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糖(姐弟骨科) - 9.秘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晚上,陈星燃从陈天石书房里随意找了两本世界史的书,在书桌前翻看。高二上学期学业压力已经挺重了,但对他来说只要按部就班跟着老师的进度走,用课堂和课间时间就能把作业做个大半,晚上回家再花一个小时做完,除此以外,不用多余的努力,成绩也能到年级前20%。
    在叁中有这个成绩,如果能保持到高叁,高考基本稳上重本,但如果再想往上提分,就必须多花些精力了——叁中最顶尖那些好学生个个都肯下苦功,而且脑子也不比谁差。
    只是陈星燃没有那样的野心。
    有人敲门?
    他合上书,开门。门外端端站着的居然是陈煜。
    她勾着晶润的唇角,身穿那身淡蓝色睡衣,手里端着盘橘子,放在他桌子上:“你吃啊,我给你剥的。”眼神明亮,净白小巧的脸在暖融融的日光灯下显得温柔可亲,是白天不多见的模样。
    这是6年前搬家后她第一次来自己的房间。
    陈星燃心底雀跃,怦然地,暗戳戳绽开一朵小花,却仍吝啬表情:“你来干嘛?”
    她没有回答。只见她关上卧室门,看见门后那面平时不易察觉的墙,指着它惊呼:
    “天呐,你居然还留着这个?”
    那面墙上贴着的是张花花绿绿的墙纸,从以前房子上撕下来的,反正后面要住的那家人也打算重新装修。这张墙纸与他灰冷色的房间格格不入,但他还是没舍得收起来,就贴在哪儿了。
    因为墙纸上有他和陈煜初中以前的身高刻度线。
    用红蓝双头铅笔画的。红线是当年陈煜的身高,蓝线是他的。几乎从头到尾,红线的位置都比蓝线高一截,除了最后一次记录,蓝线终于比红冒出了半指高。但记录就断在那里了,好似时间也在此凝固。
    最上端那条依偎着蓝线的红线已有些模糊了,原因陈星燃会一辈子埋在心底。
    ——有时他想起陈煜,会忍不住亲吻那条线。
    “我的天,”陈煜贴在墙上用手比了下,接着弯着杏眼冲他笑,“你敢信,我现在只比六年级就高了这么一小点儿诶,原来那会儿就已经一米六二了。你也来测测吧。”
    看着陈煜粉嘟嘟的脸颊,眼中明澈的溢彩,陈星燃心里最后一点畏葸也没了,他全然忘了给自己定下的远离陈煜的规矩,听话地挪过去,端端挺直身体,眨着清炯炯的眼睛,一动不动,等她为自己量好身高。
    “一米八五……”陈煜边说边找来红色和蓝色的圆珠笔重新记录下他们现在身高。现在的家里已经没有红蓝铅笔了。
    盖上笔帽后,陈煜像随口一问:“陈星燃,那个,你把袖子挽起来让我看下行吗?”
    本来心头小花正乱摇着的陈星燃听到这句话倏地僵了一下,低头不语。
    “白天就想问你了,但当时走廊人多,旁边又有你同学。”陈煜凑过来,抬着头,眼睛定定地盯着他:“我想知道你为什么非要把胳膊遮得严严实实。”
    “我不想让你看,可以吗?”
    “……”
    那好。
    趁着陈星燃没有防备,陈煜伸手过去迅速地把他卫衣衣袖往上一推。陈星燃立马反应过来了,猛转过身体。可已经来不及了。陈煜看到了:他左手手腕的那道张牙舞爪的新疤,大刺刺扎进她眼睛里。
    她有些愠怒,更多是心疼,蹙着眉问:“谁弄的……”
    “……”
    “如果是你自己弄的,很蠢,很幼稚,知道吗?”她声音哑了一下,“如果是别人弄的,告诉我他是谁。”
    她说完这句话。目光里的哀悯变成深深的愤怒,直直看着他。
    “不是的,”陈星燃苦笑了下,“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他更觉得自己可鄙可悲了。
    原来陈煜今晚过来是为了刺探这件事,在姐姐的立场上,她是世界上最关心自己的人,可她唯此一种立场,对自己也是全无杂念的在乎。而他却对这样的亲人产生了绮念,化作丑陋的伤口,刻在他皮肉上,刻进他生命里。
    如同他们禁忌的血脉,那是永远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