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去你妈的同性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7.画她
    创业后宋寺澄鲜少有像现在这样清闲的时刻,她纤长的腿搭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浓烈的日光洒在上面,泛着红。手机被她仍在一旁桌子上的杯子里面,泡着水。
    没有互联网,可真好啊。
    双臂向后伸展,枕在脑袋下,她惬意地晃了晃脚丫。
    储杉妤说的没错,现在的确不是辞职的好时机,公司上市在即,这时候跑路,妥妥的就是给别人做嫁衣。聚量说不上是她的心血,但到底是付出过劳动的,该是她的东西,一点都不能少。
    钱啊,那可是白花花的钱啊!这世上哪有比钱更好的东西啊。
    没有沉清润,没有储杉妤,没有什么alpha和Omega,就是爽!
    爽啊!
    躺够了,宋寺澄起身。穿上拖鞋,向不远处自己的酒店一点点走去,一边走一边吹着不着调的口哨。她和贺怡茗吵翻的消息瞒不住的,下属和总裁正面刚就显得这个下属很没有sense,又创过业,这样的条件下,她的下一份工作不是很好找。
    还要继续做这行吗?
    宋寺澄凝眉思索。
    对于技术这行,她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只是觉得相对来说比较公平一些,所以就学了,这些年也就这样过来了。要是不做这行了,应该去做什么呢?
    按照家里的想法,回邺城当兵吗?她现在这身板,能当什么兵呢?
    她皮肤白皙,今天出来的匆忙,没有涂防晒霜,整个人身上都有些红红的。踢着脚下的细沙,仰起头,看着阳光,影子倒映在细沙下。
    与北半球萧瑟的冬季不同,现下南半球正处在炎热的夏季。
    她的眼睛受了伤,脸上架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年轻又靓丽的女人站在日光下,周遭明亮,却不抵女人的光彩。
    沉清润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她包里背着平日画速写的册子,见宋寺澄并没有立刻要回酒店的打算,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画着远处的宋寺澄。
    和宋寺澄储杉妤的宽松的家庭环境不同,她的两个母亲对她极为严苛。对于画画,她不喜欢也没天赋,纯粹为了增加课外实践的奖项。在那段漫长的画画岁月里,她画的最多的就是当时住在她对面的储杉妤。
    那时候的储杉妤不怎么变化发型,就一个简单的短头发,好画至极。不像宋寺澄,长头发自然卷,睡醒时像个鸟巢一样。难画不说,她这种没天赋的选手画出来,总感觉没有本人十分之一的好看,为此,纵使画了满满一箱子的宋寺澄,直到离开的那一天,她都没有找出一副满意的作品送给宋寺澄本人。
    她遗憾了好久,总以为这件事会一直成为遗憾。然而,命运让她们在荣城重逢了。那?是不是有一天,她可以拿着自己满意的作品,告诉宋寺澄自己当年的心意呢?
    速写讲究的就是一个快速,待宋寺澄回过身发现她的时候,沉清润正好画完,习惯性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合上速写本,放到包里,站起身。
    发现沉清润的身影,宋寺澄挑眉,有些惊讶却不诧异。
    以储杉妤的个性,断然不会放着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而她刚下了贺怡茗的面子,储杉妤也没办法放下女朋友来大洋彼岸来劝她,所以她一定会联系沉清润。不论如何,都会劝动沉清润来找自己。
    是,从登上飞机的那一刻,宋寺澄就知道会在这里遇见沉清润。
    “这么巧?也来休假?”宋寺澄踢了踢沉清润露在外面的小腿,故作不知地问她。
    白皙的脚丫在外面的时间久了,有些热还有些软,脚丫上带着一点细沙。宋寺澄的力度不大,踢在她身上轻轻地,反而有种调情的感觉。
    沉清润抓住她的脚丫,从随身的包里抽出湿纸巾,想要给她擦擦。
    这样的举动在年少时有过,可宋寺澄现在到底是快30的人了,心里又在生沉清润的气,她有些别扭地将湿纸巾抢了过来,自己随意地擦了擦自己的脚。
    笑着看她的动作,沉清润轻笑。
    晒了一上午太阳,宋寺澄真的是有些累了,眼看沉清润这样的神情,伸出了双手,张开:“402,抱我回去。”
    小孩子才要抱抱,成年都是直接命令的。
    沉清润从善如流,稍稍弯下身,贴近宋寺澄,令她的双手扣住自己的后背,自己的手则是插入她的臀部,稍一用力,将宋寺澄整个人抱了起来。
    知晓alpha的力气都很大,但宋寺澄好歹快100斤,实在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轻而易举被抱了起来。她发出一声低呼,双手勾住了沉清润的脖子。
    “怎么,长大了恐高了?”沉清润抱着她,拿起自己的包,向电梯走去,一边走一边调笑已经害羞了的宋寺澄。
    年少的时候一起去游乐园,宋寺澄从来不玩任何高空项目,不光自己不玩,还抓着沉清润,也不让她玩,说是自己一个人孤单,需要人陪。众人都笑她,说她堂堂预备役A级的alpha居然恐高,宋寺澄也不否认,只是把那些笑话她的人都打了一圈,直到没人拿alpha恐高的事情做文章这才罢休。
    然而,恐高的人一直都不是宋寺澄,是沉清润。
    沉清润恐高,超过五层她就会感到呼吸不上来,随着年岁渐长有所好转,但时至今日,她仍旧不愿主动住进高层。这个秘密只有宋寺澄知道,是她们俩个独有的,小秘密。
    二人高挑,穿着靓丽。分别站着的时候就有不少人的目光落在她俩身上,现在两个人这样亲密的姿势,更是引来了不少的目光。沉清润甚至听到了快门声,她循声看去,是一个瘦小的女生。想要上前,宋寺澄却说话了:“快点上去吧,我想洗澡。”
    沉清润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没说自己的顾虑。要怎么告诉宋寺澄自己是个网红呢?说出来很唐突吧,尤其她最近的视频都是在聚量短视频发布的。等等吧,等等。
    被沉清润抱在怀里的宋寺澄并不舒服,她身高腿长的,被这样当成小孩的方式抱着,窝得她哪里都很难受。好在她住的不高,电梯到的很快,没一会,她就被“端”进了房间。
    “叁和你联系了?”
    “是。几天前给我打电话说你们打了一架,找不到你了。”那天的那通电话说的没头没尾的,沉清润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理清思路,既然当事人之一在场,不如直接问,“怎么回事?说说?”
    宋寺澄向来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个性,酒店定的也是豪华酒店,房间的圆床又软又大。她晒了一上午太阳,有点困还有点累,着实不想再去想那些烦心事。瞥了眼沉清润,当着她的面,一点点褪去自己的衣物。
    她穿着本就不多,内里更是只贴了一个胸贴。叁下五除二脱干净,回眸看了眼有些发愣的沉清润,她笑了笑:“定点吃的吧,我有点饿。”
    来找宋寺澄是因为她和储杉妤打架了,心情不好怕她出什么叉子。上床可不在沉清润的预期内,但……
    透明的玻璃将她的身影影影绰绰地勾勒出来。
    年少时的宋寺澄身形就十分完好,该瘦的地方瘦,该胖的地方也绝不含糊。加之她家一家子冷白皮的基因,纵使大家都知道宋寺澄是未来的alpha,向她表白传递好感的男男女女也不少,其中不乏有已经分化了的alpha。
    谁敢说,没把宋寺澄当做自己梦中的对象呢?
    沉清润不敢。她不敢告诉大家她对宋寺澄的心思,但却实实在在地将自己的信息素留在了还未分化的宋寺澄的腺体上,身体力行告诫众人,不要打宋寺澄的主意。
    宋寺澄,是她的。
    出来浴室,宋寺澄就看到沉清润阴恻恻的眼神,房间内还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开司米木的味道。她品级高,嗅觉极为灵敏,仔细闻了闻,是沉清润身上散发出来的。
    不是已经没有信息素了?
    骗我?
    宋寺澄随手把擦身子的浴巾甩到沉清润身上,看到她看向自己,这才脸色好看了一些。坐到床上,她面对面和沉清润坐着,本想直接问她是不是喜欢alpha的,可又觉得唐突,话题一转,讲起了别的:“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吧。”
    “你和储杉妤的婚约是怎么回事?”
    坦白局,来了。
    宋寺澄和储杉妤订婚了。
    沉清润不是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的,叁年前她就想问了。可那时候她们离别已经多年,她不知道要怎么开这个口,也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身份开这个口。
    到底先问的这个。宋寺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这么了解沉清润,也对,沉清润看着比以前温润好说话了很多,可骨子里始终都是那个执拗的倔牛。
    “回答一个问题做一次,成交吗?”腺体不正常地跳动,宋寺澄向后摸去,自己的腺体果然因为沉清润的信息素产生了极大的反应。真是没出息啊,不就是个信息素,至于的吗?她心里暗骂自己的不争气,腿也不自觉地换了个姿势,试图环节腿间的黏腻。
    那她得多问点。
    沉清润坐直,眼睛落在宋寺澄动作间,不经意露出来的大腿上,眨了眨眼,深呼吸,“deal,我同理,你有想问的随时问我。”
    “我没什么想问你的。”今天本就是个不公平的局面,沉清润现在的示弱也不过是为了她能不为难储杉妤,人贵在自知,她这个生性放荡的Omega,只要沉清润能够抚慰她,就够了。
    “我家和叁家是世交,知根知底,我是Omega她是alpha,就订婚了。就这么简单。”宋寺澄微微低着头,似是在思考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来之前,沉清润大半夜给储杉妤打过电话,其中缘由她听了个七七八八,现在她就是想知道宋寺澄怎么想的而已。没想到,她竟然用这种套话来应付她!
    沉清润闻不到,可宋寺澄却闻到了。带着怒气的开司米木的味道冲她袭来,令她本就在发烫的腺体愈发难耐,她闭上了眼,深呼吸,决定出卖储杉妤。
    闺蜜嘛,就是拿来出卖的!
    “储杉妤喜欢贺怡茗,但她俩都是alpha,贺家不同意她们来往,所以叁找我帮忙,我就应下了!订婚这件事本来知道的也就几家人,我们有约定,公司上市后,贺怡茗不受家里掣肘就解除婚约。”要不然,贺怡茗那个废物,凭什么能做总裁。
    储杉妤竟然还喜欢alpha???
    初中的时候,储杉妤喜欢上了同宿舍的一个alpha小妹妹,那时候她迷茫又无助,下意识想找人倾诉,宋寺澄看似是最合适的人选,但她们两家毕竟是世交,明知道宋寺澄不是会出卖自己隐私的人,却仍是选择对宋寺澄隐瞒自己的取向。于是在那些年,沉清润听了不少储杉妤的少女心事。两个人总是单独出去,还引来了宋寺澄的控诉。最搞笑的是,那时候为了宽慰刚刚被上的储杉妤,沉清润说自己也被alpha给上了。
    现在想想就觉得好笑。
    眼看沉清润不知道想到什么了,还偷笑。宋寺澄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这么大一个即将发情的omega在眼前,丫居然还敢走神?甚至还在偷笑?!
    懒得再压抑自己的冲动,微微上前,抓住她的领口,送上红唇。
    去你妈的同性恋不同性恋,老娘还能比不上alpha?
    ——————————————
    第6.7章节小修
    最近忙,周末大概也许可能不更新,大家随缘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