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下承欢(双处1v1高h) - 121怎么生得那么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呢,郡君若是想吃我去买些。”说着那侍女便想叫停车夫去买,而薛大人听见这话却叫住了她,并对襄郡君道:“夫人,这会儿都快日落了想来这买豆腐花的也快收摊,只怕剩下的也不新鲜,不如明日遣人去买吧?”温温柔柔地同自家夫人说着话儿,薛大人又怕她不高兴只这般解释道。
    闻言,襄郡君只笑着点点头,便没有再打算让人去买豆腐花了。
    薛大人见她没再说什么,又在她耳边轻声道:“夫人若不嫌弃,为夫今晚亲自做些羹汤与你,嗯?”说着男人又笑着握着她那细嫩的手儿,被他这么一逗,美妇却又忍不住掩嘴偷笑,“在府里这般也便罢了,今儿可是去我侄女家,若是被他们瞧见了,可要笑话我这做长辈的娇气。”
    痴痴地看着娇妻那眸光中的笑意,男人只抚了抚她的脑袋。“怕什么呢,你怎么知道锦堂不会给柔儿做吃食?”
    有些坐立不安地陪着付先生又坐了一会儿,美娘才带着樱桃一齐回了梁家。在天井里头泡上明日要用到的黄豆,美人儿又简简单单地做了晚饭跟樱桃一齐吃下,两个人便一边说着话儿一边坐在浴桶里头泡澡。
    一开始樱桃一直坚持要伺候她洗身子,美娘却一直不肯,总说樱桃在叶家虽是丫鬟,可如今出了叶家便不是了,都是一样的人物,自己哪里能使唤她?一时感动得樱桃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不过她也没忘记自己个儿是来干什么的,这会儿见美娘一天天的忙进忙出,又总是笑呵呵地招呼街坊邻居,好像跟个没事人似的,她不免又想着试探几句。“美娘,你真的打算就这么一辈子守着豆腐过日子么?我这几天跟着你,夜里泡豆子,天不亮你就要起来磨豆子,熬豆浆,点卤,连豆腐渣子你都变着花样做出吃食来,天天这般忙碌不累么?”
    “累?不累呀,以前我公爹还有大郎也是这么过来的……”听见樱桃讲起这个美妇人只笑着说道,又很是慵懒地趴在浴桶壁对着樱桃说道:“以前我公爹在世时,总跟我还有大郎说,咱们做豆腐的人家最是辛劳,可也最能吃苦,安于清贫,日子平平淡淡地过才是最实在,我也是这么同二郎说的,现如今二郎也有功名在身了,来年他……他同叶姑娘也能修成正果了,这也是二郎的福分。”
    “美娘……”说着说着,美娘不禁又提起了梁宴邦,一时脸上又有些愁色,樱桃也不住心疼起来,哎要不是出了那么多事,只不定美娘真的能跟梁公子在一起呢,想到这儿她又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沐浴过后,两人洗完衣裳便分别睡去了,本来美娘是想着让她同自己一起睡的,可又怕自己夜里漏奶或是起来挤奶汁会吵醒她,便收拾了一个空屋子给樱桃睡。
    可是这天夜里不知道怎么地,蜡烛已经烧了半根了,自己还是睡意全无,美人儿不禁轻轻叹息一声,又觉胸前那对奶儿胀鼓鼓得,才想起已经好些时辰没有挤奶汁了,这会儿怕是又涨奶了,于是拿出了自己个儿平日里盛奶汁的海碗挤起奶汁来。为了方便自己挤奶汁,美娘干脆把自己个儿的上衣都脱了,裸露出了那白白嫩嫩的身子,对着墙壁,不停地揉着自己那蜜瓜似的大奶儿渐渐把奶子里头结在一起的奶块给揉散了,才小心地将自己的奶汁给挤出来。
    随着她挤奶的动作,一阵又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不断袭来,美人儿不住抿了抿唇儿,免得自己忍不住吟叫,看着海碗里头渐渐盛满的奶水,美娘有些失神,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回荡起在叶府的时候,叶世昭含着自己奶汁吮吸的情形,男人总是喜欢捧着自己的大奶儿很是贪心地吃着自己的奶汁,不过很快地,她却又清醒了过来,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呢?怎地又记起男人替自己吮奶汁的事儿了!越想越羞,美娘赶紧用手绢擦擦自己的乳头,穿好衣裳,把奶汁拿到院子里倒在了过道摆着的兰花盆里头了。
    叶府里头,因为叶世昭胡作非为,闹得一阵鸡犬不宁,叶沉鱼也不敢乱来了,只小心翼翼地跟着母亲学女书,现下却因为襄郡君的到来而热闹起来。不过热闹过后,襄郡君又拉着侯夫人说了好些体己话。
    虽说她俩是姑侄可年纪差的并不大,倒是一见面便聊得热络得很,不过很快地,襄郡君却也发现叶世昭不在府里,很是好奇。“怎么?昭哥儿不在府里游学去了么?”
    听见姑母这么问,侯夫人有些不好意思,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而一旁正逗着小表弟的叶沉鱼却一时脱口而出。“大哥去军营了。”不过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不对劲儿,忙闭上嘴。
    襄郡君听到叶世昭去军营不禁有些担心,又抚着侯夫人的肚子道:“你同叶侯好容易才回端州一次,怎么又把他赶去军营里头了?也难怪,你们儿女多,不晓得我同你姑父的苦处,我若是有四五个孩子却也用不着天天盯着我的添哥儿了……”一说到孩子,襄郡君又想起了当年被临安王抱走的女儿,不禁有些怅然。
    侯夫人同叶沉鱼瞧着她这般也只得小心地劝慰,这时候碧桃正端着牛乳点心进来,第一次接待襄郡君,小姑娘格外小心生怕出了岔子于是小心翼翼地在小几上摆弄着,可是走到郡君边上闻着她那清幽的香气时,小姑娘只很是好奇于是忍不住抬头偷偷儿瞧着眼前已经换下一身华服,妆扮清雅的美妇,一时间有些迷了眼,这一走神,手上的托盘竟掉到了地上,吓得添哥儿差点儿哭了起来。
    一旁候着的嬷嬷不住训斥了一句,白桃忙跪下来怯怯地告罪,心里头却浮现了个奇怪的想法,怎么这贵妇人生得同姜娘子那样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