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糖(姐弟骨科) - 10.刺儿头(100收加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晚还是没问出个所以然,但陈煜认定陈星燃态度可疑,下定决心要查明这件事。
    她想到陈星燃的个性,尤其是他在学校里卓尔不群的姿态,很可能被一些爱惹是生非的人当做倨傲,没事找事去招他。
    因为她自己的性格里也带点独,以前吃过这方面的教训。
    刚进初中时,她不愿意搭理有些人,被班上的一个小肚鸡肠的所谓好学生带头排挤过。虽然她后来成绩超了他,也加倍报复回去过,但她知道不是每一个受欺凌的学生都能像她这样的从容应对的。而且现在的她已经不这样了——为了制造能自在活着的空气,她对谁都能笑脸应付几下。
    并且猜测陈星燃被欺凌,并不是师出无名,小时候就发生类似的事。就是那件事让陈煜觉得陈星燃有些太轴了,硬要直撞枪口也不懂得避其锋芒、与人周旋。
    那时陈煜刚考上叁中初中部,全省最好的初中,她跟陈星燃关系虽然已经远不如一年前那样亲密无间了,但还算友爱的姐弟。那天说是去小学门口接他,实际上是为了跟她显摆那一身新发的叁中校服。
    她人秀挺明艳,穿着簇新的蓝白校服,招惹了不少目光。
    她没有提前告诉他,结果等到人潮一浪一浪散去,只剩下些小学生叁五舔着冰棍往外走了。她探着脑袋往里看,皱着眉想是不是之前看漏了。
    “哟,叁中的。”
    一道粗砺的声音。
    陈煜回过头,是叁个百无聊赖的小混混,穿着隔壁中专的校服,为首的那位手里捏着把绿的紫的小钱,着看样子是专门趁人少了来打劫小学生。
    就算是混混,打劫小学生的也是最次的那类。
    陈煜心中不屑,不做理会。
    “叁中学生了不起啊?看不起我们是吧。”
    “没,怎么能看不起您呢。”她说,暗自踅摸附近人也不算少,他们应该不敢拿自己怎么,最多是说些废话吧。
    “老大,这女的就是看不起咱们。”一个瘦的在后面搧火。
    被叫老大的那人听到后,歪着脖子打量起她,边咧嘴呲出一排不齐的牙齿,可能是个笑吧。
    陈煜有些紧张,余光瞥了眼他,一米八的大高个,半边校服松松垮垮在肘关节上拖着,半边校服勉勉强强在肩上挂着,漏出里面棕色暗纹的老旧毛衣。他眼睛滚圆,大睁着,一点不好看,反而很怪诞突兀。头发也是几百年没洗了的样子。另外两个一个矮胖,一个干瘦。
    饶是她性格再强悍,面对这叁人还是有点怯。她想要是这个玩意儿再招惹她,她就赶紧走吧。
    “高材生,你来我们学校是卖的吗?”
    “……”
    陈煜听得明明白白,目光一沉,没继续理他,转身要离开。
    那个男的却凑上来,问:“没听清吗?”说罢中指指尖卡着食指指尖,弯起来,形成一个椭圆形的缝隙,晃在她眼前看,“我说你卖这个。”
    周围的一瘦一胖哄笑连连。
    他们完了。
    陈煜恶狠狠地想,扭过头认真端详起他们的脸,把叁人的样貌牢牢刻在脑子里。边在心底冷笑,边加快了脚步,她做好了准备:谁要敢再靠近,她就跑进小学校门口的保安室里。
    “别走啊,美女。”
    那人伸手去抓她胳膊,准备继续说下流话。
    “松手。”
    不等她开跑,不远处忽地传来一声少年音,是变声前的清脆明朗,却蕴满了愤怒。
    那些人先是一震,回头却看到一个穿着小学校服的男生。
    那会儿陈星燃个子也没完全拔上来,刚1米7,肃立地站在校门前;婴儿肥也没有彻底褪去,清俊稚气的脸上毫无表情,唯有黑瞋瞋的眼潭冷冷凝着他们,竟显得有些阴鸷。
    虽然眼神可怖,但是毕竟还是小孩子。那帮人霎时间就送了口气,瞪着眼的那个往地上啐了口沫子,塌着肩走过去,问:“原来是卖给你的啊,小弟弟,你日了她几次?”
    本就冰得掉碴的眼神更是迸出一道寒光。陈星燃死死攥着拳,怒火从脚底撩起来,快吞噬了他,他把一切愤怒灌在拳头里,狠狠朝那个比他半头的中专生脸上挥去。
    “操!小崽子……”
    这一拳是下了死手的,那人脸上辣得生疼,牙齿都有些松动了,眼冒金星,昏昏黑黑看不清眼前的小畜生,“给老子按住他!”
    剩下两个使蛮力架着陈星燃,把他掼到校门上。“嗡”一声,金属的伸缩门被震出巨大响动。陈星燃双拳难敌四手,被死死扣在校门上。他拼命挣扎,脖子上筋络暴起清晰可见,目眦欲裂地瞪着面前的混混头子,恨不能再揍他一拳。
    “快来人!”
    陈煜朝着保安室大喊,焦心如焚。保安也听见了外面的动静,提着警棍往外小跑。
    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那混混头子眼前稍微清明了些,摸了把鼻子下汩出的血,眼中燃起的炎炎怒焰更胜,猛抬起腿,大力用膝盖顶向陈星燃的肚子。
    “……”
    这一下子不是闹的,只见陈星燃的背一下子就弓了下去,蜷得像虾仁,捂着腹部再也抬不起身子了。
    “走,明天再来堵他。”混混头子看了眼赶来的保安和周围往这边凑的几个中年人,招呼小弟一起跑。
    陈煜陪他蹲下,心中酸涩,静默地注视着他。
    他身体战栗不已,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往下淌。混混头子的这一膝盖虽然不见血,实际威力要比陈星燃的那一记破颜拳大多了。
    久久地,陈星燃终于能开口了:“扶我起来吧姐姐。”
    陈煜拖着他起身,“我们去医院检查下。”
    “嗯。”
    “你为什么不忍一下,他们人多势众,我会报复他们的。”
    陈星燃抬起头,嘴唇惨白毫无血色,如幽潭般深黑的眼底褪去了愤怒,只有笃笃的温柔。他冲她笑了下,似乎在陈述一件再明白不过的事:
    “他那样说你,我忍不了。”
    语气平常到像在诧异她为什么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
    “当然我以后也不会放过他们的。”他补充道。
    自然,陈煜也不是吃素的,当晚在那个中专贴吧上开悬赏令聘人,最后花叁百块钱雇了一位据说是全校最厉害的打手,敲定好见面时间。
    等叁天后见面时,那男生果然如传闻中般体格高大雄壮,像一座巍峨的小山,与那天只能盯着小学生欺负的叁个流氓不是同一分量的。
    那男生见她眼睛直了一下,说:“美女,我只能帮你揍两个人。而且我非但不收你的钱,还想请你一起吃烤串。”
    陈煜自动忽视他后半句话,“为什么是两个啊?”
    “他们的老大,马鑫,昨晚在自家楼梯把腿摔断了,现在在医院躺着呢,我怎么打他啊。”那男生朝她挠头笑笑。
    陈煜粉唇一勾,“这样嘛,挺倒霉的。”接着从书包里把叁百块取出来,拍在他胸口上,“还是一样的价钱,那就麻烦你揍剩下两个吧。记得给我录视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