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槐安(1v1) - 9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早上七点的飞机。
    温城这几天天气还可以,晚上下雪,白日里天光晴朗,阳光毫不吝啬地从云层里钻出来。
    他们在机场分别。
    长生将车子停在两人面前,傅西岑摸了摸她微凉的脸蛋,“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她抬头看着他,过了好半晌才点了点头。
    见他不动,白乔说:“我知道了,你快上车吧。”
    傅西岑钻进车里,白乔站在路边朝他挥手,目送着那车子逐渐远去。
    临近年关,傅家会很忙。
    白乔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公寓,但路上运气不太好,他们这车刮到了一辆车,还没等对方从车里下来,司机就吓得呆坐在座位上,后视镜里,中年司机脸色煞白。
    她在一阵顿挫的刹车声中睁开眼,身体习惯性地往前一倾,抬眼,就看见司机那张生无可恋的脸。
    司机说:“蹭到别人车了。”
    白乔眼睛一眯,还没什么反应,又听他说:“不怪我,是对方超车,不能怪我。”
    她将头一转,看了一眼才明白过来他为何如此慌张。
    是一辆悍马,剐蹭一下费用至少十万起步的那一挂。
    很快,对方车子上下来一人,对方四十左右的年纪,穿的一身刻板的黑色西装,表情有些严肃,看起来像是某些家族的司机形象。
    结果没想到还真是。
    对方绕到这一侧,还算礼貌地敲了敲他们的车门,出租车司机颤颤巍巍地摇下车窗,回头看了白乔,然后下车了。
    过了一会儿,她这侧车门被敲了两下,出租车司机说:“麻烦您下来一趟。”
    对方说要他们给叁十万,否则就报警。
    出租车司机哪里肯,两边就起了些争执。
    对方转而看着她,“这位小姐,叁十万是我这边最大的让步了,您不信您去看看,这天寒地冻的,事情要是解决不了,那么我就只能报警走程序了。”
    一听说要报警,司机也不干,他盯着白乔:“你说咋办哇,我没钱,我更不能坐牢,家里还拖家带口的,真让我赔,大不了我就死在这里……”
    白乔觉得有些烦了,她说:“不要你赔。”
    绕到另一侧,后座车玻璃全黑的,里头什么也看不见,视线往下一挪,被蹭得还挺严重,后尾还有轻微的撞击痕迹,都凹进去了一块。
    叁十万好像还真的不能解决问题。
    她看着窗玻璃上映出来自己的脸,有瞬间的愣怔,呆呆地盯着,心里想,早知道在机场的时候就让长生送一程了。
    这只是个小事,她不打算告诉傅西岑。
    她转身绕到另一侧,对方正在打电话,她拿出手机准备给对方转账。
    “麻烦账户给我一下,私了吧。”她说。
    哪知道对方竟对出租车司机说:“不要你们赔了,大过年的,算了。”
    司机愣在原地,眼神呆滞好久没反应过来,眼睁睁地看着那车就从身旁开过去,白乔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瞥了眼那在雾气里若隐若现的车尾灯,这下才觉得冷,抱紧双臂瑟缩了下,重新钻进车里去。
    过了半天,出租车司机才进来,还处在一种虚幻的感觉中,他说:“吓死我了,今天可真走运,我是真的没钱赔。”
    白乔拉上围巾盖住半张脸闭上眼睛,什么话都没说。
    司机还在前座絮絮叨叨地说,今天真应该去买张彩票。
    这以后好几天,两人都没什么联系。
    除夕这天下午,白乔外出采购,待会儿舒麋要过来。
    她不太会做饭,但是舒麋会。
    但这天下午,傅西岑来了。
    当时她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从电梯里出来,进门换好鞋,将东西提进厨房的时候赫然发现了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大衣随意地搭在沙发上,听到她开门的声音也没睁开眼。
    她放下东西走过去,人刚刚凑过去,哪知道他忽然一伸手,将她连搂带抱直接扯进怀里,白乔惊魂未定,跟着想起来,他却不让。
    “你怎么过来了?”    她问。
    傅西岑掀开眼皮看了她一眼,将她整个人捁得紧紧的,嗓子有些沙:“这几天,有想着我吗?”
    “我以为你会很忙。”
    他点头,“嗯,是很忙,”顿了下,“所以我没联系你就不联系我,真是没良心。”
    他抱着她从沙发里坐起来,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说:“好像胖了一些,挺好。”
    白乔一把推开他,“你胡说八道什么。”
    傅西岑哈哈笑了两声,他看了眼餐厅的方向,上面满满当当地放满了不少食材,白乔起身想走,被他拉住手腕,然后一把将人抱起来朝房间走去。
    动作一点不拖泥带水,等她喘过气来,她衣服都快被剥干净了。
    恍恍惚惚才想起来等会儿舒麋还要过来,她从他怀中钻出来,着急地说:“不行不行,等会儿舒麋要来,你赶紧走吧。”
    “这怎么走?”他拉着她的手往自己裤裆的位置一放。
    没等她说话,他捏着她的手慢慢地揉,循循地道:“你现在给她打电话叫她别过来。”
    白乔没拒绝,而是很认真地望着他,深吸了一口:“今天是除夕,你会在这里陪我过年吗?”
    这下傅西岑才好像恍然大悟一般,他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下,这才说:“倒是忘记了,除夕你一个人挺孤单,那行,我不折腾你,你给我弄出来。”
    她瞪着他,“不行,你现在就走吧。”
    他往枕头上一趟,睨着她:“那就不走了,等她过来看见。”
    傅西岑就是吃准了这点,所有后面折腾她的时候她都配合的很。
    他要去啃她的脖子,她才东躲西藏的,说:“等会儿她要是看见了,我懒得解释,别弄出痕迹,否则我就跟你翻脸。”
    然后他就去咬她的耳垂,一下一下不轻不重地咬着,还问她要怎么翻脸。
    之后两人还是厮磨到五点,她仍旧累的不行,有些虚脱,傅西岑照旧心情很好。
    他站在房间里穿衣服,一边跟她说话:“你跟她聚完就让她走,晚上晚点我再过来,记住了啊。”
    白乔窝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傅西岑走过去,低头手指捏了下她的耳垂,又拍拍她的脸,说,“我走了。”
    ……
    除夕夜,傅家热热闹闹的。
    几乎所有的傅家人都回来了,是一年里难得的光景。
    大厅里,共分了两桌,大人们在一桌,年纪稍微小点儿的小辈们在另一块。
    傅西岑是今年刚回来的,家里免不了要对他之前在北边时候的事情问个七七八八,还有一直在邻市管理公司的傅清川也没落下,因着今晚是除夕,气氛热闹,傅西岑心情也还算好,什么话都收下了。
    只是桌上有长辈在,那就免不了要提起他们这些后辈的终身大事。
    有人先问傅清川的情况,傅清川不动声色地将球踢到了傅西岑这边。
    而林菀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她今晚喝了些酒,显得面色红润,心情也是格外地好,她看了眼傅西岑,才又看着方才那个发问的某个女性长辈,她说:“不怕你问,今年可不就是有着落了么。”
    傅西岑听闻,面色如常,只是有些无奈地望着林菀,“妈,你又在瞎折腾什么?”
    林菀说:“这次可不是瞎折腾,徐家你知道吧,比咱家差不了太多的,我瞧着那个徐家姑娘很不错,我已经跟人家长辈说好了,找机会就安排你们见一见。”
    有人问:“这是真的啊?”
    接着傅西岑就将话接过去,“还没谱的事,姨你不要听我妈瞎起哄。”
    大家也没怎么在意,只乐呵呵一笑就当过去了,哪知道坐在主位上的傅青峥忽然发话,语气还稍显严厉,“你随心所欲了这些年,你以为我还能活多久?你妈这几年没少给你张罗,你好歹也心疼心疼她,有些事情哪能由着你们的性子来?”
    傅青峥前段时间刚生了一场病,这以后,身体也是不如从前,今日在这里都没有往常那般精神。
    傅西岑见状,顺着他的意思无所谓地笑笑:“见见见,当然得见。”
    他这么说,傅青峥的脸色还恢复如常。
    而这时林菀却看了他一眼,说,“你这会儿想见还见不到呢,人家要四五月份才回国,那时候再说吧,那姑娘我保证你满意,到时候说不定还要求着我呢。”
    这话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傅西岑眉骨挑了挑,没搭话。
    除夕这晚大家都要守岁,傅家的热闹一直持续到了凌晨。
    陆老爷子如今身体不如以前,撑不到那时候,就提前睡去了。
    林菀找到傅西岑,寻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跟他说起今天晚间吃饭时候的事情,傅西岑都没怎么放在心上,这会儿林菀又提起,他兴致不是很高。
    林菀说,“吃饭的时候你可答应了,到时候要跟对方见面,等那姑娘回国,我就安排。”
    “妈,这事儿您还惦记这呢。”他笑。
    “你的事,我能不惦记吗,你可早就过叁十了,一年又一年,再拖下去,别说你爷爷了,就是我可能都没命等到你结婚生孩子了。”林菀说。
    傅西岑一笑,“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