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臣服 - 要洗还是要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人贩子手里买个小处女花多少钱?”电话那头的东南亚男人说着一口流利中文。
    “五百万。”霍莽俊面铁黑坐在木板床沿,气不顺的应着。
    “什么?!你小子是疯了么?!”那边震惊斥吼。
    霍莽对好友的反应并不意外,沉声道:“颂,明早派一架直升机给我。”随即挂断电话,回头凝睇木板床尾瑟缩战栗的姑娘。
    她蜷缩在角落里,可怜兮兮的环抱膝盖,看他打完电话,明眸大眼更是惊惧不已。
    刚才双腿间贴蹭肌肤的棍状热烫仍然挥之不去,她明白那是什么反应,怕他再压过来做些可怕的事情。
    硬朗俊魅的年轻男人起身,向后舒展强健硕美的臂膀,浑身是拳台搏斗过的血气,子弹裤头底下的巨大棍物仍昂着头指向娇柔少女。
    “走,去洗干净。”他眯起眼看她沾满污土的连衣裙。
    “不...”她慌乱不安,抱紧自己摇摇头。
    他拆掉掌间染血的绷带,粗鲁狂放地当着她的面脱下叁角内裤,大咧咧的向她展示自己尺寸可观的男根。
    狰狞,巨大,是阳刚的雄壮。
    十七岁的姑娘是温婉的大家闺秀,哪见过男人赤裸裸光着身体,她连眼都不敢抬,双颊耳垂红的能滴出血来。
    霍莽邪里邪气的轻笑,看她青涩羞臊的反应,想来人贩子为了卖个好价钱,也忍住没占她便宜。
    这五百万花得真值!
    他晃着胯下那大棍物走到她面前,伸手,粗茧拇指捏着她小巧下巴抬起,见她红烫粉面,哑声道:“要不留在这里挨操,要不去和老子洗澡,你选一个。”
    蓝晚面色潮红,羞耻难堪的移开目光,尽量不撇到他胯下,温声咕哝着:“我...我想自己洗...”
    霍莽眉头一拧,粗粝指腹摩挲着她细腻肌肤,不满道:“你是我老婆,得给我擦背。”
    他身上还残留对手的鲜血,不洗干净怎么搂她睡觉?
    二话不说,他强有力的臂膀将纤盈姑娘从床上拢起,夹着她走出小木屋来到外面。
    夜空皎月倾泻白光,屋外是一片草木稀疏的荒地,而几十米外,酒店招牌霓虹灯璀璨,那是东南亚边境最大的销金窟,军火和毒品,赌场和地下拳台,在黑暗中罪恶当道。
    他不能住那里的豪华套房,拳台上的王容易遭对手暗算,曾经就有人往他的菜里下罂粟粉,幸好他从小生长的寨子旁边有这东西,闻出了味儿,一口没碰。
    从那以后,他在这隐蔽荒野搭了个露风露光的小木屋供自己休息。
    洗澡的位置在木屋后面,一个四面围着硬塑料的露天棚子,小木屋房顶有个黑色大胶皮水袋相当于简易蓄水太阳能,花洒喷头只有一个通到下面。
    简陋到已经令人无法多看一眼的地步了。
    霍莽以前还不觉得自己用来休息的小木屋如此破烂,但看着面前精致柔婉的少女止步不前,才想到她和自己的差别。
    他是拼死拼活的糙汉子,可眼前的姑娘白净漂亮,细皮嫩肉,哪受得了洗澡连顶都没有的环境。
    “我...”粗犷豪放的男人头一次尴尬地扒了扒细碎黑发,“我在曼普市里有房子,以后我们可以去那儿结婚生孩子。”
    她没敢搭茬,螓首低垂,面颊犹如火烧过得炽烫,一方面是因为他全身赤裸肩膀只搭条毛巾,另一方面是他总说这种令人难以启齿的话。
    也是,他花钱从人贩子手里买了她,目的就是带回家生孩子。
    但从他的语气里,姑娘听出一丝可以通融的余地,咬紧嘴唇,再次找机会楚楚哀求:“你能不能...能不能让我先回家,结婚...结婚要我爸爸妈妈同意才行,而且我也没到年龄...”
    霍莽看穿小姑娘哄自己放她走的把戏,轻嗤冷笑,道:“在曼普,十七岁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你不小了晚晚。”
    他也不和蓝晚多说废话,两只粗糙有力的大手叁下两下撕裂了她的裙子。
    “不——”
    “请不要撕我的衣服,求你不要。不要——”
    在少女错愕不止的惊呼哭腔中,布料碎成片片,霍莽伸出胳膊,夹拢着全身只有胸罩和内裤的失神少女走进塑料浴棚里。
    周围昏黑,头顶只有一盏橘黄小灯,少男少女挤在一个花洒底下,清水兜头喷洒在两人身上,连呼吸都咫尺可闻。
    他目色阴鸷燃烧欲火,见她胸前托的两团丰软巨乳,喉结干涩滚动,呼吸愈发粗重道:“胸罩脱了,洗澡穿什么衣服。”
    “不行,真的不行。”蓝晚垂眸摇头,泫然欲泣的环抱自己,拼命遮住胸前沟壑。
    这已经突破她家教涵养的底线,自己已经不是父母老师眼里的好姑娘了。
    他音色一沉,吓唬她,“那我给你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