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槐安(1v1) - 9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傅西岑放下筷子,随手扯过餐巾擦了擦嘴角,这才笑了,“我说这些日子怎么突然转性了。”
    白乔说:“我是没有正儿八经上过大学的,一有时间都在拍戏赶通告,细想下来,这些年好像从来没有好好丰富过内心,刚好现在有个契机,你觉得怎么样?”
    他几口吃完盘子里剩下的食物,回她:“真想读书?”
    她很认真地点头。
    傅西岑瞧着她手边的水壶,漫不经心地开口:“给爷泡杯茶。”
    “你等着。”
    她起身拎着茶壶去厨房了。
    不一会儿,身影转到了厨房外面连接着的吧台,傅西岑也挪过身去,长腿微微一跨就坐在高脚凳上。
    她这两个月泡茶的手艺渐长,得益于傅西岑这个老师教的好。
    熟练地烧水,滤茶,知道水放多少茶叶放多少,到最后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放在男人面前。
    白乔邀功一般地说:“你快喝一口。”
    “有些烫。”
    他这么说,白乔自然就明白了,她端起杯子小心翼翼地给他吹了几口,“不烫了。”
    傅西岑很给面子地喝了两口,末了还点点头,“还行。”
    两人面对面,傅西岑深邃的眸中带着点儿微末的笑,修长的手指扣了两下桌面,沉沉启唇:“说吧。”
    她要去读书,这件事其实简单,不用刻意在他跟前献殷勤。
    能让她这么千依百顺的,多半还有其他的原因。
    白乔看着他:“我是想出国读书。”
    这话刚说完,就见对面男人突然皱起的眉头,白乔立马又补充:“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就在国内,但以我现在这种情况挺难的,恐怕在哪儿都不自在。”
    傅西岑哼了声,“那行,我给你请老师,不去学校,照样也能学。”
    白乔黑下脸来,“这有什么意思。”
    “那你跑到国外去就有意思了?”傅西岑将空掉一大半的茶杯推到她面前,嗓音带着点儿气:“倒茶。”
    她将杯子原封不动地推了回去,“不答应就不倒。”
    男人眸子危险地眯了眯,认真地盯着她,复又笑了,“你要怎样都行,出国这件事没得商量。”
    眼下这种情况,他是不是可能出国的。
    她出国去,两人之间,就相当于无形中断了联系。
    这事傅西岑只一想想,都觉得没戏。
    白乔握了握拳,牙齿咬了下舌尖,接着道:“行,那咱俩就这么分开吧。”
    这话好似往平地扔了一道惊雷,还未等傅西岑有任何反应,白乔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继续道:“本来当初就是一时兴起,现在我看开了,也不想报复任何人了,我离开这这里,去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傅西岑好半晌没开口。
    白乔看着他说:“你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我说过,这件事没得商量。”他直接否了她的话。
    “傅西岑——”
    他兀自拎过茶壶,往杯子里续了水,薄唇勾了勾,语气轻淡,“白乔,是我这些日子太宠你了,所以你忘记了我们之间是谁主导这场关系了?”
    她扣着手心,没说话。
    傅西岑冷嗤一声:“你任性地决定了开始,难道以为还能由着你画上句号?白乔,世上没有这样好的事。”
    “我也没说要离开你,我只是想出国读书。”
    “哦,所以那你一周回来一次,还是一个月回来一次?亦或是,等着我每次飞过去找你?”傅西岑冷笑,“我不可能过去找你。”
    白乔刚想开口,就被他打断:“所以我不会同意你出国。”
    他没了耐心,面上浮现了点点冷漠,“我会给你联系学校,读书可以,但不能远离我。”
    “傅西岑!”
    他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叫我也没用。”
    白乔攥了攥手心,转身朝卧室去了,将门摔得震天响。
    傅西岑站在原地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太阳穴突突地跳,抬手掐着眉心,心里觉得烦闷,但又觉得无可奈何。
    抬手掐着眉心,拿过外套离开这儿。
    一连一周,两人都没联系。
    她抽空出去见了一面周衍卿,跟他说打算息影,甚至已经彻底退出娱乐圈的打算。
    站在商人的角度,周衍卿觉得可惜极了,白白丢了一棵摇钱树。
    周衍卿问她接下来的打算,白乔想到那天跟傅西岑不欢而散的场景,也是心烦意乱,就什么都没说。
    离除夕还有半个月,白乔离开了温城,走之前没给任何人说。
    她坐上了回家的绿皮火车。
    手机直接关了机,摆明了是任何人都不准备联系的打算。
    她老家不在温城,坐火车还得七个小时,在稍微偏南的一个镇子上。
    白乔父母没的早,她是她姑姑养大的。
    因着对父母的记忆不多,姑姑对她不好不坏,白乔长这么大,对亲情其实没什么概念。
    她出道其实全靠机遇。
    那些年,星探是娱乐圈常常谈及的一个词语,因为过于出众的长相和灵动,她被发现,她姑算不上什么多有节操的家长,跟人签了个合同,就把她交给那家公司了。
    那会儿,她刚上初中。
    对很多事情不太懂,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多少钱签的她,估计不会太多,她几岁的时候就跟了她姑,她爸妈死的时候别人赔了不少钱,这些钱全进她姑的口袋里了。
    统共两条鲜活的人命,那笔赔偿金只怕会很巨大。
    反正从那时起,她姑家里就盖起了大大的新房子,是镇子上最气派的。
    她被她姑养着,也不算苛刻,姑的孩子有的她都有,但也仅此而已。
    读书的时候正好是义务教育推行的时候,多养她一个也花不了多少钱,一路也就这么多来了。
    但等她慢慢长大,那就不一样了。
    那时候,她姑估计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没多犹豫就将她卖给经纪公司了,倒也不指望她能红能赚多少钱,纯粹就是不想管她了。
    而突然间有个人冒出来说接管她的一切,她姑自然乐意。
    之后她每年也会回去几趟,姑姑不冷不热,也不会问她过得好不好,一切都跟以前差不多。
    再后来这些年,她就很少回去了,偶尔一个电话回去,寥寥几分钟就会挂断的那种。
    而她红了以后,她姑没给她打过什么电话,也没说像别的那种吸血的亲戚上来找她要过钱。
    就好像从当年将她签给经纪公司之后她的一切都跟她姑无关了,包括她此后赚的那些钱。
    白乔觉得她姑是个活的通透的人,虽然有些时候足够冷漠,但一路走来,是个很拎得清的存在。
    她这次突然说要回去,她姑也没多问,只让她路上注意安全。
    到达新乐镇,是晚上。
    这边气温虽说也低,但没下雪。
    出了火车站,有些小雨。
    姑姑的小儿子来接她,比她小一岁,前两年刚刚参加工作。
    临近过年,饶是这么小的地方火车站也照样热闹,人潮拥挤的。
    她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围巾裹了半张脸,站在路边等人。
    周围人来人往,都是些陌生的面孔,因着她气质终究有些特别,有行人会将目光短暂地落在她身上,但也就仅止于此。
    白乔忽地觉得,这是这几个月以来,她觉得最自在的一次。
    在一个小地方,没有人认识她。
    大家都不知道她就是娱乐圈那个被人口诛笔伐、作风有问题的女明星。
    有车子停在她面前,很快有人出来停在她面前,叫她姐。
    白乔这才回神,看向他,好几秒种之后才有些惊讶地说:“你是于波啊?”
    “对,是我。”他主动将白乔的拉杆箱收起来往后备箱放,白乔问他:“这么多年没见,得亏你还认识我。”
    于波摸了摸鼻头,有些不好意思,“姐姐的明星气质往那儿一站,一下就认出来了。”
    白乔笑笑,没说话。
    车子稳稳当当地往回去的路上开,于波怕她无聊,就跟她说起新乐这些年的变化。
    于她来讲,一切都是新鲜的,于是一路上也没冷场。
    快到家之前,前方路过一个大型超市,白乔让于波停车,她说下车去给姑妈买点儿什么东西。
    于波忙制止了她,说:“不用这么见外,我妈不在意那些的,就是买了也是浪费,她不吃那些东西的。”
    他既这么说,白乔就没忙活了,重新系好安全带。
    “姑妈现在身体怎么样?”
    “现在还行,去年生了一场大病,动了个手术,后来人就看开很多了,这两年也性子也温和了下来,不强势了。”
    白乔笑笑,“姑妈能真的闲下来,那是真挺好,也累一辈子了。听说大哥前几年结婚了。”
    于波点头,“嗯,”顿了顿,他侧头看了白乔一眼,“说起来我妈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给我哥娶了个强势媳妇儿,这两年全是我大嫂当家,我妈气势上就弱了,这不闲下来都不行。”
    “是吗,难得姑妈还能遇到对手。”
    于波这两年在工作地买了房,一年也回来不了几次,在镇上没有自己的房子,回来也是住家里。
    她姑家前些年遇到拆迁,得了些钱,在大哥于鹏结婚的时候趁热打铁在镇上换了一套更大的房子。
    镇上的联排小别墅,挺气派的。
    到时正好开饭,于波将白乔的行李拿上去放好,白乔从厨房端了菜出来,撞见于波下来,就对他说:“快去洗手吧,等会儿要吃饭了。”
    于波点头说好。
    又扫了一圈,于波说,“见着大嫂了吗?”
    白乔点头:“刚刚已经打过招呼了,她上楼去叫孩子,大哥不在家吗?”
    “他工地上忙,估计回来得是深夜了。”
    姑的两个儿子,于波比于鹏有出息,于鹏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属于木讷的那种,娶媳妇儿以前被他妈压着,现在结婚以后,就被媳妇儿压着。
    他这辈子也没什么好大的建树跟志向,就一辈子在这个地方,的亏家里条件还不错,在工地上当个小小的包工头,日子也还过得去。
    大嫂牵着儿子从楼上下来,白乔刚巧端完最后一道汤出来。
    没来由的,大嫂有些尖酸地讽刺她:“这大明星一来就擦桌子端盘子的,别搞得好像我们怠慢了你。”
    白乔一愣,看向她,“怎么会。”
    “你那手怕是没做过这种活,如今到这儿来了,就好好歇着吧,之前怕是没什么时间休息,外头那乱的……”
    于波从厨房里出来,打断她的话:“大嫂,您讲话注意分寸。”
    姑也后脚出来了,看了白乔两眼,最后厉声跟自己儿媳妇儿道:“孩子嚷饿都嚷好久了,这会儿有时间说话,就没时间带他去洗洗?”
    路过白乔身边,“坐车坐那么久,不累吗,吃饭吧。”
    “好。”白乔点头。
    于波跟她一起,宽慰她:“姐,你别太介意,大嫂惯会刻薄人,所以我也不常回来,有些难听的话你听了就算了,别太往心里去。”
    白乔拍拍他的手臂,回了他一个微笑:“放心吧。”
    吃饭的气氛还算可以,大家随意说了些话,姑也问了几句她的近况,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
    坐了半天的车,白乔用完餐就回了房间。
    于波很贴心地将洗漱用品给她送过来,白乔说完谢谢正要关门,却见于波还站在门口,白乔看着他,“还有事吗?”
    “啊,没有了,姐你早点休息。”
    “嗯,好。”
    这个晚上过得很快,她洗漱完躺床上没一会儿就睡了,比在温城的时候还要舒心些。
    她在这里没有用手机,第二天很早就起来,姑妈见她醒的早,也没跟她客套什么,让她跟着一起去买菜。
    姑妈如今买菜再不用那不称手的菜篮子,换了那种带着布袋子的手拖车,方便又省力。
    买完东西,她姑先回去了,白乔准备自己在外头逛一逛。
    她白天都没回去,到了晚上,于波在一家报停外头找到她。
    大冷的天,她双手揣兜站在报停门口,正仰头盯着上方挂着的电子显示屏看得出神。
    于波走过去,屏幕上一闪而过的刚好是个男子英俊的五官,西装革履,好像是某个家族的管理人。
    “姐。”于波在她身后叫她。
    白乔回神,侧头看他,笑着:“你怎么来了?”
    于波鼻尖被冻得红红的,他呼出一口白气,这才说:“我找你半天了,还以为你丢了呢。”
    “我这么大的人了,丢不了,很久没回来了,今天就到处逛了逛,走了走。”她解释着说。
    “姐,外头冷,去车里说吧。”
    “好。”
    上了车这才暖和很多,于波准备开车回家,白乔忽地开口:“于波啊,我有些饿,要不先找个地方吃东西吧。”
    听到这话,于波才惊讶地问她:“你这一天都没吃东西呀?”
    白乔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嗯,没带手机,身上也没有现金。”
    后来随便找了家饭馆,白乔吃着菜,于波就坐在她对面。
    中途有个电话打到于波手机里,他没多想接起来,很快他将电话递到白乔面前:“姐,找你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