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尚,花 - 雀妖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雨滴敲打着脆弱的窗棂,哗啦啦个不停。她换上里衫,身体感觉到了一点寒冷。人类的身体终究还是娇弱的,阿嚏!她打了个喷嚏。
    “扣,扣。”一团黑影来到了门前,有礼貌的敲击了几下,他出声了。“你在吗?”
    “少爷,门没关严。”她回答。
    他看见了,一双白嫩嫩的脚踝踩在地上,纤细的不盈一握。
    “我不进去了,姜汤放在外面,你自己记得来拿。”
    她不老实,小脚丫子扭一扭,皮的很,像把梳子在挠人心弦。
    “谢谢少爷,少爷人真好!小雀非常开心。”
    眼瞧见那人鞋都没穿要跳过来了,他忙拉上门,“穿好衣服再出来。别着凉了。”
    “少爷。刚才你来了真好。我还以为要跪到明天去了。”那方影子看不出深浅,投射在门纸上,“夫人院子里,好生热闹,到现在估计也没人会记得我的,可少爷记着了我。少爷真好。以后少爷喜欢什么?可以同小雀说,我想好好报答少爷。”
    这小院里的人数从来没有变过。从前是两个人,现在仍然是两个人。她听树老说过,人是最多情也是最无情的。人需要自己,也需要别人。还有一个人是可以独善其身的。她想问,他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按因下药,大约找到他到底需要什么,她就可以还他因果,回不周山修炼了。
    “嘭!”外面的门被吹的合上,强风刮的满屋子的鬼哭狼嚎。
    他倚在破窗口旁边,穿着身里衣,任风吹的飘飘洒洒,“我自出生,便没了娘,那人说,我命硬,克亲,父亲便不喜欢我,这院里的人都没把我当少爷,说到底,也就是光亮的壳子罢了,老嬷嬷对我好,也是念我小,如今她走了。”
    他扶着小雀柔柔的发梢,目光幽幽的看着她,“她们找你麻烦,不过是有人伤着心疼了,看似找你,但对付的却是我,所以啊,小雀,我可以选择相信你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同他说,的的确确是选择他,可是,她本能的觉得,他要的答案,很严重,可能需要巨大的代价。
    少爷捻起她的一缕发丝,那里已经被高温烘干了,纤长的手指绕着肩膀边缘打转,“小雀是小雀,不回答就不回答,我总等的起。因为后面的日子,你的日子会很难过,他们会不停的找你麻烦,因为你是我的丫鬟。”
    “也正因为如此,你现在忍的越多,将来的回报会越多,小雀,我们都等着吧!”
    他冲她微微一笑,笑的有点甜蜜。少爷的娘亲长的怎么样,她并不知道,但从现在少爷的模样来看,应该长得挺好看的,少爷的脸,比起不周山上那些桃花妖的化身,也是不落下风的。
    “我听少爷的,我能吃苦,这些我不怕的。”
    哦!一双手,白白嫩嫩的,比他都要娇柔几分,也不知是哪的丫鬟,养的没有一点人气。但是,如果跟了他,就别走了。
    他摆摆手,往里屋里走去。头枕着软榻,他很快就睡了,这些日子夜里没有噩梦,睡得意外的舒服。
    ——————————
    [小少爷,我走后,你一个人,要过得好好的。]
    我知道。嬷嬷,路上千万小心。
    [嗯!小少爷。我走后,占卜的机缘,相信很快就会到了,请您耐心等待,那人终究会来寻你的。]
    是福是祸   ,都不如何。嬷嬷,那究竟是何物?
    [老奴道行浅薄,算不透,不敢多说,只愿少爷平平安安。少爷,嬷嬷走了,希望后来人可让您能好好睡个觉。在这院里,希望你能安心点。]
    ……
    [那老奴在此恭祝少爷,心想事成,事事顺心。]
    ——————————
    花开又放,过若阴雨,遗的满园芬芳。
    “哎呦,这是谁打的,脸可真匀称啊。我可得学学,以后可用的上啊!”她顶着张没修过的猪头脸,一来到这楼里,蔓娘就打趣起她了。
    “啊!那可惜了,你的手挺好看的。”她看着那双葱白玉手,有些惋惜。
    裹着一身薄纱,这回是白色的,蔓娘整个人倒没有前面的妖艳,多了分干净。
    “你个小蠢货,老娘不可以用法术修复吗?还有,再说了,我就说说,你还当真了,你当真以为我要打你,你可真是个榆木脑袋。不通气的。”她怼的欢快,突然,指着她的脸,“你不会没有想过把自己的脸用法术治疗一下吧!”
    眼眸微眯,小雀忽然间顿悟,对呀,她怎么没想到。
    蔓娘揉着脑袋,“没救了。”
    白色的细纱垂在腕口,露出了长长一串串的红色咬痕。她无意间看到了,也是的的确确瞧见了,她略带疑惑的问,“你被蚊子咬了。那包,挺严重的,你不用法术消消吗?”
    “你说啥?”蔓娘摸着自己的手臂,不可置信,“你说这是蚊子包,我的天啦,你可真是个没开荤的乖宝宝,哈哈哈!我不行了,忍不住了。哈哈哈!”小雀的话戳中了她的笑点,和她的样子不同,蔓娘的笑声格外的含蓄。
    不是吗?她端坐在椅子上,一时间开不了口,气氛就这么尴尬了,合算着她差不多快笑岔气。
    “姑娘,蔓娘姑娘。出大事了。”门房外边小厮的不断敲门声,蔓娘有些不悦,她推开门,说道,“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又是怎么回事?”
    那小厮被花香刺激,脚步有些不稳,蔓娘姑娘身上的香味,可把他熏到了一点。那身形啊!他可不敢多看,就怕哪一看,就丢了命。
    “姑娘,那外边来了个夫人,点了名的要你出去。”
    “哦哦!”她看了看人,不紧不慢的揽上见白衫,“怕不是普通的要我出去吧!怕是来找茬儿的,你倒说说,是哪家的夫人,也好让我想想,是哪个昏了头的蠢家伙干的傻事。”
    他左右看看,叹口气,说道,“是你昨儿晚睡的小少爷。”
    她走到了外面的走廊上,顺着那出眺望下去,就瞧见了那蓝衫的少年郎。
    “呵!”她冷冷嗤笑,那白衫脱了肩头,露出了白晃晃的臂膀,她脱了红纱,里面光溜溜的啥都没穿。
    [要我帮忙吗?]小雀隐身在她旁边飘着。
    那穿着庄重颜色衣服的夫人,端着茶杯,轻轻冷冷坐着那方之地,旁边的舞女大多停了脚步,无不看着那人。就那份冷冷静静的姿态,小雀觉得很危险了,树老说过,敌人,并不是越强势的越厉害,相反,那些安安静静,,在一旁,什么都不做的,才是最可怕的。
    “那倒不必,这类事情,我都已经处理的相当熟练了,也是时候了。”蔓娘摇曳着步伐,颇为散漫的走了过来。
    “蔓……”苏哲准备过来,那夫人拉住他,脸上笑意十足的说道,“你就是那个把哲儿迷了心窍的玩意啊,长得可真漂亮,和这里可真配。怪不得,怪不得。”
    “夫人说的哪里的话,能勾了魂的,是人喜欢,我们才迷人心窍。”她半坐着一边,大腿一分,大开大合之间,风光无限,已经有无数双眼睛直溜溜的看过来了。
    苏夫人眉目一皱,她心里万般厌恶这女人,转念又说道,“倒是不错,蔓娘姑娘,我挺钟意你,不知姑娘愿不愿意到苏家来。”
    苏哲在一边目光焗焗,有些激动。
    “那可多谢夫人的好意了,这里我可喜欢的不得了。”蔓娘撑着下巴,痛快的拒绝了。
    “你?”苏夫人有些失态,但她旁边的苏哲更加反应剧烈,他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他径直扑过去,抓着蔓娘。
    那白嫩嫩的手臂上,至今还留着昨晚他用力过猛留下的痕迹,他捏着她的手,掐的狠劲,心里炸开了洞。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