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臣服 - 残忍的故事(更新+补更二合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再粗野狂放的男人也有泄欲过后的体贴。
    霍莽赤身下床,擦干净自己胯下棍物残留的污浊,又取了几张纸回到木榻拭去她双腿缝隙间的白涸。
    木榻上的姑娘仰躺着,岔开修长白皙的美腿,面如火烧,擦拭时双手一直掩住小脸不敢看他,白皙鹅颈漫过绯红,既羞于让他扒开腿间,可自己擦又难以下手。
    他看她面红耳赤的反应邪气横生地轻笑,也没再难为她的薄脸皮,搂住少女软绵无力的温润身子,肌肉健实的胸膛紧贴她后背,大掌轻而易举绕到前面钻进她衣摆,抓住一边的高耸丰乳。
    她以为他还要再来一次,大气也不敢出,后腰那坚硬烫热的棍状物仍直直顶着自己,并未有丝毫退去温度的迹象。
    短暂的凝神屏息后,后颈处传来男人低沉轻微的鼾声。
    蓝晚本是讶异半是松心,垂眸瞥到揉抚住自己椒乳的大手,长睫微颤,羞涩窘然的抿紧唇瓣,纤手还轻轻拍了拍他手背。
    可那大掌忽地反击似的狠狠合拢捏住娇乳,她惊慌的连忙收手,还以为是自己吵到他睡觉,也怕他醒了再蹂躏自己。
    虽然因为月经的原因,他已经极力忍耐压抑,但做些别的也够折腾她好一阵儿。
    蓝晚看他没再动,才暗暗舒气,低眸看了眼自己胸前覆着的手,耳根微烫,闭紧双眼睡去。
    睡梦中,她不禁揪紧毯子,心里愈发忐忑不安,月经只剩几天了。
    到那时,该怎么办?
    ———
    接下来两叁天,霍莽并未将她整日锁在竹楼,白日也会领她四处转转。
    寨子东面靠近原始森林,空气是东南亚独有的清新湿热。
    两岸长满两排水棕榈树林,其间有条贯穿森林的雄壮河流,两边河道极宽,清流湍急涌动,绵长蜿蜒望不及尽处。
    晴空无云,万里湛蓝。
    岸边,大石块上坐着一个穿宽大白T恤的昳丽姑娘,面容白皙明艳,乌发用竹签挽成发髻,暖风拂过她鬓角发丝,独成一副精致画卷。
    面对眼前大自然馈赠的美丽风光,被拐卖到此的姑娘心情总算舒畅了些,温声问向身边人这条河的名字。
    自小在寨子里生长的年轻男人伸展健硕臂膀,沉声回答她,这是湄公河,再往下走就是金叁角。
    她心生好奇,问他什么是金叁角。
    霍莽墨瞳倏冷,只应道“一个地方”,便拿起铁质鱼叉下河边抓鱼。
    蓝晚也从他阴冷语气听出,金叁角应该不是什么好地方。
    望向河边身手迅猛的高大男人,含蓄内敛的姑娘心里有很多想问他的事,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针线篮里有缝到一半的衣服,院子里摆着做到一半的木柜,好像一切都在某一天某一刻戛然而止。
    地面积攒的薄灰,墙角挂结的蛛网,证明从那一天之后,他再也没回过家。
    而且他也没有和寨子的村民们多么和睦,有些年纪稍长的中年村民大老远见到他带她出来散步,甚至会吓得掉转头。
    那他带自己回来做什么呢?
    突地,眼前一道颀长阴影遮蔽她眼前日光,拎着大鱼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上岸,看她双眸出神,蹲下来,大掌揉揉她侧颊,笑得邪肆,道:“怎么?在想给我生几个孩子?四个吧,我喜欢孩子。”
    这禁忌话题无法继续,她卷睫轻敛,面色薄红,岔开话题,轻声问道:“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等我们结完婚,睡过觉,就走。”他在一边应着,掏出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熟练的给大鱼刮鳞
    她美目瞠大,不可置信的问:“结,结婚?”
    霍莽眯起眼,瑞士军刀直接插进鱼肚,迸溅他满手血,又理所当然的说:“你是我老婆,得去给我阿爸阿妈磕头,跟我结婚。”
    他将处理好的鱼切成一半,洗干净穿上竹叉,架起火堆,给小老婆改善伙食。
    蓝晚还没从结婚的震惊中缓过神,她猜这里的结婚方式应该和生活一样简朴,更令她讶异的是,她听霍莽说起父母。
    “他们的坟在西面山头。”
    霍莽没等她问,口吻微沉,阴鸷黑眸划过寂冷,眺望西边。
    “我阿爸阿妈和阿奶,他们都死了。”
    ———
    饥饿是天灾,动荡是人祸。
    东南亚近边境线的国家,那些大大小小的寨子里,每年都有人在家里活活饿死,会有人半夜去偷尸体,用尸体上的肉能活一天是一天,那里的老百姓叫这种肉是“活佛肉”。
    霍莽的阿爸通差是曼普寨子里最勤劳的男人,每个月会用鸡蛋去曼普的集市上换钞票,还是个手艺好的木匠,接一次城里人的木活,就够全家人半个月吃喝。
    有一天,寨子里来了个附近寨子里从没见过的美貌女人,她只会说两句当地的语言,肩不能扛手不能提。
    通差曾经接过唐人街客人的木活,会说两句简单的中文,寨子的老阿泰让通差去和这个从外地来的女人说两句话。
    从简单的交谈中,通差知道这个肤白貌美的女人来自大陆的Y省,是曼普当地一个豪门大户抢来的情妇,只是前两天这家豪门的男主人去世,女人才被正房太太撵出来。
    这漂亮女人不仅是个情妇,还是个寡妇,这让寨子里很多年轻小伙子望而却步。
    寨子里的都说这样的女人不吉利,通差的阿妈也说这女人不能接触,可通差喜欢得紧,隔叁差五就去帮这个漂亮女人挑水,修漏水的吊脚竹楼,还帮她打了好几个新柜子。
    一来二去,他们相爱了。
    通差要娶这个从大陆来的女人,老阿妈气得差点翻白眼背过去,把儿子锁在家里不让他和那个寡妇见面,安排邻近村寨的姑娘和通差相亲。
    那个偏僻落后的地方,没有联谊会,也没有吃喝玩乐的娱乐节目。
    他们的相亲就是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同一间屋子关一个晚上,事情成了,就算结婚。
    那个晚上,通差和邻寨那个黑黢黢,满嘴槟榔味儿,一口黑牙的姑娘一句话都没说,两个人干巴巴坐到了天亮。
    通差的老阿妈看儿子这样,叹了口气,让那个寡妇嫁进家门。
    结婚那天,全寨的男女老少都在看通差的热闹,他们家娶了个别人家撵出来的情妇,还是个寡妇,但从他们两个的眼神中,看得出他们是相爱的。
    他们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很好,通差不让自己的漂亮媳妇做任何粗活。
    漂亮媳妇还会唱歌,唱的都是一些外文歌,通差给客人做木匠活的时候,他的媳妇就在旁边给他唱歌。
    有时候通差去曼普集市卖鸡蛋,回来还会给媳妇带小礼物,一个二手的播放机,里面有些老板赠送的磁带。
    作为丈夫爱情的回报,第二年,媳妇给通差生了个儿子。
    通差的老阿妈也高兴的天天抱着孙子去寨子里显摆,逢人就说是自己漂亮儿媳妇生的,白净净的,好看的很。
    通差没文化,让会唱外文歌的媳妇给孩子起名字。
    媳妇说她姓霍,给孩子起名霍莽,希望这个孩子有一身莽劲儿,能从这个贫穷落后的地方走出去。
    这个白净好看的男孩儿随着时间成长,一天比一天高大挺拔,是附近寨子里有名的英俊小哥,十二岁时,就有不少邻寨的姑娘跑到他家门口偷偷看他。
    这个十二岁的少年不仅长得漂亮,还魁梧有劲,经常帮阿爸砍树砍木头。
    通差有次给城里一个地下拳手的别墅送家具,闲聊时问了拳手赢一场比赛的奖金,拳手说了钱数,对于寨子里的人们来说,那是天文数字。
    全家人都不想让十二岁的少年留在这个贫穷的寨子,掏空了所有家底,送霍莽去曼普的唐人街跟着一个退役的泰拳高手学习,年底可以回一次家。
    可这样的日子总遭人妒忌,通差有个白皙貌美的漂亮媳妇,还有个英俊成器的儿子。
    这哪有半点不吉利的样子?
    有些地痞多年娶不着媳妇,他们眼睛红的滴血,喝醉了开始满口胡诌。
    流言蜚语如同狂风骤雨从这个小寨子里迅速蔓延。
    他们说通差的儿子长得太好看,不像他。还说是那个漂亮寡妇肚子里早有了孩子,想给孩子找个阿爸,才嫁给通差。
    一句流言就是一柄杀人的刀,一口唾沫就是一片能淹死人的汪洋。
    最后,甚至有人来通差家门前吐口水,说他们家的媳妇根本不是有钱人家的寡妇,而是被人贩子拐到红灯区的妓女。
    他们说得自己都信了,甚至连通差媳妇在红灯区接待过的客人是谁,都掰弄的清清楚楚。
    人云亦云,在这个传统封建的寨子里得到最残忍的证明。
    通差和通差的老阿妈遇到那些嚼舌根的人会用扫帚赶他们走,他们把自家媳妇保护的很好。
    他们想等霍莽年底赢了奖金回来,全家人搬出这个寨子,去城里住。
    那个女人不能出门,出门会有人朝她身上扔石头,骂她是脏东西,她忍受所有谩骂和侮辱,每天都在盼着儿子回家,在家给儿子做了好多衣服。
    儿子是母亲所有的希望和寄托。
    终于盼到年底这天,通差去集市买鸡鸭鱼肉回来的晚,她满心欣喜,和婆婆在家给儿子准备饭菜。
    不知道是谁传出去,说她的男人不在家,那个傍晚,寨子里有些喝醉酒的老地痞们闯进了通差的家。
    老阿妈挡在儿媳妇前面,被那些老地痞抓着脑袋往墙上撞,头破血流,活生生咽了气。
    那个女人看到婆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再看到那些男人对着自己脱裤子。
    她回头看了一眼刚给儿子缝好的衣服,唇边露出一个希冀的微笑,了无遗憾的一头撞死在丈夫刚做好的木柜上。
    她用死守住了自己的清白,等通差赶回家,看到那些男人正排着队在自己妻子的尸体上耸动着,老阿妈的血染红了那些新做好的衣服。
    闯进去想夺回母亲和妻子尸体的通差,被那些地痞们架起来,踹碎了肚子。
    他们没能等到霍莽回家,在年底的夜里,壮烈的死在了一起。
    等霍莽拎着用第一笔奖金给阿奶和阿爸阿妈买的礼物回家,看到村寨里的人聚在自己家门口,用担架抬出叁具尸体。
    他没有哭,跪在地上给阿奶,阿爸阿妈磕了叁个响头。
    在西面山头,他一个人,立了叁座坟。
    第二天深夜,刚满十叁岁的高大少年,抄起父亲做木匠活儿的铁榔头,走进那些地痞的家。
    第叁天,边境线上不少濒临饿死的穷人们,在这个寨子里吃到了“活佛肉”。
    从那以后,“霍莽”这个名字,响彻金叁角和东南亚4060公里边境线内所有地下拳台。
    那个小寨子里的人们,再也没见过他。
    【作者比比叨:这是更新+昨日补更二合一,加更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