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穿上衣服走人(微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5.谁不配
    信息素暴动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宋寺澄刚调任荣城手下人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只能自认倒霉。所以想到下周回邺城述职的时候,贺怡茗可能会有的嘴脸,她整个人都快不好了。
    许是她的情绪影响到了睡梦中的沉清润,她睁开眼就看到宋寺澄一半身子隐匿在阴影里,一般身子在阳光下。阳光洒在她的身上,照的眼前人是那样的光彩夺目。
    沉清润忽的有个冲动,想要搂住眼前人。可她也知晓,多年的嫌隙不是一朝就能够弥补的。已经白天了,她必须清醒起来。只是,这份清醒,竟也包括自己的妹妹。
    什么情况?
    疑惑的表情露在外面,宋寺澄看到她的模样,顺着视线,掀开被子,看到她挺立起来的事物。
    她笑笑,俯身凑近沉清润,动人轻魅的桃花眼里倒映着沉清润的身影,显得是那样的干净纯粹。好似,她的视线里,永远只会有沉清润一个人一样。
    临近大学城和医院,沉清润这座公寓所处环境属实算不上是清净。楼下熙熙攘攘的喧闹声,彰显着这座城市的复苏,同南边城市的冷风一起,唤醒所处的人们。
    “阿润晨勃了。”宋寺澄的手顺着她的腰线下去,覆上挺立的小阿润。
    晨勃是青少年期常有的事情,那时候宿舍里的叁个人都是预备役alpha,只有她分化的早。所以沉清润晨勃的模样,可以说是被宋寺澄看了很多年的。后来离开的这些年里,晨勃也是正常的,可是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硬的有些发痛。
    是因为眼前人是宋寺澄吗?
    沉清润蹭了蹭脑袋下的枕头,墨色的长发有些不平整地铺在她的身下。日光下,她的皮肤白皙中透着健康的红润,就是那双薄唇,都显得比之平常要红了些许。
    宋寺澄俯身,吻上她的红唇。
    清晨没有刷牙就接吻,这件事对于原来的宋寺澄来说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一想到眼前人是沉清润,那些固有的洁癖和生活习惯好似都失了效,只想吻上她,一直吻着她。
    沉清润扣住她的头,一点点抚摸着她的后脑,动情的回吻。
    不满足眼下的亲吻,宋寺澄的指尖随着吻,一点点拂过沉清润的耳朵、脖颈、锁骨,直至被子下被遮掩住的完好胸房。当年对性别的认知同为alpha,为何宋寺澄还是义无反顾地喜欢上了沉清润的,原因除去沉清润这张好看的脸之外,就是她这副姣好的胸乳。
    她曾无意中窥伺到她薄薄的打底衫下的富士如何,又怎能轻易忘记。
    现如今,她再次抚上了这里。
    细长的手指学着昨晚沉清润的样子,一点点抚弄她的乳肉、点点,间或将其捏成可爱的形状。
    沉清润难耐地喘息,哪里还有半分高品级alpha的样子,她动了动自己的腿,试图环节小阿润的硬挺,却不想小阿润一把被本停留在腰间的阿寺的右手握住。
    “要我口吗?”低头看着手中的小阿润,宋寺澄鬼使神差地问出声。
    话音落下,两人皆是怔住。
    沉清润是没想到宋寺澄竟然会问出这样的话,震惊之余心里还止不住地想着,她是不是也曾这样对待过旁的alpha,一想到高傲的阿寺会俯首在别人的胯下,沉清润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许是嫉妒或是心疼,复杂的情绪交织,一时间竟没有回复阿寺。宋寺澄是觉得自己脑瓜子抽了筋,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来,别说口,就是主动帮人撸,她都少之又少,暗道自己面对沉清润不争气,她眨了眨眼,索性手动了起来。
    她的动作不算快,甚至是刻意放慢了,从底部一点点向上撸动,不住地捻弄上方的蘑菇头,再回到底部,这样一直循环着,力气越发的大,速度也越发的快。红润的蘑菇头好似大了一些,上方的孔洞里分泌出晶莹的液体,感觉她这样的反应,听着她越发沉重的粗喘,宋寺澄忍不住用了些力气,撸动的动作再次加快。
    握力值很高的宋寺澄将她掌握住,沉清润耐不住低声喘息,头偏向枕头,试图将自己的呻吟压下。她的鼻音越发的明显,肉棒也越发的杀气腾腾。
    “你割了包皮吗?”
    好扫兴。
    沉清润不回答她,头仍旧埋在枕头里,全身心感受着下体的快乐。  见她不回答,宋寺澄也不寻根究底,默默继续手上的动作,没过多久,感受到小阿润上面的青筋都出来了,她顿了一下,白浊的液体竟随着她的手射了出来,一股股地射向盖在二人身上的被子。宋寺澄感受着沉清润下意识的挺弄,下身有些黏腻,她有些后悔,不该用手的,就应该直接将小阿润塞进小穴里。
    这样,有活力的精液就不会白白浪费了。
    宋寺澄看了眼床头的时间,八点四十五了。她拿着沉清润的手,随意地在自己的下方摸了两下,确认她感受到自己的湿润后,掀开被子,进了浴室。
    有强迫症加洁癖的宋寺澄十分喜爱沉清润的卫生间,她将自己的手干干净净的,一根根地洗好。随后冲澡,洗头,为上班做准备。
    床上的沉清润缓过神,看了眼时间,知晓今天阿寺还要去公司。起身去衣柜,找寻适合宋寺澄去公司穿的衣服。虽是Omega,但宋寺澄到底是被当成alpha培养了十七年的,身高发育的很是不错,加之纤细,穿她的衣服只是袖长有些不合适,其他的都还算的上合身。
    将蓝白条纹的衬衫和西装准备好,沉清润从下方的内衣隔间找到内衣裤,放到最上方。自己则是在衣柜深处,找寻到一件长袍,赤裸着身子穿上长袍。
    宋寺澄洗澡很快,不过十几分钟,她就出来了。看到床上放好的衣物,不扭捏地直接拿过穿上。板正的衬衫是她很久没有穿过的,她一边系扣子,一边瞧着沉清润,看到她只穿了灰色的袍子,挑眉。
    “你的车给我开一天吧。”宋寺澄扣好最后一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
    精致白皙的锁骨露在外面,板正的衬衫此刻都显得有些诱惑,沉清润上前,将她的扣子再扣上一颗,只露出脖颈这才满意地笑了笑。
    不喜欢被人私有物似的方式对待,宋寺澄将她刚刚扣好的扣子扣开,甚至要将第四颗扣子也解开。眼看着沉清润的神情从一开始的满意到有些怔愣,现在又变得有些失落,宋寺澄止住动作,仅是露出了锁骨。她不发一言,转身向外走去。
    车钥匙放置在玄关,她看到了。走到那里,感到沉清润正亦步亦趋地跟着自己,心下有些不耐,想了想,还是没有拿车钥匙,她转过身,装似什么都没有的样子,语气轻松:“算了,我打车过去。时间早,你再睡会。”
    说完,不等沉清润说话,打开房门。
    离去。
    沉清润上前几步,想要追上去,却又想到方才阿寺突然流露出来的不耐,止住了脚步。
    阳光洒在室内,空气中漂浮着扬尘,洋洋洒洒的。刚才自己才射过,以alpha的信息素来说,室内应该满是她的开司米木的味道才是。可眼下,她什么都闻不到。不论吃多少药,做多少次检查,都是无用功。正如她对宋寺澄一样,不论她如今多想修复与阿寺的关系,只要阿寺不点头、不应允,都是徒劳。
    她不会原谅不告而别的自己,而她也根本就不配站在现如今这样优秀的宋寺澄身边。
    她怎么配呢?她哪里配得上阿寺啊。
    坐在出租车后座,宋寺澄翘着腿,闭目。司机师父是个beta,闻不到她身上浓郁的味道。可她能够闻到,闻到自己身上这股苦橙花与开司米木融合在一起的味道。这个味道已经伴随她十年,本因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淡,可今天这股味道又一次的浓郁了起来。
    宋寺澄有些心烦。
    她不知道和沉清润的重逢意味着什么,她也根本没想到会和沉清润重逢,还是在那样的一个猎艳场合下。她知道,若非昨天自己主动上前,以沉清润的模样,不可能会找不到共度良宵的人。
    她们都不是彼此的唯一选择。
    不,是她不是沉清润的唯一选择。
    她在邺城多年,床伴、女友不计其数,alpha、beta甚至是Omega都曾和她有过那样的亲密时刻。可她很清楚,她早已成了沉清润的所有物,这些年的荒唐淫乱,只不过是自己在做无力的反抗而已。
    17岁分化的结果,她是不接受的。哪怕是全世界都接受了,她这个自小被父母当成alpha培养,一直检测都是A级的alpha荒诞地成了Omega,她都没有接受这个结果。在那段时间里,她不知道如何面对身为Omega的自己,更加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世界。
    可就是这个时候,沉清润离开了。
    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邺城。
    邺城是那样的大,哪怕是搬到别的区宋寺澄都会觉得好远啊,可沉清润就那样离开了。毫不留情,无声无息的,根本没有给任何人挽留的机会,决绝地离开了邺城,离开了她。
    沉清润一开始离开的那半年,她和班里的同学还偶有联系。甚至是在一年后,班里一个女生的生日派对上,宋寺澄还见到沉清润的身影,她坐在寿星的身边,开心的笑着,抽着烟,耳朵上打了耳洞,上面带着一颗钻石耳钉。
    那颗耳钉,宋寺澄见过。那是储杉妤买的。
    看啊,沉清润和所有人都有联系,哪怕是一个普通同学的生日宴会她都会来。可她没有一次联系了她,年少时的一次次标记和性爱,好像都是为了舒缓生理上的需求一般。
    既然沉清润已经提上裤子不认人,那她就应该主动穿上衣服走人。这是属于她们年少的记忆,是那些年的荒唐告诉宋寺澄的真理。
    今时今日,她又一次为自己选好了衣服,动作熟稔,像是回到了多年前一般。甚至视力她如私有物,不让旁人看到她的身子。
    可恨,可笑。
    她宋寺澄,什么时候成了别人的私有物了?
    她也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