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不是一般的Omeg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3.我才不尴尬呢
    被抱着去浴室清理完,宋寺澄穿着酒店的浴袍,半倚靠在床上。手机在她纤细的手指上不住地转动,一点都不担心因自己手抖把手机摔到地上。
    沉清润在浴室。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
    宋寺澄有些尴尬,白皙可爱的脚指头抠住床单,她忍不住给储杉妤发消息。
    [四个橙子]:你他妈是不是知道她在荣城?!
    夜里两点了,素来贯彻早睡的储杉妤竟然秒回。
    [叁个羽毛]:“谁啊?”
    语音晴朗,没有喘息。宋寺澄撇嘴,决定呲一呲(ceier)她。也不管浴室内的清润能不能听到,哑着嗓子按下语音键:“储杉妤啊,你都30了,大半夜还麻烦自己的五指兄弟,你不怕早泄吗?”
    是的,虽然她们同年级同班同宿舍,甚至家里都是多年的世交。可储杉妤比她大了整整叁岁,还有10个月,储杉妤同志就要过自己30岁的生日了。
    远在邺城的储杉妤听到宋寺澄这个小崽子的声音就知道她这又是开荤了,现在有空给她发语音,想来应该是结束战斗了。她也不扭捏,掀开被子,走到一旁,给她打电话。到底是AO有别,她就不大半夜视频了,看看,她是多么优秀一个21世纪好闺蜜啊。
    “才两点您就结束战斗了,怎么,你今天约的小可爱不行?”
    沉清润刚出浴室,还没有系上带子,就听到熟悉的邺城口音。视线望去,正是宋寺澄在打电话。她坐在阳台边的椅子上,白皙的胳膊拄在自己下巴上,仰着头看向外面,神情慵懒。听到动静,转过头,恰好和沉清润对视。
    这不是尴尬她妈给尴尬开门,尴尬到家了吗?
    不等宋寺澄开怼,沉清润几步走到了她身边,垂首看了眼备注,在宋寺澄的眼神下,拿起手机,对着话筒,出声:“储杉妤,你说谁不行?”
    “卧槽!”
    同一开始没听出储杉妤声音的沉清润不同,储杉妤向来对声音敏感。纵使多年不曾联系,但沉清润的声音她是无论如何忘不了的,想到自己刚刚还在质疑人,她慌忙解释:“不是,我说的是寺的床伴,没说你,你咋能不行,你最行…反正比我行……”
    宋寺澄扶额。
    真的,不会说话我们大可闭嘴,没必要说这些。
    丢人!
    将宋寺澄的反应看在眼里,沉清润心觉可爱,好看的丹凤眼里也带了笑意,将手机递给宋寺澄,自己转身吹头发。
    及肩的短发散落在她的背后,浴袍宽大厚重,沉清润脱下浴袍。露出白皙的肩膀来。
    望着她肩膀上的印记,宋寺澄有些羞涩,瞥开了眼,低声警告储杉妤不要犯蠢:“我下周要回一趟邺城,你准备好!”不等储杉妤哀嚎,直接挂断电话。
    她知道,自己接了储杉妤的电话就是个错误。尤其是在沉清润面前更是一个错误!!
    看出她的不自在,沉清润也不说什么,只是神情有些微妙。此刻她才恍然意识到,她们之间缺少的这么多年,根本就不是睡了一次能够解决的。她和寺已经没有了共同话题,她甚至不知道寺做什么,也不知道她的喜好是否有变化。
    静谧的室内只有吹风机的声音呜呜作响。
    宋寺澄抱着腿,目光飘忽,不知该说什么。就在沉清润吹完头发的一刻,她的电话响了。
    不同于手机的系统铃声,这是飞书语音的声音。
    将近凌晨叁点,一般来说非紧急事情不会将电话打到她这里来。宋寺澄下意识坐直了身子,接起:“怎么?”
    也不知对面说了什么,宋寺澄猛地站起了身,神情严肃,语气也是沉清润第一次听到的正经:“我马上过去!”她目光在房内找寻什么,沉清润随即拿起自己的衬衫,递给她,宋寺澄瞥了眼那件衬衫,难得没有嫌弃,穿上,看着沉清润的神情带了丝温度,语气仍是十分严肃,“封锁消息,今晚项目组加班全体人员带去酒店封闭,公关团队上线后第一时间联系我。元辞在哪?”
    她一边说着一边穿着裙子,许是单手有些站不稳,沉清润上前,帮她将安全裤和裙子套好。
    挂断电话,宋寺澄道谢,作势就要离开。
    沉清润抓住她的胳膊,换上她的衣服,动作迅速,打开了房门,一边向外走着一边说道:“我送你去,我喝的菠萝啤,车子就在酒店附近。”
    车子在酒店附近?
    呵,常客呗。
    此刻不是宋寺澄怼人的好时机,她也没什么立场去怼人。自然也知道沉清润送她最为合适,她也不客气,跟着她的脚步就去了地下停车场。
    眼看着她拉开了后座的门,沉清润神情有色不愉。
    一坐进车里,宋寺澄就将电话给元辞打了过去。铃声响了一会,那方接起:“寺澄,第一医院。”
    “什么情况,怎么会突然信息素暴乱?”宋寺澄看到车子副驾驶后面的袋子里有个iPad,瞥了眼沉清润,示意她告知自己密码。
    “1220”
    输入密码。
    她的手指一顿,1220。储杉妤生日。
    “你现在在医院吗?你品级太高,在那边会引来排异反应吧,你离那个小册老远一点,我马上过去。”宋寺澄没时间去想别的,登上自己的飞书,查看群内消息。事发突然,好在研发部门向来凝聚力比较强,目前消息还没有传出群,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贺怡茗那边我来应付,你和公关做好预案就好,聚量不存在PUA员工的情况。必要时候,直接开除当事人,至于涉事的rd和PM,让他们签保密协议。”
    沉清润开着车,听着宋寺澄带着些许冷漠的安排,她有些怔愣。她不是不知道职场生活有多么令人呕吐,只是没想到会让宋寺澄变成现在的样子。
    冷漠,不近人情。
    聚量不存在PUA  ?她这个和互联网行业完全无关的外人都知道,外界一直流传的一句话:996是聚量人的福报,心脏与bit只能有一个跳动。
    宋寺澄的目光深沉,气势冷凝,比起开车的沉清润来更像是一个alpha。
    是的,相对于大众印象里对Omega而言,宋寺澄真的很不一样。不久前在酒吧还没有认出她时,她确实以为这个女人是个alpha,或者说是个beta。若不是周遭的alpha对她的虎视眈眈,沉清润根本就认不出她是个Omega。她身上的气质,包含着属于alpha的侵略性。
    会是因为等级高吗?
    当今社会发展迅速,平权运动也是如火如荼。个人的性别和品级更是作为被列为隐私,若非当事人主动严明,就是被抓进局子,都可以不用声明自己性别。
    宋寺澄是什么等级呢?
    是高中检测的A级吗?
    她在拧眉思索,宋寺澄收了iPad,目光落在开车的沉清润身上,想要说自己不是不近人情,可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公司的事情,确实没必要和别人说。至于说她的风评,呵,她哪里还有什么好的风评呢?
    车子平稳地开进了第一医院,宋寺澄不知车子还能进来,有些诧异地望了眼沉清润。
    见到她的眼神,沉清润解释:“我在荣城医大基础医学部做研究员,这是学校的附属,我有自己的车位。”
    医学研究员?博士后吗?
    好能读书一女的。
    二人刚进入医院大厅,就被公司的人迎了上来。宋寺澄收敛神情,眉眼严肃,明明身材不如沉清润高挑,气势却比她要强硬许多,来人一下就认出哪个是传说中的宋总。
    “不用客套,说事情。”夜晚的荣城还是有些冷的,她微微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西装,打断来人即将脱口的客套。
    来人为难地看了眼沉清润。
    沉清润从善如流,和宋寺澄打了声招呼,转身。
    望着她走动的背影,宋寺澄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示意下属汇报。
    “短视频交易平台预期是24日上线,前些天灰度的时候发现了几个bug。接口那边返回的数据始终有问题,加上交易平台部门那边代码早已经整合,我们只能今晚加班修复保证进度。”来人一边引着宋寺澄一边向她解释,“PMO那边催的紧,多有责难。老大有些气不过,就和PMO怼了起来。老王带的团队,情绪就比较重,今晚大概12点的时候,有一个端上路由的问题,但是端上的同学已经休息了。老王就想着让大家放松一下,给大家看了点东西。没想到……”
    看了点东西?
    宋寺澄冷眼觑着眼前人。
    这时候的宋寺澄哪里还有不久前的魅惑,她的眼神冷冽,高等级的信息素泄出,令是beta的下属都感觉到了压迫感。他擦了擦不存在的汗水,接着说:“跟着加班的pm小姑娘就发情了,然后老王也……”
    pm小姑娘为什么发情?
    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宋寺澄不想同这人说话,看到急诊室外的身影。大步向她走去。
    “你来了。”元辞看到她,又看到她身上单薄的衬衫和短裙,果断地将大衣脱了下来,递给了她。
    不和身体过不去。宋寺澄也不推辞,披上怀着淡淡檀木香的大衣,站在一旁。
    “pm小姑娘是个Omega,刚刚已经打过抑制剂了。目前没有什么大碍,我让小梁去陪她了。”元辞眉头蹙着,显然也为这件事的解决方案而感到困扰,“小姑娘是实习生……”
    言下之意,保老王的性价比更高一些。
    实习生怎么了?谁不是从实习生过来的?
    宋寺澄轻笑一声,肩膀动了动,本就宽大的大衣随着她的动作掉了下来。她接住,还给元辞。一副动作行云流水,好似本就应该这么做一样。
    “不过就是一个超过了35岁的男alpha,据我所知,王志成在咱们公司已经有叁年了吧,叁年才是个小组长。”宋寺澄觑着被挡住的急诊室,眼看着医生出来,以及随着帘子被拉开涌出来的,令人作呕的,发酵了的香烟味。
    这行素来流传着过了35岁惨被开除的传言。聚量公司作为业内独角兽,发展势头猛,公司的平均年龄更是保持在33岁。以老王这样的人,只要安全熬过了今年,就能拿到期权,升到别的城市去做管理。可现下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的OKR我会打零分,这次的事故,我会建议定位P0。元总记一下,省的到时候万一要续签合同的时候,我翻脸不签字,丢了你的面子。”对于这样职级的老员工,宋寺澄也没有决定命运的权力,她只能赌一把。
    赌元辞会体贴自己也是Omega的心情。
    “我去看看那个pm小妹妹。”宋寺澄说完就要去另外一边,还没走,忽然想到,“男alpha的激素太不稳定了,来了这边我还没和您对过,我这块的用人要求。那我今天就和您说一下吧,您知会一下手下的bp。我啊,不喜欢激素不稳的,代码写的乱的,个人卫生差劲的,男人。”
    夜深医院更是有些冷,宋寺澄露出的腿上已经冒出了鸡皮疙瘩,可到底在外面,她有些顾及形象。走到一个交叉口,就感觉到自己被东西包裹起来。
    仰头
    看到一脸正色的沉清润,她的大衣裹住了自己。
    “天冷,小心感冒。去哪,我带你?”沉清润在她前方半步,看她不动,扭过头,有些疑惑。
    不知怎么的,她这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戳中了宋寺澄,她低下头,快速地眨了眨眼,将涌上来的眼泪抹掉。随后告诉她要去的地方。
    元辞站在远处,望着一同走着的二人,皱紧了眉。
    那人,是谁?
    ————————————————
    灰度:即灰度测试,就是在某项产品或应用正式发布前,选择特定人群试用,逐步扩大其试用者数量,以便及时发现和纠正其中的问题;
    bit:数据传输大多是以“位”(bit,又名“比特”)为单位,一个位就代表一个0或1(即二进制),每8个位(bit,简写为b)组成一个字节(Byte,简写为B),是最小一级的信息单位;
    pmo:项目经理;
    端上的路由:前端路由,就是把不同路由对应不同的内容或页面的任务交给前端来做,之前是通过服务端根据  url  的不同返回不同的页面实现;
    OKR:即目标与关键成果法。就当绩效看吧,日常被打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