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臣服 - 可你已经卖给我当老婆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露天浴棚,四下无人。
    温暖水珠自上而下滑过两个少男少女的身体。
    蓝晚茶眸惊慌失措,乌黑长发湿润紧贴白皙美背,腰线紧致纤细,两叁缕发丝黏在侧颜,双臂紧捂粉白胸罩托起的两个白嫩嫩的丰软乳团。
    她在他狂热的凝视下无所遁形,心里害怕他真的上手给自己脱,眼梢瞥到外面一地的连衣裙碎片,也明白他不是说说而已。
    她难为情的抿紧樱唇,面红耳赤的全身都在发烫,赤足缓缓背对他转过去,小手背过去,缓缓解开胸罩系扣,两团颤巍巍的粉艳椒乳还没等弹跳出来,便被年轻男人狠狠掌控在手心蹂躏着。
    高大健硕的男性身躯带着炽热气息从后面贴压着温润剔透的娇躯,青筋虬结的手臂如锁链禁锢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另一只大掌放肆搓弄着她椒乳的粉尖。
    蓝晚没能力阻止他的进犯,腰肢瘫软挂在他强劲手臂间,细声抽噎道:“你把手拿开好不好?我疼...”
    霍莽粗糙指腹更加用力揉捏着那颗尖挺粉粒,俊颜俯低轻咬她耳垂,粗喃着:“宝贝儿,你是我买回家的老婆,可不是买回家供着的活菩萨。”
    “不,我是被拐来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唔——”她下巴被扣住掰到侧面,仰头承受他横冲直撞的舌头,娇嘤泣声被男人吞在喉里,颤巍巍的丰盈乳团被粗茧大掌玩弄的生疼。
    再没有比这更屈辱的事情,十七年的含蓄和矜持一寸寸的凌迟着她的自尊心。
    可无奈少女乳尖敏感至极,娇嫩傲人的双乳被抓揉的挺立涨满,她紧忍着不让唇边溢出娇吟,羞耻的感受到顶在臀后的,火热巨大的男根在来回磨蹭着自己。
    仅仅隔着一条没有脱掉的白色内裤。
    霍莽毫不掩饰自己的性欲和饥渴,他是没有女人,但不代表他没有午夜降临时的欲望。
    在曼普,十八九岁的男人已经是两叁个孩子的父亲,所以本来这次打完拳赛,他准备回去找个顾家能生孩子的东南亚女人当老婆,但没想到,今天人贩子给他送来一份大礼。
    从好人家拐来的又如何?
    大家闺秀又如何?
    她在Y省的家人找不到她,人贩子也把她完完整整的卖给自己,他一定要让这个买来的小老婆给自己生几个白白净净的漂亮孩子。
    这么想着,他欲火烧得更旺,胯下粗壮的男根愈发膨胀顶在她后腰。掌间更加用力揉弄着已经涨满滑腻的丰盈乳团,俯首攫取她粉嫩唇瓣,野蛮狂躁的占据她口腔内所有领地,疯狂搅拌着她唇舌间的津液。
    “唔...疼...别捏了...求你...疼,唔...”她喘息着溢出抗拒的呻吟,他抓揉的手劲儿太大,掌心也像砂纸一样糙,让她实在受不了胸前粗磨的痛楚。
    霍莽听她娇细的吟声,简直刺激着全身每一寸动脉,他粗气呼重松开她红肿鲜嫩的唇,怕她挣扎,大掌将她双手摁在墙边。
    他稍稍屈膝,另只手扶住自己火烫的男根,轻蹭她白色底裤的边沿,粗野的哄她道:“不疼,宝贝儿,你忍忍,让我进去肏一会儿就爽了。”
    “不要,你走开,我好难受,你放开我...”蓝晚惊恐哆嗦哭得厉害,连腿肚子都在发软,白色底裤里包裹的柔嫩正被一根粗长硬烫的棍状物摩擦生热。
    好恐怖的温度,几乎能将她融化。
    十七岁的姑娘双手被摁在墙上楚楚哀泣,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还是个上高中的学生,是象牙塔里的无暇白玉。
    就在她以为自己在劫难逃,身后的男人停止进一步的动作,口吻是莫大的失望,说了句让一个姑娘臊到无地自容的话。
    “小老婆,你来月经了。”
    ————
    蓝晚没敢问霍莽从哪里找到卫生巾和一套连吊牌都没剪的新内衣内裤。
    出奇的是胸罩尺寸是惊人的合适,内裤是一块带着黑色蕾丝边的叁角小布料,是男人比较喜欢的性感款式。
    裙子碎得不成样子,她只能穿着他纯黑宽松的干净T恤,正好遮住大腿以上的部分。
    而她一直不敢和面色铁青的男人说话,他看起来脸色极差,胸腔是一股暴躁欲火没处发泄的憋闷。
    小木屋关了灯,周遭漆黑,无处撒火的男人拥着她躺倒在木板床的枕头上,盖上薄毯口气不快道:“闭眼!睡觉!”
    蓝晚战战兢兢缩在他温暖硬实的胸膛里,她知道他粗野蛮横,脾气也不太好,求他放自己回家基本是天方夜谭。
    深夜容易勾起人的思念,她太想家乡那座熟悉繁华的城市,太想父母,自己丢了,他们该有多着急难过。
    她不敢大声哭,憋着嘴无声抽息,眼泪浸湿了男人赤裸精壮的胸膛。
    霍莽叹息一声,大手拍拍她的后背,小老婆在自己怀里哭得一抽一抽的,他也睡不着。
    “哭什么?”他总算认识到女人是水做的,泪水比河水还多。
    蓝晚眉眼低垂轻轻抽噎,哽咽咕哝道:“我丢了好几天,爸爸妈妈,他们找不到我会很着急。”
    “可你已经卖给我当老婆了。”他的意思是她父母着急也白费。
    “在我们国家,买卖人口是犯法的...”她吸吸鼻子,想和现在冷静下来的男人讲道理,“你不能和人贩子一样做坏事。”
    满室黑暗,霍莽挑起唇角哧笑姑娘不谙世事的天真,性感薄唇轻翕说出她的世界接触不到的残酷事实。
    “我今天不掏钱,明天你就能被人贩子卖到东南亚红灯区当妓女。宝贝儿,你是想被我一个人摸,还是被一群男人摸?嗯?”
    “哎,你的手...”她娇呼一声,一只炽热大掌钻进宽大T恤下摆,扒开胸罩揉上细滑丰满的娇乳。
    霍莽五指合拢狠狠捏了一把乳团,气恼不爽道:“不让操还不能摸摸了。”
    【作者比比叨:加更章白天更新,男主太糙,只想生孩子的男人不适合马上吃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