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糖(姐弟骨科) - 28.溺吻(口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一片漆黑中,五感反而格外敏锐,陈星燃能感受到自己勃勃挺翘的下体被舌尖舐弄、口腔吞咽时的强烈快感,欲望如漫潮,从下身灼灼地往上涌。他仰倒在床上低低喘息,压抑在喉头的喑哑情欲随着嘴唇张合,通通倾泄在静寥的夜里。
    听到他粗嘎的低喘,陈煜脑袋上下点动,吞得愈发努力。糖果已经彻底融化,她含着糖水鼓着脸颊,竭力表现得游刃有余,灵活的十指紧紧裹住粗茎根部快速套弄着,感受它在嘴里恬不知耻地越发变硬。
    一点点移开嘴唇,“啵”的一声脆响。
    她笑说:“哪有糊弄,只是想让你开心而已。”
    “……”
    虽然现在几乎看不清,但她知道手中狰狞粗挺的阳具和陈星燃的脸一样,都是顶顶的标志漂亮,没有什么腥膻味,干净蓬勃,含在嘴里也没一点想象中作呕的感觉。
    她把嘴张成o型,努力重新包进去,脸腮显现两个凹窝。
    同时以一只手去摸他的手,顺着他的小拇指牵上去,十指相扣,湿粘的手指轻轻摩挲。指缝间的汗水仿佛携带了细小电流,让被骤然牵住的陈星燃微微一怔。
    陈煜的手相较他的要小很多,手指纤长秀丽,而手心绵软温暖,和从前都没有什么变化。虽然在床上这么想有些不合时宜,但被她这样牵着,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就算能言善辩的嘴被塞满,她也有各种伎俩。
    涩涨的幸福在心口漫开,陈星燃觉得自己又很像个怀春少女,没有来地感到黯淡酸楚。
    姐姐太会把玩自己的情绪了。
    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去喜欢她,更喜欢她,满怀怨怼地喜欢她。
    他伸手默不作声往下压她的头,逼她张大嘴更深地吞。
    陈煜感觉到钳制她的力道,温顺地张大嘴,有些吃力笨拙地吞吐着,阳具戳进叁分之一还多,每一下拔入抽出,口腔、舌头和阴茎共同搅出淫靡的水声。
    陈星燃腰腹紧绷,抬起胯往上顶了几下,眼神晦暗,手指揪着她的头发,一下下按。见她也没有拒绝,只是随着越来越快的动作发出细微的哼哼,像哭腔,嘴里也一塌糊涂了。
    陈星燃松开五指:“张嘴。”
    对方没听到,不断上下摆着头,感觉火热的阳具几乎要把喉咙顶开,喉眼发酸,控制不住的口水湿湿嗒嗒往下淌。
    一下秒,她整个人被捞了起来。
    陈星燃从她腋下抽出手臂,静静注视着她的脸,只有这样的距离才能看清一点,他忍不住再去确认:
    “你也喜欢我,对吗?”
    陈煜点了点头。
    陈星燃与她额头相抵,四目相对,两人默契地吻在一起,依恋又难舍难分,伸出舌头淫蛇般交缠,涎液在月色下丝丝牵开,闪着银光。
    把她紧紧箍在怀里,用缠绵的湿吻作为诉说。
    好喜欢吻她,死死抱着她。这样很有种她永远属于自己的感觉……
    当然,在她开口索要前,自己已经是她的了。
    今天不管自己怎么做好像都无所谓,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场景被现实复刻,因为在夜里,也让人觉得失真。
    幸福的感觉过于强烈,他已经不敢想象重新回到原点该怎么办了。如果她抛弃自己的话就去死吧,能这样抱着她,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