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臣服 - 「番外三」妈的!弟弟?!我拧人脖子的时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东南亚,泰国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
    接机出口处,缅甸长官浪荡不羁,颈处晃悠着粗金链子,泰式花裤衩招摇得很。同行等候的女警官清冷利落,对身边男人招蜂引蝶的穿着视若无睹。
    他们一旁,十岁左右,黝黑精瘦的少年身高长得迅猛,布满枪茧的手握得死紧,面庞初现稳重棱角,褪去几分青涩稚气,乌黑漆亮的双瞳一瞬不瞬,翘首盼望。
    “阿爸,阿莽爸爸他们什么时候到?”少年迈入变声期,音色沙哑厚实。
    “咳。”察颂清清嗓子,不着痕迹的抬起手臂搭在女警官肩膀,若无其事回答梭沙,道:“快了。”
    穆剑芸眼角余光扫向自己右肩的大手,眉心冷淡轻皱,目视前方,语气波澜不惊,“请察颂长官注意自己在外的言行举止,军人代表一个国家的形象。”
    “好好好,形象形象。”察颂大手移开穆警官纤瘦肩头,痞笑咋舌:“啧,没劲的女人,我回老家,还得注意作风。”
    穆剑芸眸色移向察颂,疑惑地上下打量了一眼,缅甸长官的老家在泰国,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我阿爸是泰国人,被逼着去缅甸运大麻,看上寨子里的阿妈。”谈起以前,察颂眼神中的玩世不恭一扫而空,“阿爸卷了一大笔钱带阿妈和我一起回泰国,我也过过两年少爷日子。”
    “贩毒组织头目不会容许毒贩子私自卷钱,会破坏交易链。”穆剑芸接下去道,猜出几分背后的沉重。
    “所以他们就能闯进我家,两枪崩死我阿爸阿妈么?”察颂大手狠狠暗下力道握住铁铝栏杆,“穆警官,不是所有毒贩子都自愿贩毒。”
    “因为太穷。”穆剑芸一语中的,“所以你才喜欢军营里纸醉金迷的生活。”
    察颂松开快变形的栏杆,笑意再次浮现粗犷脸廓,叹了口气,“不喜欢,这种生活老子叁年前就过够了。阿莽说,结婚不错,可以试试。”
    显而易见,穆剑芸脊梁微滞,迅速恢复平静,不作声望向游客陆续涌出的自动门。
    人群中,一家四口分外惹眼,高大男人身形挺拔,戴副墨镜,白衬衫被肌肉撑得紧绷,系了两叁颗扣子,露出精悍结实的胸膛,血脉里来自东南亚的原始野性终于可以肆意放纵。
    他右手推动大行李箱,健硕左臂抱起女儿坐上自己宽硕肩膀,儿子坐在行李箱上,稳当前行。
    年轻女人挎着肩包,裙摆翩然,温柔昳丽,潋滟水瞳不离自己一双儿女,生怕孩子不老实乱动,磕了碰了。
    她看着女儿小小身躯倚着丈夫肩膀,高处连个挡护的东西都没有,担心地伸出手,“太危险了,曦曦,听妈妈话,我们下来走一走好不好?”
    曦曦乖乖伸出手扑进妈妈怀里,再站在地上,粉白鹅蛋小脸一尘不染,乖乖听话跟在父母身边。
    “察颂叔叔!穆阿姨!”小暻灵活跳下行李箱,奔向穿得花花绿绿的叔叔和短发女警察。
    见跑到身边的俊逸小男孩,穆剑芸蹲身,淡冷清丽的容颜展露笑靥,亲近地问:“小暻怎么知道我是穆阿姨?”
    小暻口齿伶俐,轻松回应:“阿妈说阿姨是警察,警察站得直…”又瞟了眼察颂叔叔,坦白道,“比别人多一身正气。”
    突地,一只大手摁住小暻脑瓜顶,粗声问:“小崽子,你这意思是你察颂叔叔一身邪气?嗯?”
    什么世道,一个还没长到自己膝盖高的小崽子,成语居然比自己说的还溜。
    闻言,小暻昂起头,脱口而出两句流利缅语,意思是阿爸说察颂叔叔废了。还没等说完,两个粗茧手指捏住小男孩细滑腮帮子,察颂用缅语打断,故意咬牙切齿地吓唬:小崽子,你可胆儿大了。
    穆剑芸见状,扯开那只捏小暻腮帮子的大手,余光瞟了眼对小孩子“不友好”的察颂,转头用手心给小暻揉通红的脸,道:“我们小暻不和野蛮人一般见识。”
    小暻摊手摇头,递给叔叔再接再厉的眼神,察颂懊恼地抓了两把后脑勺的头发,可气又可乐,现在连两叁岁的小孩儿都能爬到自己头顶放肆。
    妈的!自己伸手搭个肩膀都不行,这小崽子一来就能被摸脸。
    小暻无法感受察颂叔叔的“怒气从生”,回头看向走出自动门的阿爸阿妈和妹妹,又注意到察颂叔叔身后的高瘦少年。他和自己还有妹妹完全不同。
    可阿妈说,这也是她的孩子,是他们的大哥哥。
    “你好。”小暻主动颔首向梭沙示意,举止谦谦。
    少年稍愣,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柔美女人领着小女儿撞入他眼间,叁年未见,忆起曾经在军营生活的点点滴滴,面面相对的母子二人心头不免涟漪激荡,年轻母亲首先开口,莞尔轻笑:“好久不见,梭沙真的长大了,已经是弟弟妹妹的大哥哥了。”
    霎时,梭沙眼眶发涩,沙哑唤了声:“阿妈...”
    “来,曦曦,这是梭沙哥哥,去和哥哥握握手。”蓝晚将羞怯认生的小女儿推到少年面前,“你昨天不还问妈妈,梭沙哥哥长什么样子吗?”
    少年盯向眼前钟灵毓秀的小妹妹,难以移开目光,妹妹过于精致乖巧,小得走路都会怕她摔倒磕碰,他不由自主稍稍弓腰,伸出双臂护住她步步朝自己挪过来。
    “梭沙哥哥,你好。”曦曦软声细语,听妈妈的话,落落大方朝梭沙哥哥伸出细白小手。
    妹妹的手还没自己掌心大,梭沙迟疑两秒,鬼使神差握住小妹妹的手,又怕虎口枪茧磨疼她,小心翼翼捧着一团羊脂白玉,不敢用半分力。
    孩子们之间的相知相遇青涩美好,大人们更不必说,蓝晚回身和许久未见的穆剑芸深拥,欣喜万分:“谢谢你,穆姐姐,谢谢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晚晚,我记得你不喜欢做抱憾终身的事。如果我不来,你岂不是有遗憾了。”穆剑芸短短两句话,便将她们带回叁年前水深火热的曾经,谁也不会想到,仅仅凭两个女人牵制住雇佣兵队长的屠杀。
    蓝晚缓缓松开怀抱,美目瞧向一旁豪放碰拳的两个缅甸男人,淡笑回眸,“我也不希望你有遗憾。作风问题可以有待考察,但我们穆警官也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咳咳。”穆剑芸轻咳两声,小声缓解尴尬,“我不喜欢外国弟弟。”
    “外国弟弟?”蓝晚错愕失笑,不再多提,与穆剑芸并肩走在最后。
    最前方,男人们放笑领路,中间,梭沙右手牵住曦曦,步速快也不是慢也不是,紧张的满头大汗,小暻双手插兜,悠闲跟在左边,时不时撇去两眼。
    原来,梭沙大哥和阿爸一样,都偏爱麻烦透顶的女人。
    婚礼后天举行,场地定在泰国南岸春武里府——芭提雅,快艇可以登上隔海相望的离岛,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并未选择住在岛上,而是私人海滩别墅。
    芭提雅当地有婚礼定制公司,礼服风格款式全权交给新娘伴娘两个女人挑选,男人们只对枪感兴趣。
    烈日燥热,海风清新,椰子树枝叶宽大,根部吊着的几个啤酒瓶子左右摇摆,光影摇曳散入滚烫炽热的沙面,两个缅甸男人身长挺拔,举起手枪,面朝离岛,轮流试枪的手感。
    瓶子依次应声炸裂,叁年没摸过枪的男人弹无虚发,大手掂量掂量改进版的M911,低沉“嗯”了一声,道:“枪不错。”
    “抱了叁年老婆孩子,怕你手生。”察颂随手卸掉弹夹,摁进八发子弹,“你小老婆真会挑日子,上午办婚礼,下午你上岛杀人。”
    霍莽扶了扶高挺鼻梁上的墨镜,抬枪指向十几米外的酒瓶子,勾动扳机,一枪崩碎,满意痞笑:“颂,我的女人可不是孬种。”
    “你的女人连雇佣兵队长都敢杀。也行,等你回缅北升了总司令,老子也算熬出头了。”察颂举枪崩碎剩下几个瓶子,收枪别进腰后,随手捧起椰子喝水。
    霍莽侧头看向兄弟,小麦肤色被晒得通红,走回桌旁喉头轻滚灌了口啤酒,粗沉问:“你向仰光申请调令,她知道么?”
    “知道个屁!”察颂懊恼不已,胡乱抓了两把后脑勺的头发,“你老婆告诉我,她不喜欢外国弟弟。妈的!弟弟?!我拧人脖子的时候,她连枪都没碰过。”
    霍莽见陷入单恋的兄弟火大,扬起嘴角,摇摇头,“中缅联合缉毒部的总指挥可没缅北军营舒服。为了个女人,值得么?”
    察颂粗犷野眉斜挑,沉笑两声:“当初你花血汗钱买个老婆,我也说不值得。”
    兄弟相对无言,一个举起啤酒罐子,一个捧着椰子,隔空相碰,他们之间,彼此彼此。
    “走,晚上去玩玩儿,泰国本地的人妖表演比缅甸可辣多了。”察颂双手张开,虚空抓了两把,夸张咋舌,“那大奶子,啧,晃人脸上。”
    “没我老婆大,没兴趣。”男人活动肩颈,断然拒绝,又眯起眼透过墨镜上方看兄弟,唇角轻狂得笑,又道:“私生活不混乱了?”
    “我他妈就过过眼瘾!眼瘾!”察颂一提这事儿,愤而将手里椰子砸向说话专戳心口的兄弟。
    霍莽精准接过椰子壳,扔到桌上,收起枪揣进裤兜,边向别墅走,边朝身后恣意挥手,难得给身经百战的察颂支个野蛮的招。
    “找你穆警官过眼瘾去吧。人妖女的也能看,给她灌多摁住了,比你去干什么总指挥总部长有用。
    ——————
    【作者比比叨:明天上高铁回家,番外四可能有点瑕疵,连夜会赶一赶,努力睡觉,不要熬夜,不要着急,下章就是芸芸和颂颂的主角戏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