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糖(姐弟骨科) - 36.盛夏终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每年的夏天和高考都是结伴到来的。
    在陈煜的高考期间,樊雅雯早已重返商海叱咤风云了,而当惯了甩手掌柜的陈天石更是不可能抽出一丝空闲来陪她。于是陈星燃俨然成了陈煜的家长,每天准时准点出现在校门口,护送她进出考场。
    考场外烈日炎炎,让人恹恹的,浓阴下聚满了由打着哈欠的中年男女组成的陪考大队。这群人中莫名混进一个年轻小伙,不免十分扎眼。
    把头发烫成泰迪卷的阿姨很快便注意到陈星燃。
    阿姨关掉手机上的开心消消乐,先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小伙子长得真精神啊,你也是陪考吗?”
    陈星燃没想到有人会跟自己搭话,稍愣了片刻才回答,“嗯。”
    这位阿姨看起来非常爽朗健谈,凑上脑袋笑着问:“不会是等你女朋友吧?”
    “……嗯。”陈星燃抿了抿唇,很矜持地点了下头——反正这里谁也不认识自己,偷偷炫耀一下也不会有问题吧?
    “哇,真的很少见你这么体贴的男朋友。你是大学生吗?”
    “不是,我读高二。”
    阿姨一副了然的样子,点点头:“哦哦,姐弟恋嘛,现在社会上也挺常见的。”
    这个词蛰了他一下。
    陈星燃看向校门口拉的巨大横幅,红得晃眼,上面的白字似乎已经被光线刺透。六月初的阳光如此炽盛丰沛,让一切藏匿在阴沟中发霉的心情,也忍不住想拿到阳光下晾一晾。
    “是,我们是姐弟恋。”
    大部分家长站了一会儿就搬马扎坐下,而陈星燃始终面对着校门站得笔直,长身如玉,英气勃发。
    让马扎上扇着蒲扇的大叔不由在心里暗叹:要是过两天哪个大学招生办雇下他,在摊位旁放一尊,那自家的花痴闺女就算浪费十几分也愿意去报名了。
    对陈星燃来说,等待陈煜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也没有什么辛不辛苦,过去17年的生命里他好像一直在重复这个动作。
    考场警戒线被拽了下来,考生放行,最后一门英语考试也结束了。
    彼时的夏天已经变得轮廓清晰,骄扬正盛,如同考生们脸上恣意怒放的喜悦。
    陈煜看起来考得非常不错,身边簇满了找她聊天的同学。她也挂着得体的笑,游刃有余地跟大家聊天:“作文题我刚好压中了,所以没有构思就直接默写了。”
    身边的人赞叹:“就算是考其他题目你也都背了吧。”
    陈煜的心情好极了,也懒得像平常一样捏出一副谦虚的面具贴在脸上,耸耸肩,“那倒也是啦。”
    有人问:“最后一道阅读题是d还是c啊?”
    她乜斜一眼,“当然是c啊,你到底有没有读懂那篇文章啊。”
    又有人问:“小煜,想跟我们一起去打工吗?”
    陈煜:“嗯……我想先陪陪家人吧。”
    他们风华正茂,意气风发,不断谈论着未来,明亮的目光中也全是未来。
    陈星燃一直在不远处注视着她,始终没有迎上前一步。他在等她看到自己,然后向自己走来。
    早就守在校门口记者看到陈煜长得漂亮,举着话筒碎步跑过去:“同学,能聊一下你现在的心情吗?”
    “嗯?很不错啊。”陈煜探着头,四处张望,“不过我还在等人,您采访我旁边这位美女吧。”说完把焦思琪推到了记者面前。
    身后传来焦思琪的“喂”,接着她的眼神猝然一亮——
    “陈星燃!”
    “嗯,我在。”
    他也朝她挥挥手。
    阳光的气味一下子如此逼近。
    繁盛的花海不算数,如盖的绿荫不算数,被灼烧而变得模糊的地平线不算数,贴着地平线袭来的滚滚热风也不算数——
    通通不过这个盛夏的预告而已。
    陈星燃的夏天是她的那个笑容起,才赫然涌入人间的。
    陈煜奔向他,整个人有种被卸下来的爽快。她下意识地想牵他的手,很快发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往身边快速略了一眼,摸了摸鼻子,重新抬头朝他笑:
    “等好久了吧。给你说哦,今天开考前我不是提前到了吗,当时大家都在考场的警戒线前等着。结果有个外校男生跑来找我要微信号,他说他可以背在脑子里。我也是醉了,都快考试了还有这闲心……你猜我说什么?
    “我说有男朋友了,不好意思。”
    她得意地去看陈星燃的脸,却没有看到意想中的表情。
    她用手肘捣了下他:“喂,你怎么不问问我考得怎么样?之前是我不让你问的对吧。不过现在可以问了,而且非常可以问!快来问我吧!”
    陈星燃却有些走神。
    他一直在偷听,身旁的女生用哭腔跟男朋友抱怨自己考砸了,想要复读。
    那个笨拙的男生把女朋友揽在肩头,大手不断胡撸着她的背:“没关系啊,还有明年啊。只要我们还在一起,什么都不是困难!”
    女生似乎很难被这种幼稚的话取悦:“什么嘛……那你上大学后还等我吗?”
    男生郑重点头:“当然了,我们每天晚上都打一个小时的视频电话好不好?”
    “嗯……”
    他们看起来就像是根本走不长远的千万平凡情侣中的一对。
    陈星燃看到的却是,他们可以在人群中肆无忌惮地相拥。
    不断有更多的考生涌了出来,包括挂着一脸奸笑的张思哲。
    他看起来也考得不赖,贱嗖嗖地凑过来:“哟,你弟专门来接你啊,这么孝顺的吗?”
    陈煜齿冷道:“不会说话可以把嘴缝起来。”
    “哈哈哈,”张思哲忽略陈煜的冷嘲热讽,“说正经的,今晚班上k歌聚餐,你要来吗?”
    “我可没空。”陈煜掀起眼皮不理他。她早就买好了今晚和陈星燃一起看的电影票。
    张思哲状作惋惜:“现在万人迷都不愿意跟我们这些草民聚餐了,万人迷以后只跟P大高材生约会咯。”
    说完便趁陈煜骂他之前,“呜呼”一声,向前冲刺着跑开了。
    陈煜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无语地笑了笑,“奇怪,今天连这货我都觉得没那么讨厌了。”
    忽然她听到一旁陌生的阿姨看着她狂笑,还拍着陈星燃肩膀,跟周围人说,这小伙子真能开玩笑。
    陈煜不解地望向陈星燃。
    走在校外的人行道上,陈煜问:“刚刚那个阿姨在笑什么啊?”
    陈星燃沉默了一会儿,说:“陈煜,你今天真好看。”
    “嗯?废话,当然啊。”
    陈星燃没有接她的话,而是低头轻笑一声。
    如果可以,他希望陈煜很小很小,小到自己能把她包在糖纸中,揣进口袋里,藏一辈子。
    可他最爱的女孩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地耀眼。
    那他又怎么敢私藏太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