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臣服 - 【大结局上篇】以爱之名,并非绑架,不是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间仅剩一天,缅式晚饭过后。司令部召集两国军警高层开会。
    吃饱喝足,欣赏过人妖跳泰舞,享受完妓女捏肩捶腰,察颂倒进椅子打了个呵欠,双腿迭起架在桌边,自诺帕反叛逃往泰国,缅北司令部已经空无一人,阿莽他小老婆吃饭一贯细嚼慢咽,怀孕之后边吃边吐,拖得两个人都没到场。
    视野之内,只有端着肃冷脸孔的短发女警走来晃去。
    “穆警官,你的表情不太好。”察颂摩挲一把下巴短青胡茬,为了缓解两个人之间‘自罚一枪’的尴尬,语调轻佻,“中国警察在抓捕犯人之前,不笑一笑涨涨士气么?”
    穆剑芸专心翻看自己从毒枭内部获得的资料,头也不抬,淡冷回应:“我们中国有句成语,叫乐极生悲,长官可以查一查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真没意思。
    察颂只觉无趣,撇撇嘴,自己可以用缅语情话哄得女人心甘情愿脱衣服,可面对冷若冰霜的女警察,半分也发挥不出,简直毫无效用。
    索性也不再开玩笑,察颂正色,冷嗤一声:“那温老头心真狠,派一个女警察来金叁角当卧底。”
    终于,穆剑芸抬起头瞧了眼对面落拓不羁的缅甸军官,又低眸淡声道:“中国司法没有规定女警察不能当卧底。”
    “金叁角可不是女人混迹的地方。”
    “死在这里的男人也不少。”
    几句话给察颂怼得胸口发闷,不爽地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子,眉毛阴郁堆皱,方才种种舒适忘得一干二净,气堵脑门,撒不出气也不得不承认穆剑芸句句在理。
    女人一旦冷静干练最是可怕,活生生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可惜游遍花丛的猎手没有“知难而上”的经验。
    少招惹厉害的女人,这句话不仅说给小梭沙,察颂也警告他自己。
    门口,军靴踩步稳重,开会迟到的长官怒气汹汹,大手牢牢攥住小妻子的皓腕走进来,目光似箭刺向埋头翻看资料的女警察,铁齿磨得吱吱作响,极力隐忍才没拔枪摁住穆剑芸头顶。
    “你们中国警察都喜欢拿别人老婆孩子当靶子!”霍莽咬紧齿关,粗嗓溢出愤怒字句,回头怒视私自答应的小妻子。
    蓝晚瑟瑟微颤,挺直腰杆,不受丈夫暴跳如雷的情绪耸动,刚才吃饭,她与他说了许久,不希望因为这种问题,要他和穆姐姐平生争执。
    “霍莽长官,中缅联合军警队今晚就会埋伏在军营四周。”穆剑芸收起资料,毫无畏惧地抬头看他,“缅北军方的任务是截杀外籍雇佣兵小队,中方的任务是活捉糯卡。你的妻子,我会暗中保护她。”
    “你保护她?!”霍莽冷笑质问,目中喷出火星,扯住小妻子的手臂转身向外走。
    察颂见场面濒临脱控,连忙从桌沿收腿,去阻拦霍莽离开的路,还没等过去,少女娇声惊起响遍四壁。
    “你是不是又想送我去泰国,还是让我回中国?一遇到事情,你就只想送我走!”她一路被他拉到门边,小臂直接甩开他的大手,因为自己怀了孕,他的手劲不重,步子不快,倒也容易挣脱。
    男人脊梁僵滞,头脑混乱,立在门边,背影迸出难以靠近的煞气。
    “我说过,我和孩子会陪着你,这不是假的。”她从来没有骗过他,纤手牢牢捂住他握紧的硬拳,“阿莽,我不走,哪里也不去。”
    “你看着我,晚晚,看看我!”
    他悍然转身,两只大掌把住妻子双肩,目眦尽裂,“我和阿德斯打,都差点死在拳台上。你认为一个女警察能挨得住雇佣兵几拳?嗯?!他们会杀了她,在我来之前会给你打海洛因,你不走,你不走听她说的屁话是想我们一家四口一起死么?!”
    少女心底柔韧,深吸口气,美目平静望着他,“这不是两年前了。你只想送我走,想没想过,现在的一切都还来得及。”
    “你连枪膛都拉不动。”男人兀自摇头,不相信小妻子口中的“来得及”。
    “是,我拉不动。”蓝晚颔首承认,顿了片刻,话锋半转,“你知不知道,我父母为什么允许我留下?为什么他们明明无法原谅你,还同意让你陪我回去读书?妈妈就算知道我怀孕了,她那么心疼也只是说等我回家,照顾我。”
    因为她是他们的掌上明珠,男人喉结干燥一滚,胸腔因火气剧烈伏动,说不出半个字。
    “他们和你一样,都很爱我。”蓝晚抿紧唇瓣,柔声抚慰猛兽躁动不安的心,“但他们和你又不同,他们宁愿自己心里难过,也不愿意让我留下任何遗憾,阿莽,这才是我期望的爱。”
    她年纪轻轻,仍以自己所有懵懂感情教给他。
    以爱之名,并非绑架,不是勒索,是真正的,舍身处地。
    这太深奥,他仍压下所有不解,一点一滴学习起她期望的爱,粗哑地问:“这算什么遗憾?”
    她说:“这个计划里有我,我不在,就是遗憾。”
    ——
    “两位长官明早之前必须全副武装撤出军营,指挥联合军警队进入缅北腹地。”会议进入深夜,内容走入尾声,穆剑芸长话短说,望向旁听的十七岁少女,“晚晚,你留在小楼里,我会和你一起。”
    “好。”蓝晚点头应允,桌底下,一只纤手被糙掌牢牢攥住,她侧目看向霍莽铁青俊颜,见他两道剑眉拧成死结,清楚他心里对这决定有多么抗拒和不甘。
    对面,察颂活动左右肩颈,问:“我们两个撤出军营,你们能抗多长时间?”
    “大概明天傍晚,贩毒武装和雇佣兵就会行动。”穆剑芸认真估算着,“最多,十分钟。”
    “你?”察颂挑笑,口吻些许不信,“你能和雇佣兵打十分钟?”
    穆剑芸冷淡目光投向吊儿郎当发问的军官,停了一会儿,察颂被盯得颈后微凉,立马收敛起浪荡神色。
    女警察不作多余回应,郑重后退半步,挺直脊背,抬手冲两位驻扎于中缅边境一线的缅甸军官敬礼。
    “我谨代表中国缉毒警察,感谢两位长官为此次配合中方抓捕糯卡做出的一切贡献,愿胜利与你们同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