击在杏花桌上,这满楼的胭脂味,对鼻子来说真是一大挑战。小雀好笑的看着蔓娘。
    “见笑了,我只是喜欢这里,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想同谁欢好就同谁欢好,无需像那深宫怨妇,忍耐自己的欲望,不得疏解。”蔓娘变了杯花茶,送给小雀。
    鼻翼间充斥着一股花香,浓烈高贵,小雀喝了一口,沁人心脾,“同他吗?”
    苏哲卧在一侧,往日有些红润的脸庞,有些苍白,蔓娘笑了笑,她翻身坐在苏哲跨下,手中握住他的阳具,露出舌头,轻轻一舔,绕着他的龟头拨绕,
    “额!”昏迷不醒的他,额头皱起,欲望促使着他刚射下的阴茎肿胀起来,蔓娘张开口含住那青筋暴起的硬物。
    “奴家偏爱这稚气的少年郎,懵懂无知,恍若白纸,奴家最喜在它上面染上污浊,勾得那少年郎为了奴家欲念横生,神魂颠倒。”抹了红胭脂的脸上邪气纵横,溢出嘴角的白丝顺着滑下,那双玉手仍把握着苏哲的阴茎。
    这道友,吸人精气,不做他用,不伤人性命,只愿与他野合,沉溺其中欢乐。她此番来,不想多生事端,看见这事,有些惊叹。小雀直接开口问道,“多有打扰,还请见谅,我来是想询问道友可知临渊城姬家,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姬家。”蔓娘捏起苏哲的右手,经常动笔墨的指腹上有些茧子,摸瑟她的双乳,带给人一股颤栗的快感,“十年前,姬家的三夫人生产的那天,魇日,天变暗色,刮起了阴风,万鬼出府,那三夫人气血亏空,没熬过去,生下来的少爷被认为是灾星,放在个小别院里自生自灭。”
    那是个好日子了,蔓娘摸着下唇,舔了舔,“那姬府的大夫人,二夫人都没诞下男孩,姬老爷后面连娶了七个小妾,也没生出个有蛋的,恐是亏了身子,所以那姬小少爷也被养的勉勉强强,既怕又唯恐断了香火。”
    如此甚好,把他养活,好好收拾一番,再顺应天时地利,不愁完不成任务。
    “多谢。”,她递过一枚仙果以示报答。
    “唉!唉!也没什么大事,何必这般赠礼。”蔓娘摆摆手,拒绝了,虽然有感受到那股仙力,但也没干什么大事,当不起。
    长天大道,人物精怪皆以修仙为道。不周山的青果乃圣品,可助人修为精进,离大道更进一步,看来这女子应当厉害。她不禁细细打量她一番,模样一般,胜在眉宇见的一股浩然正气,是个虔心的修仙者。
    “道友帮了我,我自当回报。因果轮回,我不想欠下恩情。”离登仙只差一步之遥,她万分小心,唯恐有误。
    “哎哎!原来是个小古板,奴家该说的也说了,你赶紧走开,别来打扰的奴家的兴致。”蔓娘挥出道灵气,把小雀打飞出去。
    古板,她这般是古板吗?修行之道讲究的不就是严律克己嘛。她瞧见拉上的红色帘子,加上了道灵气,明显是不想别人打扰了,她再度变成麻雀,该去接少爷了。
    红纱遮住脸,又缓落至腕间,蔓娘躺在榻上,这临渊城倒是来了个不得了的妖精,又有好看的了。
    ————————————
    励天书院的大门口,背着行囊的莘莘学子拥挤而出,日头归西,淡淡的晚霞抹在半边天。
    “少爷。”他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小雀站在路旁,拎着一筐菜站在一边。
    “你怎么来了,我不需要接。”他快步跑过去,仰着头,冷声说。
    当然是来看看你有没有被欺负了,避免那群家伙又找你当乐子。小雀心想,她牵着少爷的手,早上那群贵气子弟还堵在门口那边,瞧着来来往往的学子。
    她甩了甩篮子,浑然不知自己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乡土味。。“少爷,我们回家吧,小雀找到了很多野菜,我们回家炖大锅饭吧。”
    少爷低着头,手想逃开,他一本正经的回答,“男女授受不亲,小雀你不应该抓着我的手。”
    不抓,不抓,她赶紧放开手,“谨遵少爷命。”
    生里的温度骤然离去,他看了看手心,却有些不满,他揪紧手,“小雀,你还是拉着我吧。”
    “少爷,可是你不是说,我们之间不能这样吗?”他撇过头,耳朵有些红润,解释道。
    “你可以。”
    哦!她无奈的笑笑,大手牵住小手,在清风徐来中,带着少爷往家里走。
    小雀突然开口,“少爷,以后我天天都来接你成不?”
    “啊?”他的踉跄几步。
    拉住少爷,她抚稳他,“我们那院子也没人,府里都没人管,我成天呆在那儿也是无趣,不如我来接你,到时候少爷回家也有人陪了,不是正好吗?”
    “有些不符礼节。”他立刻答道。
    “哎呀!管他什么的礼节,少爷,就答应小雀吗?”
    “……”
    “那你一定要每天都来接我,不分风雨,不论何时。都要来等我。”他低了声调,慢慢开口。
    “好的。少爷。”眉目英气的女子带着点妩媚。
    他望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女子,金色的光芒有些刺眼,他黝黑的瞳孔里,只有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