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没有信息素的标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4.是我发小
    方才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宋寺澄没有仔细看沉清润,此刻这才看到,沉清润不光给自己拿来了大衣。她自己也换了一身衣服,普普通通的白色衬衫和她身上这件长得几乎一样。当年储杉妤问过她为什么在她俩之间更偏爱阿润,她说因为阿润更好看。
    这话没有说谎。
    沉清润长得是那样的好看啊。普通的白色衬衫穿在她的身上都显得那样的精致好看,在分开的日日夜夜里,在每一个难熬的没有alpha陪伴的发情期内,她都是靠着沉清润的朋友圈里鲜少的自拍度过的。精瘦高挑,沉静可人。邺城的那些人都说她喜欢好看的人,可没人知道,她喜欢的、想要的,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沉清润。
    她喜欢她,很多年前就已经十分的喜欢她。
    可她也不是非她不可。
    她永远不会非谁不可。这是她的骄傲,属于她宋寺澄的骄傲。她不容许任何人打破自己的骄傲和自尊,曾经的元辞不可以,甚至是沉清润自己,也不可以。
    “我在这附近租了个房子,刚刚回去了一趟。”沉清润没有看到她翻覆的目光,而是站到了她的身旁,她比阿寺高一些,现在正好能够将她的肩头搂住,不让夜晚的风钻进她的衣服里。
    已经被冻到牙齿打颤,宋寺澄仍是不愿表现出自己的脆弱,否认:“我不是很冷。”
    沉清润轻笑,看到四下无人,细长的手指直接点上她的胸口——凸起的点点。她没说话,可她那双丹凤眼里却已经把什么都说了。
    宋寺澄咬牙,依旧否认:“你没让我爽够,所以她站起来了!”
    “哦~”沉清润点头,语气揶揄,“原来还没有爽够啊,那下次,下次我一定让你爽到下不来床。”
    宋寺澄的目光落在沉清润好看的眉眼上,眼神沉静,转移话题:“我等会自己进去,你是alpha,闻到你的信息素小姑娘可能会有反应。”
    沉清润有一瞬间的怔住,随后反应过来随和地站在门口,看着宋寺澄敲门,进入病房。她被拒绝了,她想要和她继续有亲密的接触,被阿寺拒绝了。今晚的事情发生的太快,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会和阿寺上床了。阿寺是怎样看待她们的关系呢?
    许久未见面的发小?还是初中同学?
    或者,落荒而逃的胆小鬼?
    她站在一旁,垂首看着地面,心思纷乱。
    病房内
    小姑娘没想到宋寺澄会亲自过来,当下就坐直了身子,面上也有些不自在。
    知晓小姑娘会有些不自在,宋寺澄也就卸下素日在公司严肃的模样,温和地冲小姑娘笑了笑,说道:“枫晨同学,我是宋寺澄。”
    “宋总!”枫晨没想过宋寺澄知道她的名字,她眼眸亮亮的,有些兴奋地看着宋寺澄,鼻子轻轻嗅着。
    狭小的病房内除去枫晨的信息素,还有丝淡淡的木香和一种花的混合味道。现下病房内除去她之外,只有宋寺澄,也就是说……
    “我是Omega。”宋寺澄拉开病床边的椅子,似是看出来她的疑问,主动袒露自己的隐私,“和你一样,都是Omega。”
    “我没想到宋总您也是!”这间公司女性少,Omega也少,女性的Omega更是少之又少。虽然不知道宋总的年龄,可和她同职级的那些人,没有一个不是alpha的。现在宋总和她说她是Omega,这着实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她没想过,竟会有一个女性的Omega坐到她这个位置的。
    沉清润在门外站着,挺直靠在一边,看着手上的手机。宋寺澄看她的那样子,笑了笑,不动声色地和小孩子继续说话:“我不是很像Omega吗?”
    “没!没有!您,您很好看,很优秀……”
    小姑娘急切地否认,引来宋寺澄的轻笑,她抬手止住小姑娘的话,想着速战速决:“性别不是考核的标准,只要足够优秀,聚量这个平台就会给机会让你去大展身手。”性别不是考核的标准吗?不,它只不是考核的唯一标准,至于说什么时候才能够彻底不是标准,或许要很久之后吧。
    枫晨仍旧是大学生,她之所以选择来这边实习,看中的恰好就是聚量的平台和名声。她自然是知道这个平台将会带给她多大的机遇,只是现在,一切都被她的发情期毁了。
    研发老人和一个实习生,孰轻孰重?
    “我的花名是阿喀琉斯。”宋寺澄看到沉清润打了个喷嚏,想到她的大衣还在自己的身上,有些不耐了,“同学,聚量不会放弃每一位员工。我相信,以你的天赋,在聚量会有大好的前途,以后,继续加油。”
    说完,宋寺澄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大衣,走出病房。她来这里的目的最是简单不过,尽量安抚好这个Omega,表现一下公司中高层对这件事情的重视。希望能够将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至于说给小姑娘的加油打气,不过是,看她好看。
    看啊,她可真是冷漠啊。
    走到沉清润身边,她挽上她的胳膊,将自己温润的体温传给站了一会有点冷的人。看到沉清润正在看病房内,她顺着视线也看过去。
    小姑娘正看着她们。
    宋寺澄微笑,冲小姑娘挥了挥手。
    她的花名是阿喀琉斯,聚量的支付系统就是阿喀琉斯系统。
    “你明天还上班吗?”沉清润也没问接下来的安排,引着宋寺澄就向自己在医院外不远的公寓走去。
    手机铃声响了,宋寺澄不得不接起电话,在网络仍在链接时,她对沉清润这样说:“要上,所以,今晚你收留我吧。”
    怎么会不收留她呢。
    到了公寓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四点多,二人在酒店已经洗过澡,宋寺澄体力消耗的很快,接完电话就有些困倦。沉清润半搂着她,带她进入了自己房间。
    “二,我不洗澡了,好困~”
    宋寺澄的声音软得不像话,比之前在床上时还要显得娇软几分。她叫她二,自从分别后再也没有人这样叫过她了。沉清润一点点靠近床上躺好的宋寺澄,一双丹凤眼里满是柔和,她在她的耳边低声回她:“好,不洗澡了我们。”
    将宋寺澄的外套和衬衫脱下,自己的衣衫也脱好放到一旁,她缓慢地掀开被子,躺到宋寺澄身边。
    感受到身边多了个人,宋寺澄蹭了过来,瘦弱的手臂圈住她的腰,整个人窝在沉清润的怀里。间或用她的脑袋蹭蹭阿润的肩头,沉清润回手抱住眼前人,慢慢地闭上了眼。
    纵使是alpha,今晚出力那么久,她也是有点累的。
    二人不是第一次以这样的姿势入睡,自从初二沉清润分化后的那次发情后,每个发情期宋寺澄都是这样躺在她的怀里,陪她度过那难熬的一个又一个叁天的。而她也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标记宋寺澄。
    熟悉的姿势,熟悉的人。
    睡梦中,沉清润有些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宋寺澄现下正背对着她,脖子后方的腺体露了出来。沉清润下巴蹭了蹭她的肩窝,清凉的唇一点点吻上她的肩头。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从12岁第一次标记宋寺澄时,她就是这样,吻上她的腺体,随后咬上她。
    许久未曾有过的紧张袭来,宋寺澄觉轻,她微微睁开眼,感受到室内散发出来的开司米木味道。还未等反应过来,她就感觉自己的脖颈后有些异样,不过一瞬,沉清润的牙齿就已经穿透了许久未曾造访过的腺体。
    艹啊
    沉清润你是不是人啊!!!
    小时候咬她,怎么长大了重逢还是这样?不咬人是能死吗?
    可预想之中的信息素并未注入,就连空气内飘散的开司米木都消散的差不多。宋寺澄被她咬的整个人已经清醒过来,她翻过身,瞧着沉清润。沉清润仍旧闭着眼睛,沉浸在睡梦中,对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凑近沉清润,在她的脖颈处闻了又闻。开司米木的味道十分的淡,甚至还不如自己身上的味道重。这对于一个高品级的alpha来说有些不正常,她记忆中沉清润的信息素味道一直都是十分浓郁的。就是当年一个普通运动后的流汗,或者是她偶尔的流泪,她都能在其中闻到浓厚的开司米木香气。
    怎么现在都没有了?
    alpha没有了信息素,这不就和被阉割了一样吗?
    宋寺澄眨了眨眼,手径自伸到了那处。揉弄了一下,感受到手下的温热,以及隐隐约约要站立起来的小阿润。更是摸不着头脑,想到不久前她在床上的表现,困惑不已。小阿润还挺厉害的,甚至都能坚持到和自己一起高潮,挺持久的,怎么看都不像是废了啊?
    那,信息素怎么没了?
    睡梦中感觉到有些不适,沉清润微微睁开眼,看到宋寺澄摸着自己的小妹妹,轻笑着,伸手抱住怀里的人。顺着她的胳膊,将她的手从自己妹妹上拿走,放在自己的腰上。
    “不要闹啦,现在才六点多,再睡一会。”沉清润还没有睡醒,声音有些哑哑的。
    宋寺澄见她醒了,二人也不是说话需要顾及的关系,她直接问了出来:“你信息素怎么没了?”
    被她这样问道,沉清润猛地睁开眼。见她神情严肃,这才想起,眼前这人是知道她信息素的味道的,更是唯一一个被她的开司米木味道标记过的人。就连她的母亲们,都只有在年少时才闻过她的味道。
    她失去信息素已经太久了,久到,她自己都快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没有信息素的alpha了。
    “就有一天睡觉醒来,她忽然不见了。”她试图用轻松的语气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可看到宋寺澄登时就红了眼眶的模样,故作轻松的语气立马消失不见,她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样说。
    宋寺澄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当然知道信息素对一个alpha的重要性。没有信息素,alpha无法进行标记,无法标记就没有办法生孩子。沉清润素来高傲,这么多年,她是怎样忍受没有信息素的自己的?而她那对她极为严苛的母亲们又是怎样对待这个抱了极大希望的女儿的呢?
    她颤抖着手,抱紧沉清润。
    沉清润枕在她的肩头,温润的眼泪留下,顺着宋寺澄的脖颈流下。
    一如当年。
    沉清润啊,还是那个哭包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