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臣服 - 何其有幸,拥有开明无私的父母,何其有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晚晚,怀了孕也不怕,等回家,妈妈...妈妈照顾你。”
    “家里还留着你看过的书,你高中老师送来的空试卷,妈妈都帮你收着。”
    “他...他承诺过你爸爸,这件事结束会和你一起回中国,陪你念完大学。爸爸妈妈不希望你留下遗憾,至少,至少也给我们留一个念想,以后,时常回国来看看。”
    短短七八分钟的通话,却足以令十七岁的姑娘心头问自己一万遍究竟何其有幸。
    何其有幸,拥有开明无私的父母,何其有幸,遇见那个男人。
    她的人生走错了,老天却在用另一种方式补偿她。
    竹木门板吱呀作响,蓝晚轻抽两下鼻息,敛起繁乱心绪顺声望去,见高大男人手托水果盘走进屋里,盘中瓜果切片,摆盘样式简单大方,绝不会出自一个糙野汉子的手。
    看得出,霍莽极为嫌弃这盘颇有造型的水果,左看右看也觉不出美感,低嗓粗鲁嘟囔一句:“什么花里胡哨的玩意儿?”
    可他知道小妻子喜欢这种中看不中用的漂亮东西,大掌寸着力道,手臂伸长,将其端得老远托住,尽量保持原模原样摆到床头柜。
    “那是穆姐姐的心意。”她温声出言,水眸满盈柔光追随他伟岸挺拔的身形。
    他实在无法欣赏这盘“心意”,军靴踩步来到小妻子身边,扫了眼她捏住的手机,再见她干净白皙的面庞,黑瞳掠过一闪即逝的诧异。
    “没哭?”他半蹲着,大掌拢住她侧颜,以为她和母亲通话,会思念落泪。
    蓝晚摇头,脸色微红,纤手轻抚自己小腹,垂眸道:“妈妈说怀孕不能情绪太激动,对孩子不好。”又抬眸凝他硬朗俊颜,纤手拉住他粗粝大手,问他:“你答应爸爸,抓到糯卡后会陪我回去读书,所以爸爸才同意我留下来,是吗?”
    男人行事磊落坦荡,承认点头,握住她纤手放置唇边亲吻。
    “可以吗?”她稍显忧虑,“要离开四五年,仰光那边会放你走吗?”
    他与她额抵着额,呼吸咫尺可闻,痞戾轻笑:“仰光要我卖命,也总得让我过几年好日子。”
    哪会这么容易,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背后却是残酷血腥的枪林弹雨。
    “我陪着你。”她伸臂拥住他脊背,绯色玉颜埋入他肌肉沟壑分明的肩颈,娇羞细语,“别担心,阿莽,我和孩子会陪你走完所有艰难险阻的路。”
    闻言,男人收紧双臂将小妻子圈进怀中,她明明身量纤纤,却能沉甸甸拉扯他刚硬的心。
    忽地,门边,响起两声轻咳,惊得屋里的人循声望去,女警察杵在门口,望向正缱绻私语的小夫妻,尴尬道了声,“对不起,没关门,我以为…”
    和察颂一个毛病,叁番两次被打搅的男人俊面青黑,拳头悍然握紧。少女纤手忙轻抚他拳背,冲穆剑芸莞尔颔首,柔声摇头道:“没关系,穆姐姐,进来吧。”
    “晚晚,出去走走吗?”穆剑芸清冷面容柔和许多,对待温柔昳丽的少女,向来亲善。
    出乎意料的,不是公事,可穆警官的邀请,却是意料之中。有些话,只有做过相同决定的人,才会懂个中意味。
    落日余晖洒遍缅北军营,她们并肩,丽影纤长,一齐迈向密林边缘的射击场。枪声零落响起,梭沙独自站于场中央,流着脓血的小手握紧机枪前后枪把,每勾动一次扳机,虎口十指尽是钻心痛楚,却不得不咬紧牙关硬撑。
    她们目光投聚一处,梭沙并未发现场边来人,专心致志瞄准靶心,打完剩余半梭子弹。
    “那是霍莽长官的儿子?”穆剑芸淡凉眸色覆层薄雾,尤其亲眼见缅甸小男孩训练射击,雾气渐浓。
    “战争孤儿。”蓝晚水眸漫过怜惜,“梭沙的父母死于贩毒武装的斗争中,来到军营后,阿莽,察颂,都是他的阿爸。”
    “温局给我发过你的资料,对不起,那时我一度认为照顾你是本次行动最大的麻烦。”穆剑芸爽言直语,为自己的错解向姑娘道歉。
    蓝晚美目澄明,释然淡笑,“没关系,不止穆姐姐,一个多月前,察颂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她侧目,瞥见女人眼底暗藏的涟漪,又回眸温言:“一开始来这里,我只想着活下去才能回家,但现在,却好像更堕落了。”
    话音未落,她合手轻柔捂住自己小腹,不曾想,原来自己竟堕落到如此地步了。
    “温局说,那场俄罗斯轮盘赌,他后悔同意约恩上校用你做赌注。不然你可以有截然不同的人生。”穆剑芸看向身边精致少女,难以置信,高阁明珠竟也会甘心坠入黑暗。
    “但我不后悔。”她温声细语,却字句铿锵。
    少女柔情总是牵动人心,穆剑芸淡凉眸色暖融许多,敛回视线,道:“糯卡从诺帕司令手里得到缅北军区的布防地图。后天,贩毒武装和雇佣兵将以武力冲突突袭缅北腹地。”
    蓝晚不解,疑惑望向和自己说公事的穆警官,心思忐忑,等待她说下一句。
    “晚晚,糯卡以为我死在湄公河,以为袭击中缅边境防线的计划无人知晓,天衣无缝。”穆剑芸顿了顿,语气凝重,“毕竟两年前,他们成功过。”
    她眸光黯淡,懂战争残酷,连自己勇猛凶悍的丈夫,都无法原谅两年前那场失败,那场属于战士的梦魇。
    “因为霍莽长官和阿德斯的地下拳赛,外籍雇佣兵和糯卡都清楚你是他的妻子。后天,只有你像往常一样留在军营,他们才会相信突袭计划没被泄露,进入中缅联合军警队提前埋伏好的包围圈。”
    为什么寻她单独说话,因为女警察见识过她丈夫暴烈脾性,属实难以沟通,一言不合,便拔枪顶着旁人脑壳,不给任何人解释的机会。
    穆剑芸素来淡泊清冷的眼色略显担忧焦急,当然,这个被迫卷入金叁角水深火热的少女可以拒绝,任何人都无法怪罪。
    许久,蓝晚不曾开口,水眸凝望射击场不停扣动扳机的梭沙,肉眼可见,血流从他握住枪把的掌间断线滴落,小男孩不曾因疼痛退缩半步,在这黑暗横生的罂粟之国,他们是新的希望。
    血汗,折磨,以命搏命,她都在那个男人身上,亲眼见证。
    “阿莽说,金叁角长大的男人只能各凭本事。”蓝晚语气平静无波,却听得女人心里咯噔一沉。
    “晚晚...”穆剑芸焦急不已,还想说些什么,话音刚启,便被打断。
    “但我总是心软,希望我的孩子以后可以过得更好一些,别再遇上十恶不赦的大毒枭,也别走他们阿爸走过的路。”蓝晚淡雅轻笑,美目远望,看完梭沙打光最后一枪。
    射击场内,小男孩回头看到场边的漂亮阿妈,糙黑小手放下机枪,不顾疼痛冲她们跑过来。
    他蹭掉自己手心的血污,满头大汗来到阿妈身边,怯生生地看向刚来军营的“冷”阿姨,不敢出声,刚受枪伤的察颂阿爸告诉他,没事少招惹厉害的女人。
    “阿妈,梭沙可以吃饭了。”小男孩完成阿爸交代的任务,骄傲昂头,牵住阿妈细滑纤手。
    “好,我们去吃饭。”蓝晚左手回握住男孩小手,看向英气飒爽的女警官,黛眉莞尔,颔首点头,“该回去了,穆姐姐,希望我们后天的抓捕顺利完成。”
    树林靠近军营方向,高大男人急不可耐地等待着,躁得左右踱步,迷彩军绿外套匪里匪气地搭上一边肩膀,打着精悍赤膊,古铜肌肉残留的战争印记密密麻麻,于残阳交映中熠熠生辉。
    东南亚红霞铺满天际,金光灿色俯照大地。
    穆剑芸只见明艳少女牵着小男孩迈过树丛,说说笑笑,即将袭来的暴风雨并不会破坏眼前短暂的和平美好。
    她不会忘记,少女最后那句话,说的是“我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