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糖(姐弟骨科) - 6.喜欢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煜一下子就回过神,猛地看向陈星燃:“什么,她怎么来了?”
    她皱起眉头,一脸不耐。
    那个高个子戴眼镜的男生看起来比陈煜略大,见有人闯入后,又往退无可退的墙角靠了一下。接着想到这个人应该就是陈煜提过的亲弟弟,整理好情绪冲他点了点头,挂在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而更多是沉醉在刚刚的余韵中。
    陈星燃垂下眼眸。
    陈煜把唱片机关了,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要不我也下楼去跟阿姨打个招呼吧。”那男生主动说。
    陈煜看了他一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你不用。你自己回家吧,我就不下楼送你了。如果你看到我父母,随便应付一下就行了。”接着取出那张黑胶唱片,递给男生。
    陈星燃心底暗笑,看来这位是把自己当正牌男友了。
    男生倒也没有恼,接过自己的唱片:“那好,你也早点睡。”又补上一记温柔微笑,好似他怎样被对待都无所谓,唯一在乎的是关心陈煜的心情。
    陈星燃从进门起就一直观察着观察着他,在他见过的陈煜历届所谓男友中,这位的长相完全排不上号。他过去以为陈煜是大写的颜控,这次居然破了戒。直到看见男生那个笑后,他隐隐明白了陈煜破戒的理由,皱了下眉。
    听见男生下楼后,陈煜彻底架不住了,颓丧地低下头,眼底是藏不住的疲惫。她用手支一会儿头,看向陈星燃:“怎么,你还不走,是要收集证据给他俩告状,说我在高叁谈恋爱吗?”
    “……”陈星燃还有些恍然,脱口而出,“我当然不会说的。”
    “你说就说呗,”陈煜嗤笑一声,“我学习那么好,那么给他们争面子,他们才不会管我。”
    “嗯。”陈星燃默默点头。
    陈煜支着脑袋打量他两眼,感觉怪怪的,可能见自己情绪不好,平时处处针锋相对的弟弟今天意外地乖顺,于是她说:
    “我不想见他们,你知道吧。你就说我已经睡觉了好不好?”
    “好。”陈星燃再次点头,仍端站在门口,不敢靠近她一步。
    “今天我们星星怎么这么听话啊?”陈煜学着樊雅雯以前的叫法逗他,压在心头的乌云被拉了小口子,渗出些暖融融的光,随口道,“你交了女朋友吗?”
    “没有。”
    “行,真乖。”陈煜顺嘴说,显然毫不在意陈星燃的说法真是假,“不过想交女朋友也行,先把学习搞好,知道吗?要求不高,有你老姐一半好就可以。”她说着玩笑话,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转过身朝他摆了摆手,“你出去吧,我洗漱下真要睡了。”
    陈星燃仍站在原地,神色复杂地注视着她。他感觉萦绕着陈煜的阴郁空气,也完完全全包拢了他。
    每次樊雅雯回家,陈煜都会很失常。但在他彻底推开陈煜之前,他还有陪在她身边安慰她的资格。
    那时候他初叁,出于某些郁结已久的心事,已经不太愿意和陈煜走近了。
    这是樊雅雯辞职创业后的第叁年,听说她的生意已经做到了北美,回家的频率一年比一年更低。她每次回家,风风火火住上几天,家里刚被炒出些温度,又接着要走。每次她来都要大费周章地哄一哄跟她闹脾气的陈煜;陈星燃从不闹脾气,也用不着她哄。
    那次她刚把青春期叛逆的女儿毛捋顺了,下午两个人还手拉手情同姐妹一起逛街,第二天早上她又在收拾行李。
    陈煜没下楼。樊雅雯说:“不用叫你姐姐了,她可能还睡着呢,让她多休息会吧。”樊雅雯的神情中不见一丝黯然,好像她将要奔赴的才是属于她的世界,而在这个家只是暂住的过客。
    怎么可能还在睡觉。陈星燃早上去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刚跟陈煜打了个照面:陈煜大清早就换上了樊雅雯新给她买的淡蓝色睡衣,边刷牙边一扭一扭地跟他炫耀。
    陈星燃没有理会樊雅雯的阻止,跑去二楼陈煜的房间。
    看见一个蓝色小人缩在墙角,头埋在膝盖里。
    陈星燃心一下就乱了,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就沉默地在她身边坐下,静静地陪着她。
    那会儿陈星燃已经比陈煜高了一个头,很难被忽视。陈煜抬起头:“她走了吗?”
    “没有。”
    “那你能跟她说让她别让她来了吗,我烦她。”她的声音翁翁的。
    陈星燃终于能为她排忧解难了,于是重重点头:“好,我去跟她说。”接着起身,要迈开的右腿却有些阻力,低头看到陈煜正拽住他的裤腿。
    “喂,你别真去说啊,”她抬头对上他迷茫的眼神,没有好气地说,“……呆子。”
    “哦。”
    陈星燃其实不太理解陈煜的感情。外界的一切对他来说,最多只能在心底略掀起些波澜,很快就被唯一的、永恒的那排巨浪所吞噬。但他可以加倍地感同身受到陈煜的难过,看到陈煜眼角有些红,他马上也觉得呼吸不畅了。
    陈煜黯然的脸,先于理智,先于一切冲击着他的大脑神经。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只好低着头呆站原地。
    “你也舍不得她走是吗?”陈煜看着他的神情说。
    “……”
    “我就做不到像你这样……我其实有点恨她了。”
    “……”陈星燃紧紧抿着嘴,眼神晦暗。
    “我刚刚又在想,只恨她一个人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好像天底下所有母亲必须要爱自己的孩子,为自己孩子牺牲很多,才算称职,而父亲只要做好他的工作,不需要花太多时间陪伴,就已经够得上人们普遍赞美的‘父爱如山’的标准了。”陈煜的声音颤抖着,“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是,我没办法控制,我希望妈妈不要像爸爸一样,我希望妈妈能……喜欢我。”
    她用两手紧紧抓着陈星燃的一只胳膊,手绵绵的完全没了力气,陈星燃忙用另一只接她。接着她站起身来。
    下一秒,陈煜把头砸在他肩上,伸出纤细的手臂环抱着他的腰。
    陈星燃的瞳孔骤然放大,他下意识想把她推开,出于难以启齿的恐惧。
    气息,清爽的香气,女孩子的香气,姐姐特有的气息,覆盖了他的一切知觉。他死死地捏紧拳头,心脏狂跳。
    接着他听到低低啜泣声从肩上传来,右肩的衣料渗入湿热的液体。
    他被定住了,一动也不能动。手悬在那具温暖柔软的躯体上,却不敢落下。
    “……我喜欢你。”
    “什么?”陈煜有些无语了,“我当然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啊。”
    “不是,陈煜,不要哭,我可以代替她喜欢你。”我对你的喜欢会胜过世界上一切一切的喜欢。让你不需要其他人的喜欢也是最最最幸福的。
    陈煜听得有些迷糊,又觉得好笑,又似乎隐隐觉察到了她理解不了的真诚,不知该说什么,眼眶仍有眼泪打转,伸手点了下他的鼻子:“……不许叫我大名啊,叫姐姐。”
    “哦。”
    从初中起就不想叫她姐姐,所以索性省略掉称谓,每次都含混过去。
    陈星燃想,陈煜又没把他的话当真,他有些失落。但更多是后怕……幸好。
    “你怎么还不走啊。不会要安慰我吧,我没事的哦。”
    所以当此刻的陈煜不解地看着他,抿起嘴挤出一个丑丑的笑,完全没有要哭的样子——
    陈星燃也一点都不相信她。
    他从衬衣口袋里取出一颗透明包装的焦糖。
    “给。”
    陈煜倏然抬起头,惊诧又动容地盯着他,唇角微微发抖。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陈星燃想了想说,“因为你每次情人节都会收到很多巧克力糖果,全部扔给我,让我重新包装送喜欢的女生,唯独留下一袋焦糖。”
    不过那袋焦糖其实是他大清早赶在所有人到教室前塞到陈煜的桌仓里的。他当然不会坦白。
    陈煜终于露出今晚第一个真实的笑容,她捏着那块糖说:“谢谢你。”
    看吧,他的姐姐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任性的,心口不一的,需要人在乎的小女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