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糖(姐弟骨科) - 第一部分《哑》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一楼到六楼,每上一层楼陈煜都得支着扶栏歇口气,这样,在顶层的高二8班门口,她仍觉得心脏跳得有些紧,心脏瓣膜仿佛正贴紧耳膜,急促又颇有分量的,“砰砰”砸下来。
    瑟瑟秋风从走廊的窗户吹进来,陈煜微微发烫的脸凉了一点。
    她倚着墙深呼吸,接着轻哼起歌,试图抚慰不悦的身体。
    右肩上挎着的是个巨大的黑色双肩包,男款,在1米85的陈星燃身上刚合适,压在她身上衬得她更显娇小。
    她本想第一时间就把陈星燃落家里的书包捎给他,可她是班长,一到校就被班主任老曾叫办公室整理周考卷子、分发卷子,只好在两节课后第一个交卷。
    他们学校的教室分布有些奇怪。高二的教室在5、6楼,为了帮高叁生省时间,高叁的教室都搬到了1、2楼,陈煜所在的尖子班在一楼,一进教学楼大门的第一间。
    坐在教室门口的矮个男生早已注意到门外的短发女生。
    女生有一张精致的小脸,显出整个耳朵的短发让这张脸看起来灵巧又秀气。她闭着眼,斜倚着墙,睫毛轻轻颤动,哼着不成调的旋律,声音很轻,却丝丝缕缕绕着他。他忽然觉得书本上的字有些晃,捏紧拳头逼自己专心写作业。
    只见一只瓷白秀美的手出现在他眼前,曲着食指叩了两下他的课桌,抬头,那短发女生挂着张扬的笑,眼神清亮,弯腰俯视自己:
    “同学,能帮我叫一下你们班陈星燃吗?”
    声音也好听……
    “……好,”男生晃了下神,才气沉丹田,梗着脖子,蓄力出人生中最力拔山兮的一声怒吼,“陈星燃!出来!”
    教室门外,陈星燃盯着眼前矮他一头的女生的发旋,阳光下柔软的一头乌发有点泛金,完全看不出头发主人强硬的个性。她的发梢肯定有种温暖的触感,他想,努力克制着自己想伸手抚摸的欲望。她仰起头的瞬间,他及时移开了视线。
    陈煜只是仰着脑袋,左右瞧着他,好像在观察什么新奇东西,忽然笑起来:
    “陈星燃,你是哑巴了吗?”她把书包从肩上提在手里,“不带书包,怎么做作业啊,你前两节自习课不会都睡大觉了吧。”
    今天周六,倒是没有课,高一高二学生可以选择来校自习,把作业早点做了,高叁学生上午必须到校参加周考。惜时如金的陈煜不舍得弟弟浪费时间。
    “没有。你给我吧。”
    “嗯?陈星燃,你人长大了,谢谢反而不会说了吗。”
    “给我。”陈星燃死死低着头。
    “行,拿走吧。”
    陈星燃便伸手去接,并没有拿到。他抬起头看到陈瑞挑着眉把书包扬了起来,一脸坏笑。明亮的笑容让他觉得被灼痛。
    “先说‘谢谢姐姐’,我就给你。”
    陈煜仍想逗他,可下一秒手里的书包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道夺去,她胳膊被拽得也有些疼。
    “喂!”
    她正想发作,却见那道修颀高瘦的身影已径自离开了。
    神经。
    陈煜倒没有生气,只是有些荒唐好笑。她得罪的人不少,男生尤其多,唯独没有对不起的就是她亲弟弟陈星燃,也不知道这小子从什么时候起就跟她生分得像仇家一样。
    坐在教室门口的那名男生叫冯磊,围观了全程,终于捺不住好奇心了,凑到陈星燃座位跟前,很激动。“刚刚那个短发女生是我们学校的吗?怎么没见过啊。”
    同桌的女生附和:“是啊,好漂亮啊,是你女朋友吗?”
    班上明里暗里都有不少女生追求过陈星燃,却从没见他跟谁走近过。
    “你说什么?”陈星燃正在翻书页的手在半空停了一下。
    他好像没有听清,于是女生打算重复一遍问题,却觑见那双黑瞋瞋的眼潭,冷冷扫过她。她忽然有些失语。眼前英俊肃美的面庞,刚刚的短发女生发光一般明丽的脸,在她眼前重迭,似乎有某种类似,又在气质上截然相反。
    “我们不会是恋人。”
    风吹过那页书。他方才低低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