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槐安(1v1) - 88.fadianw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事实上,白乔没有谦虚。
    才不过半个小时,她就输了大几十万出去。
    她很少上赌桌,跟这些游刃有余的公子哥比起来,她就是来交学费的。
    到了后头,她开始有些紧张了,也逐渐体会到某些人的赌徒心理,因为场上的局势变化万千,所以才会让人提心吊胆。
    慢慢地手心里出了汗,白乔盯着自己手上的牌,小心地盘算着,就等着别人好给个机会抬她一手。
    傅西岑就坐在她身旁,离她很近,左手臂膀绕过她的肩膀搭在椅背上,另一只手捏着烟,一面跟身旁的人说着话,一面又时不时嘬两口。
    他没管过她,面前的砝码比刚才少了他也完全没反应,输赢对他来讲其实根本就不重要。
    后来,他微微倾身将烟灰掸在烟灰缸里,朝她贴身靠过来,姿态有些亲密,白乔捏了捏汗湿的手心,侧头匆忙看了他一眼。
    搭在椅背上的手指骨节修长,指尖不紧不慢地敲打着,沉沉的嗓音自她耳旁响起,“打另外一张牌,就那个花色的。”
    白乔紧了紧手指,手指挪动,转头看着他:“这个吗?”
    他点点头。
    没几下这局就结束了,白乔是个大赢家。
    先前输出去的不少砝码现在又回来了,凌深在一旁啧啧侃道:“说好撒手不管的,傅西岑,你这算什么?作弊呢。”
    傅西岑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示意白乔将她身侧的水杯递给他,白乔照做。
    他就着她的水杯喝下剩下的半杯水,方才跟凌深说:“没见你们这样欺负人的。”
    “下次不准这样了啊,让人大明星好好玩。”
    眼看又在重新洗牌了,白乔咬了一下下唇,怔怔地盯着,过了会儿,她侧头伸手拉了拉傅西岑的衣袖,看着他:“要不还是你来吧。”
    他笑了下,“怕输钱?”
    白乔没说话。
    旁边有人笑了声,接了话茬过去:“傅军长这身家,你怕是得努力输个几辈子才行,”
    傅西岑没搭理那人,他拍拍她的肩膀,语气温和,“这些砝码就是给你玩儿的,玩吧,腻了再说,”
    他是能够看出来她眼里的胜负欲,也是真正被带了进去,他觉得这样挺好。
    白乔不再说什么,她开始聚精会神地盯着自己手里的牌。
    身侧的男人照旧是那副闲适的姿态。
    后来又坐了一个小时。
    白乔几乎没赢过,输的有些惨烈。
    她面前原本堆成小山的砝码此刻已经所剩无几了,粗略地算了算,她大概输了叁百万。
    这些钱,足够普通的上班族在温城买一套很好的房子了。
    她有些沮丧,倒是傅西岑安慰她:“不要紧,要是觉得意难平,等会儿我给你赢回来。”
    “我没什么。”她说。
    她说有些闷,起身去洗手间,没让他陪着。
    里面有些闷,她离开包间到外头去了。
    脑袋有些发晕,她坐在隔间的马桶盖上放空自己。
    过了会儿外头响起水声。
    有两个女人在说话,谈论的主角还是她。
    白乔安静地听了会儿,言语之间不免尖酸刻薄,她觉得有些没意思,就走了出去。
    是包间里的女人。
    她没见过,应该是娱乐圈好几线开外的那一挂。
    两人见她出来,立马就噤了声。
    白乔看着她们,嘴角扯了扯,那两人跟老鼠见了猫似得逃离了。
    她慢条斯理地洗手,踩着高跟鞋迈着不大的步子慢慢往回走。
    走廊灯光昏暗,很安静,地上铺着一层地毯,鞋跟踩在上面也没什么声音。
    中间的位置靠着站着一个男人,听到脚步声,转头朝她看过来。
    白乔只稍微一愣,随后便目不斜视地继续往前走,在经过他时,目光也同样没有偏离半分,但手腕却被人攥住。
    算是她意料之中。
    她今晚心情其实还不错,虽然输了几百万,但也感受到了刺激跟快乐,加上傅西岑也对她格外纵容。
    对方拉住她的手,等她停下来就松开了手,没有更进一步出格的行为。
    她后退了一步,看着他,很敷衍地说:“真是巧。”
    “不巧,我专门在这里等你。”秦淮唇抿的很紧,看着她。
    白乔挑起眉,“是么?有何贵干。”
    秦淮盯着她这样,心里一直压抑着一股怒火,电梯里她跟那男人手指交握的场景还在他脑中挥之不去,像一条毒蛇一样缠着他的神经。
    他狠狠地盯着她,咬牙切齿地说:“你跟那男人在一起,是为了报复我?”
    “刚开始的话,是这样的,”她很大方地承认。
    “你就这么作践自己?”
    白乔脸色瞬间变冷,嘴角牵扯出一个嘲弄至极的笑,“作践?跟你有过一段恶心的经历才真是作践我自己。”
    这话让秦淮控制不住地生气,他朝前一步,向她逼来。
    白乔继续后退,脊背靠着墙壁,在他距离她还剩半米的位置,她淡淡地出声提醒,“别忘记了你我如今各自的角色,注意你的分寸。”
    “你……”秦淮上下牙咬在一起,那目光恨不得将她扒皮抽筋。
    白乔觉得有些奇怪,她轻佻地说:“你这么生气做什么?虽然是以这种方式,但以后说不定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是你……表嫂,你得对我客气点儿,”
    “表嫂?傅家的门槛你进得去?”
    “那不劳你费心,至少我现在跟他在一起,你那个未婚妻如今在我面前,还是要低我一头,”她顿了顿,勾起唇:“哦,你也是。”
    “白乔,离开他。”他说。
    她却笑了,“晚了。”
    说完,她侧身朝走廊那一头走去,秦淮纵然想继续拦她,也得有所顾忌,别说他不是傅西岑的对手,就沉清欢这一关他目前都过不了。
    这一趟花的时间有些长,傅西岑有些不高兴。
    他招她坐到自己身边,他刚刚才吃了一口烟,等她坐下,就将人一把扯到怀中,随后便毫无顾忌地覆上她的唇。
    不仅这样,他还恶劣地将嘴里的烟雾渡到她口中。
    白乔抓着他的手臂,眯着眼睛,有些难受。
    等他放开她,她低头轻轻地咳了两声。
    他又假意好心地替她顺着背,嗓音带着被烟雾浸泡过后的沙哑:“怎么去了这么久?”
    这话语里又好像带着点儿别的意思。
    刚才在外面跟秦淮说话,虽然走廊上没人,可难保傅西岑不会知道。
    她还是说:“外头空气比这里头好,就多待了会儿。”
    “嗯,”他点点头,右手摩挲着她的手指,语气恢复了不咸不淡的时候:“外头冷,小心感冒。”
    白乔乖巧地点头。
    等彻底回过神来,她才发现,原本之前跟她一起玩儿牌的那些人都不在位置上了。
    对面,有一道冷漠的男声响起:“请问傅军长,腻够了,可以开始了么?”
    白乔抬眸望去,眼神微微一震,是江黎川。
    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江黎川在看她。
    白乔对着他扯了扯唇角,察觉到身旁人的气息,又不动声色地朝傅西岑靠了过去。
    赌局开始之前,傅西岑对江黎川说:“江总等会儿可得手下留情,别让我血本无归。”
    “我尽量。”
    四周都围满了人,隔壁桌那些阔少爷也都过来了,气氛好像瞬间开始变得紧张起来,白乔坐在傅西岑身旁,只觉得有些人在看她。
    好像原本这场赌局才是今晚的重头戏。
    因为对象是江黎川,所以白乔无法不将这场博弈跟自己联系起来。
    她之前驳了江黎川的面子,依照江黎川的性子,估计不会那么简单。
    这些日子,虽然傅西岑没说,但她知道,恐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等待发牌的时候。
    她偷偷地问傅西岑,“江黎川牌技怎么样?”
    他没看她,而是姿态闲适地盯着桌面,语气也淡淡的:“好像基本没输过。”
    “那你为什么要跟他赌?”白乔脱口就问。
    傅西岑扫了她一眼,漆黑的眼底带着点儿微末的笑意,反问:“你说呢?”
    她别开眼,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指攥了攥。
    庄菏往桌上扔了骰子,那四四方方的东西绕着滚了一圈,白乔眼睫轻轻眨着,她回头对他小声说了一句:“那你加油。”
    他好笑:“要是输了呢?”
    白乔望着他,半晌又慢慢地拧起眉头,轻声细语地问:“你会输吗?”
    傅西岑拍拍她的手背,沉声道:“不会。”
    他们面前的又增加了不少砝码,打的点也跟之前她玩儿的那种不同。算法更是不同,底数也很大。
    白乔对这一方面没研究,只能面前看个明白。
    这就像是一个战场,玩儿的是心理,往来全是尔虞我诈。
    第一局很快,傅西岑输了。
    周围一片叫好,这才是算是刚刚热身,人群里有人说江老板今天手气跟往常一样好。
    白乔揪着自己的裙子布料,说实话,心里并不是太轻松。
    赌桌上,没人想输,她情绪多多少少被牵起来,傅西岑出师不利,她心情上难免会受影响。
    但她脸上却并没表现出来任何,甚至在第二场开始之前还开口安慰傅西岑:“刚刚肯定是意外,江黎川运气好而已。”
    傅西岑示意她将水杯递给自己,喝了一口才点点头,“嗯,咱也就运气差了一点,”他清了清嗓子:“不急。”
    第二场,傅西岑赢了。
    白乔松了一口气,暗自在桌子底下鼓掌,傅西岑看的好笑。
    周围闹哄哄的,空气里夹杂着烟酒味。
    只是接下来,白乔怎么都没想到,傅西岑接连地失利。
    他面前的砝码已经少了一半,白乔已经没有心思去计较那里面是多少钱了,心里有些焦虑。
    反倒是傅西岑看着她那样子,心里滑过些许异样的情绪,他脸上照旧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手指闲适地敲着桌面:“害怕我输?”
    她转头看着他,脸色有些白,没说话。
    傅西岑觉得这种感觉还挺新奇,就什么都没说,故意逗她:“下一场要开始了。”
    “要不算了吧?咱们走吧。”她提议。
    傅西岑看着她额头上的薄汗,勾了勾薄唇,提醒她:“没有这个道理,不过我们倒是可以早点走。”
    说完,白乔就见他将自己手里剩下的所有筹码全都推了出去。
    凌深站在一旁,托起下巴若有所思。
    最后一场,傅西岑跟江黎川都各自将手里的所有砝码都推了出去,这就意味着再没有后继续了。
    傅西岑的姿态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认真,至少在白乔眼里。
    对面,江黎川指尖夹着一张牌,抬眸看过看,眼神有些凌厉:“再问最后一次,傅军长确定要跟?”
    没有任何犹豫地,傅西岑眯眸点头:“嗯。”
    大家还以为他手里还有什么底牌没亮,都好奇着呢,最后却没想到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最后一场,傅西岑面前的所有筹码都堆到了江黎川的面前。
    人群里中爆发出唏嘘声,不少阔少在一旁鼓掌,顺便还不忘侃两句无常之类的话。
    周衍卿在他们开局中途醒过来,他今晚心情不太好,对他们的赌局也不感兴趣,站在一旁看了看就先一步离开了。
    走出会所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
    外面还在下小雨,风十分阴冷,有些刺骨。
    白乔裹着大衣跟着傅西岑一路乘电梯离开,出了大门,长生就举着雨伞等在一旁,见他们俩人出来,将手上的雨伞递过去。
    准备下台阶的间隙,眼角余光瞥到一旁廊柱下靠着的人,她扯了扯傅西岑的胳膊。
    傅西岑低头看她,“怎么了?”
    “那好像是周衍卿。”她说。
    傅西岑倒好像见怪不怪了一样,揽着她的肩膀,“嗯,是他。”又说,“走吧,回去。”
    她跟着傅西岑下台阶,却见不远处开过来一辆车,速度有些快,又很随意地停在门口,白乔微微侧头,只见视线里周衍卿看到那辆车时好像瞬间清醒了。
    过了短短一秒,他又恢复成那样,靠在柱子上。
    这种恶劣的天气,周衍卿好像还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
    长生打开后车门,她坐进去,侧头朝窗外看去,刚刚好见到从那辆车上下来一个女人,看背影很高挑,长发飘飘的,是易安。
    傅西岑坐进来,长生从前座递过来一条热毛巾,傅西岑接了过来给她擦手,动作有些温柔。
    车子还未启动,白乔收回视线。
    傅西岑睨她一眼,“在想什么?”
    “没有。”她摇摇头,好像这时才反应过来他正在给她擦手,她静静地低头看着。
    男人捏了捏她的手指,随即道:“骗人,脸那么白。”
    他草草地在自己手上擦了一圈,将毛巾递给长生,长生吩咐司机开车,车子缓慢地开着,里面温度比外头高许多,很温暖,但白乔的脸色依旧有些惨白。
    闻言,她伸出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看着他:“还白吗?”
    傅西岑看了一眼,给了一个很肯定的回答。
    白乔闭了闭眼睛,放在膝盖上的手指慢慢握成一个拳头,想了想才开口:“你不是说不会输吗?”
    傅西岑勾唇,挑起眉,视线朝前方看去,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他说:“是没输,你这不是还坐在我车上呢?”
    这话她没太听懂,侧首愣愣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你说呢?”他又反问她。
    心中有个模糊的答案呼之欲出,白乔眨了眨眼睛,张了张口却又什么都没说。
    倒是傅西岑握着她的手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嗓音难得带着点儿疲惫:“不需要那么纠结,以后江黎川不会再找咱麻烦就成。”
    她好笑,盯着男人的棱角分明的俊脸:“你是傅家的少爷,难道还怕他找你麻烦么?”
    男人掀起眼皮望了她一眼,随后波澜不惊地道:“就算是一只蚊子,它一直在你耳边飞,久了你也会觉得烦。”
    “哦。”
    后半程,他一直闭着眼睛休息,白乔看着窗外的雨丝在这寒冷的夜里落下,心情有些复杂。
    这晚上照旧是回傅家宅子。
    林菀知道傅西岑今天回来了,便差人来跟他园子里的人说让他回来了去见她一趟。
    当时他们刚下车,雨已经停了,空气中都是湿润潮冷的感觉,她看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点半,想起他刚刚在车里闭眼休息了一路,便说:“这么晚了,你妈是不是已经睡了?”
    傅西岑笑笑,“你不知道她,她等不到我不会睡的。”
    送她进屋,傅西岑又跟着长生朝主楼那边去。
    白乔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手机里有一通未接来电,是舒麋打过来的。
    她给舒麋回了一个电话过去。
    舒麋这个时间点刚刚结束工作回到酒店,“你可算是回我电话了。”
    “怎么了吗?”白乔问。
    “周总前两天找我,让我继续跟你一起,我也不乐意和这年轻气盛的什么小白花一起,我就答应了。”舒麋叁言两语地说完。
    白乔眉头皱了下,“周衍卿说的?”
    “嗯,他亲口。你最近的拍摄也结束了,找个时间我们见一见,看看后续要怎么办,我看周总的意思是咱们还有余地。”
    她抬起手捏着眉心,过了一会儿才对舒麋说:“其实我不打算折腾了,我想休息休息,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免*费*首*发:fadìańwū.сoм [fadianxs.co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