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尚,花 - 雀妖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年轻的时候,她脾气不好,除了家里人,就只有一个人能受着。这个暴脾气的小姑娘人缘不好,但是会客生客气去询问,同龄绣技高超的小姑娘,偷偷摸摸的为她的郎君绣腰带。
    “啪!啪!”肉体与肉体之间的碰撞,穿着一身夜行衣的少年,强行贯穿着身下的女人,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轻柔,更多的是,强制性的报复。
    “贱货,给老子叫出来,你憋着干嘛,我让你不爽吗?还是,”他扯着她脖子,掐着用力,让她被迫昂起头,狞笑道,“你是怕别人知道。尊贵的夫人,不过就是一个被人压在身下的母猪。”
    脖子被勒着,她喘不过气来,被撕开的衣服下面,裸露在外的肉体,青青紫紫,是被虐待的痕迹。
    她说不出声,心里念着,“阿舟……”
    月光透过窗缝,浅淡的白光下,眉目挠人的妖艳少年,那双上挑勾人的眼睛赤红着。身下的女人像水中浮萍般被他反复掀起,无力的身体瘫倒在地上,他满足的抽出,上面沾满了白色的浊液。
    “哼!”他踢开余氏,自己斜躺在榻上,裸着半身的胸膛喘不过气,他抓着锦被,用力呼吸,急喘着,脚踢在榻上,他犯病了,是打娘胎里就遗传下来的病。“药,药!”
    “阿舟。”余氏没来得及收拾自己,便拿着一个薰瓶凑过去,她小心环住他,眉目间都是疼爱。
    “嗯!”,他贪婪的吮吸,面目红艳,如痴如醉,那冷冽的药香绕着鼻翼,浸入五脏六腑,才有一种舒缓的轻快。
    纤白玉手,眉若远山黛,苍白的唇色却意外的勾人,少年瘫在榻上,翻过身,若有若无的曲线,半身粉嫩。
    余氏递给他一杯温水,少年骨节分明的手指扶着腰际,他半身慵懒,薄唇轻抿,
    “自个爬过来。”
    余氏过去,像条狗,神情癫狂,眼神里都是疯狂,“阿舟,你放心,我会找到伤你的人,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为你出气,如此可好?”
    眉头一皱,他有些不满。拍飞她的水杯,他将余氏抵在身下,用那棍子在她的穴口顺顺,便哧溜一声捅了进去,他啃咬女人的颈部,虎牙磨得她痛苦呻吟。反折她的双手,让她被迫弓起,却又不得不落下。
    他的身体火热滚烫,大进大出之间,却没有磨热她的内里,执黝强硬的语气,“我的事,你少管。管好你自个这身贱德行,别像条狗似的黏着我。”
    他的呼吸打在身上,意料之中的痛。
    ————————————
    天将晓,雾气蒙蒙,小雀执着一柄墨色油纸伞,一手拿着小包,她跟在少爷后面,看着那个,裹着白色绒绿绸子的少爷,极为满意。
    这小人底子还是挺好的,裹上新衣,再好好养着,这气质就出来了。虽然被亏欠了,但那些人装门面的东西没少,内里不待见,只样子上过得去。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你笑什么?”他察觉到了她的开心,有点敏感。
    额!小雀晃晃脑袋,她迅速回道,“少爷好看。小雀高兴。”
    “耽于皮肉之美,庸俗。”他撇过头,不耻于问,耳梢悄悄红了。
    哦!她身子就往后面,稍微挪了一步。
    他看着空出的距离,没做声,只是捏紧了袖口,绿色的衣摆摇来摇去,时不时触碰着小雀墨绿色的衣襟,似水中的游鱼,相互试探。
    忽的,他拽起她的手,“离我那么远干什么,水都溅到我身上来了。”他这一拽到不放手了,俩人贴着,紧密不分,比池里的水鸳要多一分亲密。他似乎还能闻见一股淡淡苹果香。
    小雀有几分奇怪,这人奇怪,自打见了面,就没有几句话聊,不知她了却了这桩缘份之后,他话能多些吗!
    “今天下雨了。”少爷看了天色,说了一句,灰蒙蒙的天空,潮湿的空气。
    “放心,到时候我去接少爷,保准少爷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半点淋湿的地方。再有不行,小雀到时候抱住少爷,保准少爷身上暖烘烘的,绝无半分泥泞。”眨眨那双通亮的杏眼,她回答。
    烟雨朦胧,此间女子。他的目光里有些闪烁,他,大约,是。
    “路上泥遇水容易粘鞋,你记得到时候自己换双鞋。”他低头看见那一双小脚,黑色的布鞋称的女子的脚愈发白嫩,来回走动的时候,粘上了不少泥。
    “好的,少爷。”小雀支着伞,下落的雨滴打在地上,溅射出去。
    “衍之。”一个咋咋呼呼的大个子少年走了过来。
    “一起进吧。”少爷对他说道。
    “好嘞!好嘞!”那少年紧跟着少爷,大步胯过门栏。
    看着少爷进了门,敲算着时间,她还要等他一会儿,那便先回小院儿,看看小圆修炼的如何了。雨停了,她收起伞,挪到身后,晃晃悠悠的走着。
    “唉!衍之,那谁啊?原来那老太婆呢?你家又给你换人了?支的住吗?要不兄弟给你。”许柴叉着手,问道。
    姬衍之沉默了一会儿,他看了眼灰蒙蒙的天,半响才回答,“大约是来还债的?”
    “啊!”许柴吃了一惊,“没毛病吧!怎么可能,你哪看出来的,你俩才见面吧,我也没见你见外人啊!”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姬衍之没有再说了。他计上心的东西,旁人就不要念想了。
    “唉!你真是个闷葫芦,不过,衍之,你说那租费,可真就涨了,那些大家族,可真不怕钱少赚,咱们租个小地方的,也是要讨生活。”衣服上的布丁打了又打,眼看就要买新衣裳了,又打水漂了。
    “砰!”不知谁的砚台丢了出来,甩了一身的墨,隔着几步,姬衍之看了面前的人群,目光扫到一个长相妖媚的少年,那人昂着脖子,有点傲气。姬衍之抬下眸,不知深浅。
    “谁干的,无聊的没事做,有本事走出来,小爷给他打电话好好松松骨头。”抡起大拳头,摆好架势,许柴准备打人了。
    “哦!”人群里,大家准备看好戏了。
    “该上课了,就别管了。”姬衍之说了一句,声音不大,许柴放下架势,跟着进去了。
    “唉!怎么不打了。怎么回事?”有人问。
    “还不是昨天,顾尘舟那些人,昨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都躺在门口的小巷,现在人没查出,个个伤的不轻,现在找麻烦呗!”
    “那照你这么一说,这事就这么定了,算他头上,你确定,十来号人,许柴一个能打完,蒙谁呢?”
    “哎!你别不信,我也不清楚,那些人就躺在地上,也不知道是谁,都没看见,现在找麻烦,替罪羊不得找许柴他们,他们昨天不就欺负了那人呗!不然这气往哪撒去。”
    “哦哦!也对,你说这会是谁干的呢?”
    “不知道,别找在咱头上就行。”
    书院二号楼,书阁里。
    “……”苏哲穿着身水蓝色的外白衫,波浪纹的袖口有些抖动,他看着手里的书卷,面上为变,心里波动了。
    “苏大少爷在看什么?哦!看书了。”有人诧异的问道。
    紧紧密密,排的整齐的书卷仿若散发着一股浓浓花香,平静如镜的水面,卷起了一圈迤逦。
    “我在看书中那颜如玉。书有仙山缥缈,雪肤花貌凝睇,一抹红衫飘飖,近看不得中意。”两颊绯红,苏哲心若钟鼓,长敲不静,他想蔓娘了。
    ——————————
    “妮子,你闯了祸,怎么还这般轻飘飘的到处乱逛。”一回来,便被堵上了。
    她跪在地上,绿棠带着一伙人,在小破院门口守着,一行人,浩浩荡荡,是来找事了。
    “绿棠姐姐,我性子愚笨,不知所犯何错,劳请绿棠姐姐告知。”她这些天也没干什么,怎么就惹来了她了。除了除暴安良,也就没啥!
    “哦!”绿棠捻起一块糕点,细长粉嫩的手指拨弄起糕点,圆润饱满的表面突的陷了进去,她轻笑道,“这糕点啊!好是好,就是不知道受不受得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