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尚,花 - 雀妖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坐着那儿,想着,就忽然笑了。
    她初生时是一朵普通的花儿,开着红嫩嫩的瓣,在仙家的花园里也算悠闲。
    却不曾想,那因缘际遇下,那方大仙撒下的精灵之物,浊了她大半修为,让她只能沦修邪道
    “我不愿意,又关你什么事?公子,你要明白,我蔓娘要什么样的男人都行,我自滚滚红尘里来,可不愿入你那幽深僻静的宅屋里。”
    她干净利落的甩开这个一脸凄然的少年,大约是伤着了。
    “娘,娘,啊!”少年抱着母亲,不解,眼泪流了满面。
    “你这……”夫人好生看了蔓娘一眼,她强行咽下怒气,拉着少年准备离开。
    “不要!我不要!蔓娘。你同我离开吧!求你了,同我走吧!”少年期期艾艾,那双清亮的眼里,映着深情。
    夫人喊着小厮,把他强行拖了下去。
    “我会管教吾儿,就还望蔓娘姑娘,不要反悔啊!”
    ————————
    楼外爬满了蜘蛛藤,白嫩纤手推开窗户,突然发现。
    “真美啊!这人间。”
    小雀其实也疑惑,但她没有说话,吃着桌上的果仁,一下一下咀嚼。
    “我要离开了。”蔓娘突然笑笑。
    啊!
    “这里呆不下去了,该走了,不过,走之前,得好好收拾一下啊!”她的手,很美,很抓人心魂,因为,这具身体,她的一切,都是为了欲望。
    行走于人世,被仙界所鄙夷,明明是仙身却不得不与邪魔同乱。
    小雀抱住她,“保重!”
    她们也许没有多见几面,但妖怪生来不易,此后历劫,十之八九都是死,很少有成仙的。
    也许没有那么多感情,但终究是彼此怜惜的。
    “哎!我会的,别搞得我好像要死一般,我就是换个地方,又不是不见了,到时候飞音发你,聊聊天。”蔓娘拍拍她肩膀,“你家的也该放学了,去接人吧!”
    嗯!小雀又像来的那会,化作原型,飞走了。
    一抹倩影立在窗户边,帘布轻轻的撩动,一晃乎,人没见了。
    ————————
    “娘,你放我出去吧!让我同她说,让我再试试,娘,求你了。儿子求你了。”苏哲猛敲着门,他想出去,门被死死锁住了。
    “夫人!”
    “看好他,别让他出去了。关个几天,受不了,自会晓得的。”苏夫人胸口闷的慌,她着实有点被气炸了。
    那女人,可真不识抬举,给了杆子,还不顺着爬,难怪流落在那种地方,还害着了哲儿。不过,这样,也好。总省的她日后想法子去好好招待她。毕竟,她儿子认了,她当娘的,可不想啊!
    “夫人,少爷会不会……”她的女婢问道。
    苏哲的性子是比较倔强,同她一样。“那又能怎么样?还真随了他的愿,我同意了,老爷可不行。走吧!老爷那,可不好交待啊!”
    “蔓娘,蔓娘,蔓娘。你,为什么……”他蹲在地上,嘴上,眼里,心里,都在念叨那一个人。
    “扑通——”
    “怎么了?”侍卫有些惊讶。
    “没事。别管那些多的,咱好好守住这个门就行。别的,管不着。”另一个回答道。
    “嗯嗯!”他怂怂鼻子,感觉似乎还问道了一点花香。
    ————————
    砰!
    “什么嘛?叔苏家的大少爷,也不过如此。”他学的太差,那个夫子在课堂上,好好嘲笑了他一番。
    哈哈哈!他羞愧的低下头,不敢再看旁边的同桌。他们都在笑。
    “滴答滴答!”雨水沿着屋檐缝隙滑落下来,溅起了小水洼。
    他看着那窄窄的过道口,隐约有歌声从里面传出来,是歌姬的声音。
    雨下的很大,他躲在下面,看着灰蒙蒙的天,没有什么感觉。
    “嗒!”圆月窗口被打开了条缝隙,再接着,一个女人慢慢露出头。
    一头秀丽乌黑的长发垂落下来,没有打理,多了分慵懒,勾人的眼梢轻轻撇了眼。
    苏哲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被重重敲击了一下。
    “喂!小弟弟,要上来喝杯热茶吗?外面可是很冷的啊!”那女子弯起翘人的红唇,笑容像妖精一样。
    “我……”他犹豫,吞了口唾沫,说到底,这地方,他不该来的。
    “喂!外面雨可是一时半会儿都不会停的,你要不上来下,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戚眉一怒,女人抿嘴,有些不满。那圆润饱满的红唇嘟起,白牙密的像牙梳。
    “我。”可你是个妖精。这般时候,脚抖的厉害。
    “呀!你是个读书人呀!”女子穿的比较少,她看见他身上的白色书院服了。
    他低下头,屏住呼吸,不敢看,生怕看了,心儿就被夺走了。
    “上来吧!你看,我都来接你了。”撑着那把油纸伞,是把淡粉色的,女子穿着一身浅薄的红色纱衣,踮起脚尖,踩在污水里,那白玉般的足生怕脏了。
    哼!女子不高兴了,扯着他强行往楼里走,拖动之余,他瞥见了这儿,很是不同,满屋子的女人,穿的单薄,走来走去。他抖的更厉害了。
    “啊啊啊!”他怕是进了妖精屋了。他急得扯开了衣摆,急急往外跑去。
    女子愣在现场,怕是没见过,如此这般人才。手中那白色衣袖飘啊飘,摇摆不定,上上下下,就如同那人一般。
    “砰!”
    这下开心了!她要不要去捡他回来,蔓娘想着,毕竟人呐害怕的都直接跑了。
    她转过身,身子轻盈的踏过水洼,往楼里走去,呆子,不管他了。
    “额!”头好疼,我这是在那儿呢?他撑着身子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可这,却不是自己的房间。
    “你醒了?小郎君。”那女子在一边椅子上把玩着他的行囊,摊开他的书,涂满了红色脂粉的指甲又尖又长。
    “妖精?”他缩在一角,不敢动弹。
    呵呵!她浅浅的笑着,妩媚的脸上勾着少年的心怀,她微微抬眼,那双黑色的瞳孔,竟格外的迷惑隐秘。
    “你说是,就是吧!不过,小郎君,你这功课,可不过关吧!身上那么多戒痕,我以前的公子,可没你这么差啊?”
    他耷拉下脑袋,没了气势,的确是如此。他学仕不行,他的其他兄弟比他强多了,母亲若不是强势,估计他早就被忘了。而且,母亲也并不是很喜欢他。
    “哎哎!小郎君,别伤心啊!姐姐叫你来,也就是想喊喊你,不是说你了。”蔓娘只是想说说他,没想这个小郎君,一个捞捞,直接缩壳里了。
    “我本来就没用,你没说错。”
    那双手托起他的下巴,嫩的紧,黑色的眸子直视他,妖的很,红唇轻咬,他似乎闻见了她身上的味道,熟悉的,花香。
    “别伤心了,小郎君,我来教你,算是答你天天路过这,还认真读书的回报吧!这楼里天天的矫揉造作声音,我可听烦了。”
    “听见了吗?”俏脸一怒,“你这呆子。”
    记住了,记住了。他每天都走这条路,倒不是因为没有别的路,一是,他不想同那些人一块,二是,他心里其实有东西,他那天,无意间,看见了,漫天花海飞舞,却都比不上那人懒懒的挥手。
    轻柔带着软肉的手轻轻刮扰脸上的花瓣,似乎不满的表情,却嘟起脸颊,两步摆动之间,却是勾却了他人的魂儿。
    经营着肉皮生意的楼里,倒是做起了奇怪的生意。最奇怪的头牌,置着生意不做,去教一个读书人,不是奇怪吗?
    看老鸨也没说话,这姑娘,可气大的很。人可不一样。
    “呀!你呆子,不是不会,是会的吧?你这家伙耍我。”
    “额!不是,我……”
    “咚!”
    蔓娘一边道歉,一边帮苏哲揉脑袋,她脾气没憋好,打了他,瞧他那呆呆傻傻的样。
    “呼——”女子的靠近一下近了,一下又远了,猫探爪一样的试探,他刮扰的心里痒痒,只想,
    “嗯。小郎君,额……”他吻住心里渴求已久的红唇,娇柔,软黏,她的舌头躲开了,齿目闭合,他逼进去。绞着她的舌头,不放。
    这味道,恍如隔世一般的诱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