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算了,射进来吧(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2.继续做
    宋寺澄的扣子早就被扣开,下方的裙子却完好无损。与之对应的是眼前的女人,已经赤裸的下半身。
    释放过的肉棒此刻半软着,耷拉在她纤细白皙的腿间。
    不知道是刚才还没开始的性爱令她兴奋,还是与沉清润的重逢,宋寺澄敏感地感觉到自己腿间的黏腻。她轻轻深呼吸,试图压下即将散发出来的信息素。
    A+级的Omega信息素露出的虽少,仍被沉清润闻到了。宋寺澄的信息素如她的名字一般,有着淡淡的苦橙花味,可又和一般的苦橙花略有不同,这份不同,是沉清润闻不到的。她有些不解,还不待开口,就感受到已经半软下去的肉物,再次充血膨胀起来。
    哪里想到沉清润竟然如此兴奋。
    多年来隐匿在心底的龌龊在此刻想要抒发出来,宋寺澄褪下自己的短裙,露出赤裸的下身。推着沉清润坐到沙发上,而自己跨坐在她的腿中间,用舒润的阴户轻轻蹭着已经立起来的小阿润。
    “阿润要和我继续做,还是自己解决?”
    年少的荒唐突然浮现在脑海中,沉清润皱着眉,下半身却忍住调整好体位,让翘起来的性器同她更加贴合,意料之中感受到了更多的湿润。她抬眼,望着宋寺澄,问:“如果不是我,你湿成这样要怎样?”
    怎样?
    宋寺澄轻笑,那双素来含情的桃花眼不知怎地,带了些许嘲讽。她手撑在背后,按住沉清润的腿,语气明朗:“当然是再找一个alpha,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是了,她当然知道宋寺澄是这样的人。早在13岁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宋寺澄绝对是个不会吃亏的个性。可面对她,宋寺澄只能选择吃亏!
    还等着沉清润会有怎样的反应,可忽然她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沉清润竟然将她按在了沙发里。那双纤细却有力的手按在她的大腿上,令其分开,粉嫩还冒着水的花心就这样暴露在多年不曾见过的沉清润眼前。想到此,向来大胆的宋寺澄有些害羞,别开了头。而下方却不同她一样,白嫩水净的那里,竟潺潺流出一丝水泽来。
    坚硬的肉棒就抵在她的腿上,宋寺澄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她忍不住想这些年沉清润是吃了什么,怎么会长得这么粗,这可比17岁的时候大了不止一号。
    是被许多嫩穴滋润的吗?
    占有欲突然冒出来,宋寺澄神色有些不愉,看着沉清润拧眉看自己下面的模样,更是有些恼怒。径自握住她的肉棒,往腿间带。
    轻车熟路。
    “直接插进来吧。”
    沉清润顺着力气往里面顶,想到刚刚宋寺澄猴急的模样,忍不住调笑:“你倒是着急。”
    Omega的肉穴紧致嫩滑,刚刚进入一个冠头,她便忍不住想要更深地往里面插弄。
    “你到底28了,不如25岁的,我怕你等会软了,和那些不中用的alpha一样。”宋寺澄向来不饶人,感受到这人已经插入,却还在磨蹭,挺腰,用力将她含住。
    一插到头。
    “靠!”到底是好几个月没和alpha上过床了,宋寺澄有些没想到这一插到底带来的反应,她感觉自己好似被撑开来了,泛着丝丝的疼。
    沉清润停在她身体里,脑海里想的都是刚刚她略显轻蔑地质疑自己。28岁怎样,就算现在没了信息素,她仍旧是A+级的alpha,怎么能和那些普通人比?有些争强好胜地再次将肉棒往里挺弄了一些。
    “太长……阿润,你太长了……”宋寺澄胳膊抱紧了沉清润,忍不住埋怨,“你这些年吃了什么,怎么变得又粗又长的?”
    这些年?
    是,她们已经分别了近10年。沉清润垂眸,微微退出一些,想到刚刚她的挑衅,忍不住回嘴:“怎么?你没被这么粗长的肉棒艹过吗?”
    艹过?
    要不是因为她,她何至于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恼怒的心思升腾,宋寺澄嘴角勾笑,挺弄下身,主动含上她,同时吻上她的嘴唇,低声回:“艹过我的可多了,又粗又长的倒也不是没有,就是时间短了些。阿润,你行不行啊?怎么都不动的?”
    沉清润挺腰,缓慢地抽动起来,过大的冠头在她的甬道里,令她忍不住想要收缩。居高临下地看着宋寺澄,沉清润眯着眼,多年来都没有爆发过的alpha的占有欲徒生,埋首在她的脖颈,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印记,下半身更是抽插不断,柔软而紧致的肉穴多年后又一次品尝到,想到当年,本就兴奋的沉清润更是兴奋了起来,本就不慢的动作急躁起来,一点一点重新找寻回当年的敏感点。
    “嗯……阿润……嗯……”宋寺澄紧紧地抱着沉清润的肩头,娇喘在她的耳边,极其性感。偶然间,她闻到了丝丝开司米木的味道,很淡。她越发抱紧沉清润,神情幽暗,“用力,像你当年那样,用力艹我。”
    宋寺澄和沉清润认识十几年了,非要追踪的话,应该是12岁的暑假。小升初前的一场体育竞赛,宋寺澄给隔壁的姐姐加油,遇见了在场上踢球的沉清润。后来,沉清润和她还有姐姐很有缘分地分到了一个初中。姐姐叫储杉妤,她叫宋寺澄,她们两个人一个叁一个四。自然而然的,比她和叁身材更高武力值更高的沉清润,就成了二。
    她们叁个人成绩差不多,家境相仿,又都是学校重点培养的高等级alpha,这让本就亲密的几个人更是愈发亲密。而这份亲密,终于是在有一天过了头。
    那天,沉清润在宿舍迎来了分化后的第一次发情期。
    alpha的发情期要么和Omega过,要么和抑制剂过。看起来不是一件值得着墨的事情,然而那天沉清润喝了酒。喝了酒后的alpha抑制剂对其无效,她的等级又过高,同班的Omega都被拉了出去,而一般的alpha又挺不住她的信息素。于是还没有分化的和沉清润关系最好的,预备役alpha宋寺澄成了安抚沉清润最好的人选。
    宋寺澄怎么也忘不了,那天的沉清润,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浑身酒气地躺在她的床上的样子。沉清润还穿着周一的制服校服,短裙已经向上卷了不少,露出白皙纤长的大腿,精瘦的腰肢扭动着,彰显着她的不适。
    宋寺澄坐到她的身侧,将她翻了过来,问她是否应该给她的母亲们打电话。
    意料之中地被沉清润拒绝了。
    而后,她被沉清润强势吻了上来。
    夕阳下,她带着自己独有的木香与酒香,送上了自己的唇。
    还没有回忆完过去,她就被又快又用力的抽插打扰了思绪。此刻的沉清润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动作快而狠,若不是她的神色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青涩,宋寺澄甚至会以为这是自己的一场梦。
    “什么时候来的荣城?”沉清润忽地想要和宋寺澄叙叙旧,虽然眼下并不是好时候,但她知道,或许只有在此刻她才能够听到毫不掩饰的真话。
    抽插的动作不断,沉清润的喘息还在耳边,腰肢挺动时带着沙发散发出些许声响,她的肉棒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插入她、贯穿她、进入她。
    搂紧沉清润,她攀着她的肩头,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回答:“一……一个礼拜前,工作,工作调动。”
    一个礼拜前。也就是过年后没多久就来了这边,这不是一个工作调动的好时机。
    沉清润动作愈发地大,宋寺澄的娇喘愈发压抑不住。她不想发出浪荡的呻吟来,只好紧紧地收缩自己的肉穴,裹住不断挺弄的alpha,希望得到同等的粗喘来。
    沉清润被她夹得有些动不了,她俯下身,含住她胸口被冷落的红点,找寻到那熟悉的敏感点。
    “我和聚量的总裁闹崩了,所以她把我发配了。”搂住胸口这颗脑袋,宋寺澄回她。
    聚量的总裁,赫赫有名的花心alpha。
    闹崩了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沉清润动作微顿,随即越发地狠厉。大开大合的动作下,令宋寺澄本要说出的话都说不出来,她只能感受着体内的性器越发坚挺,于是她夹紧了她的腰。
    “你做了什么?让贺怡茗生气了。”她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宋寺澄没来得及回答,就被沉溺在她的抽插动作下。她咬着唇,耐不住地扣住了身上人的后背,破碎地声音回答她的问题:“我说……我是叁……叁的未婚妻。”
    储杉妤的未婚妻?
    被她顶弄的有些爽利,宋寺澄此刻听不清她接下来的问题,反正她知道接下来的问题势必是她不愿意听的,她索性吻上了沉清润的唇,心底却留有酸涩。时至今日,听到储杉妤的名字都能让她又这么大的反应。
    宋寺澄啊,你拿什么和储杉妤争。
    “快点……快……”宋寺澄开口,此刻她的声音不似平常般朗润的模样,而是柔媚至极,她紧紧地扣着身上人,“摸摸下面吧,这样我很难高潮。”
    是了,她这样的Omega终究是和那些很容易湿很容易高潮的Omega不同的。
    沉清润伸手下去,抚上她腿间的花核,看到自己进入她的模样,眼角潮红。她忍不住地更向里面了些,只露出两颗在外面。
    火热而坚挺的肉棒,一点点侵入。
    勾的宋寺澄有些难耐。
    “我来了,难受告诉我。”
    沉清润一手揉弄着她的花核,一手撑在她的身侧,望着她的眉眼。身下的动作不断,比之之前更加用力。不断的动作,令宋寺澄呻吟不断。她难耐地抓着沙发面,仰起头,露出精致的脖颈。她知道,自己的下身一定已经湿滑软烂的不成样子,或许,还会有一些因为沉清润的动作而捣成了沫沫的痕迹。
    酒店沙发应该能够赔得起吧?
    娇吟声响彻在室内,沉清润的喘息越发急促,感受到紧致的肉穴不断收缩,身下人不住地咬着自己,她越发忍不住地大力操弄身下人。
    久违的感觉袭来,宋寺澄勾住身上的沉清润,狠狠地吻上去。更为快速狠厉的抽插,令她的快感层层堆迭,终于是抑制不住
    高潮了。
    还未等喘息完,她就再次被吻住,唇舌纠缠,好似当年一般。感受到她温软的舌头,宋寺澄轻轻咬了一下,眉眼含笑。
    “我要射了,可以吗?”
    她的声音已经有些不稳,动作更是又快又狠,勾的本来就在高潮余韵的宋寺澄又一次沉沦下去。
    “不可以哦,润。”
    温柔的语气,不假思索的拒绝,意料之中的回答。
    沉清润覆上她的乳肉,大力地揉捏着,身下动作不断,终于是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肌肤的撞击声不断,水声混着黏腻的泡沫的声音,令此处变得十分淫乱。沉清润动作忽地一顿,她刚要拔出,却被宋寺澄抱住,“算了,射进来吧。”
    随着她的话,那些液体悉数落入她的身体内。一股一股地,带动着沉清润的身子,一点点的向里面顶弄。
    听着身上人的喘息,宋寺澄神色有些不明。她知道,若是旁的人想要射在里面也就是射了,反正她不会怀上别的人的孩子。可这个人是沉清润。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后的腺体,神情更是冷淡。
    丧失了大半力气和信息素的沉清润不知道,此刻房间内弥漫的味道,正是苦橙花和开司米木结合的味道。
    那是沉清润和她的信息素融合的味道。
    是了,沉清润不知道,她早就被完全标记了。
    在17岁,分化那年,沉清润离开的那年,
    她被沉清润完全标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