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糖(姐弟骨科) - 30.好梦,晚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高叁学生是不配有寒假的。
    虽然学校给他们施舍了十几天假期,连作业都反常地只发了薄薄几张卷子,对人形刷题机的陈煜来说可不就是两晚上的事,各科老师甚至还把详细答案都大方地贴到班群里,方便同学自主核对——但谁要是在这个当口都不知道自觉,那还是等着明年再自觉吧。
    如果说陈煜以前学习起来是头蛮牛,那她在期末考试成绩出来后,直接进化成了一头昂首拔蹄、猛冲向红布的疯牛。
    按说她期末考得也不赖,可偏偏各科竞赛成绩都跟着期末成绩一起出了。她所在的重点班上就有包括李鑫远在内的十几个同学,靠着竞赛拿到了名校或保送或加分的名额。
    她从来没打算搞竞赛,也不会迟钝到这个时候才方觉后悔,只是看到他们一个个卸下包袱的闲散模样——加分和保送、保送top2和保送c9的同学的放松程度,亦有微妙差距。
    她暗暗下定决心,要在六月为自己拼回一把。
    有人把人生当做场漫长的苦差,有人把人生当做部能间离解构、置身其外的电影,有人把人生……根本不当回事。
    而陈煜把人生当做杀伐的战场。
    她全情投入,赌上自己所有的自信和自负,笃信自己一旦决定认真对待一件事,她就要赢。
    每天清晨,世界还浸泡在浓碘水般的沉郁夜色之中,她便在第一遍闹铃响后果断起床,以扑面的凉水作为一天苦学的开始。
    洗漱架上摆着外放英语广播的手机,夹杂着哗哗的水声,她倒也听不进去几句,全当磨耳朵。
    有天陈星燃没睡扎实,隔着两层门,被这点动静吵醒,靠在门沿上看了眼时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也没必要这么早吧。”
    陈煜已经进入战斗状态,吐了漱口水,冲他龇牙一笑:“没你躲网吧溜回家那会儿起早贪黑。”
    “……”他长睫垂覆,有些赧意,“别提了。”
    她正迈开大步往外走,忽地停了一下,扭头问:“对了,你期末考多少名?”
    “班上第六。”
    “哦。”
    陈煜暗暗拨拉了下心里的算盘:第六,又不是重点班,如果要跟她去一个大学那还差点儿意思……但自己该说些什么呢,只有不咸不淡地:“好好加油吧。”
    她的日程是这样:早上头脑最清醒的时候啃压轴题,下午做模拟卷,晚上专攻错题本上的旧题。做理科题的间隙,背背英语作文模板,温习早就滚瓜烂熟的古诗文言文,换换脑子。一天十小时打底,上不封顶。
    陈煜一贯自诩为天赋与勤奋俱佳的顶级努力家,没想到还能把自己逼到这个境界。
    有前辈总结高叁备考的万字箴言,着重讲到过犹不及:适当放松更有助于提高效率、平稳心态;但陈煜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她从小都是这么猛学上来的——拉一个跑不了八百米的人跑马拉松,不现实;让跑半马绰绰有余的人练习跑全马也就还好。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她跟陈星燃有种相恋多年的默契:在与日俱增的不安中,对方似乎也默许了他们不了了之的结局。
    就像睡眠规律的人某天抽冷子少睡两小时,第二天会特别困,但如果一个人过度缺觉,有时却会表现得异常精神——陈煜觉得她跟陈星燃之间的诡异平静,就属此类情形,岌岌可危的安然无恙。
    他们几乎没什么时间说话,只是会偶尔抽空做爱。
    事后,陈煜会找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他怀里聊很久的天,汗津津的,身体酸累而畅快,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真实,有种从机器人修道成人类的错觉。
    她把玩着他的小拇指,聊小时候的趣事,聊现在的苦恼,聊因一首歌而产生的遐想。
    同样她是叙述者,而他是默默聆听的人。
    陈煜记得以前陈星燃指责过自己对朋友很自私,永远从朋友身上吸取情绪价值,却很少关心对方的烦恼。
    “你就没什么话要对我讲吗?”
    她仰起头,对着正劝慰她的男生说。
    对方几乎脱口而出:“没有。”
    就好像自己对他怎么自私都不成什么问题。
    ——只要将来自己不放弃他,或许她做什么都可以。
    从下等情欲到崇高理想,他们谈论一切,却不约而同地决计不提高考之后的事情。那里横亘着一条坚牢的无形法度——他们的时间仿佛到此便戛然而止。
    偶尔听着他的心跳,陈煜也会冒出个荒诞的念头,说不定他俩真的能白头偕老呢?
    一瞬的妄想让她脸上浮出微笑,随即想到沉重的现实如脑中的通天巨浪,狠狠拍过来,很快便淹没了这个想法。
    高考之后再说吧,她现在真的没有精力考虑了。
    陈煜书桌很大,他们一般都在她房间里学习。陈星燃看她那分秒必争的劲头,提过一次要会自己房间。陈煜说你呆着就行。
    她的专注力被磨砺得像一把韧剑,很难被侵扰,一整天做一件事似乎都没问题。陈星燃专注极限是两个多小时,他刚刚做完十几页简单到爆的寒假册子,便对着窗外大雪发一会儿呆。
    雪从下午开始下,那会儿只淅淅沥沥地撒了点雪沫,随着天色迂缓变暗,雪也彻底下了起来。
    一层玻璃,一层钢筋混凝土墙壁,落雪的声音被现代建筑完全阻隔,窗外的世界仿佛按下了静音键。
    陈星燃注视着无声落雪,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头发蹭得翘起来了一点。
    “你困了就躺我床上歇会儿呗。”陈煜看他的样子笑了下,点开手机屏,“才九点。”
    他没做表情,喃喃地说:“那样太远了,我听不清。”
    陈煜一愣:“听什么?”
    “你写字的声音。”
    “啊?”
    陈星燃已经很久都没有好好睡觉了,失眠,以及艰难入睡后一晚上的乱梦。他喜欢陈煜写字的声音,快速而规律,沙沙、沙沙,细雪一样,伴着偶尔的翻页声和笔盖开合、笔尖一顿的轻微声响……
    让他觉得很安心。
    要是能把这个声音带进夜里,自己应该能做个好梦吧。
    陈煜被他的话说得一愣,笔一停,也茫然看向了窗外,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她记录画面,而他留恋声音,都在默默珍视着作为曾经相爱证据的蛛丝马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