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操你的前戏(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9.给我艹
    射过后的肉棒有了短暂的疲软,又因为这句话再次挺立起来。
    热而烫的小阿润抵在宋寺澄的大腿上,近乎不受控制地吐了口水。
    “真够淫荡的。”宋寺澄忍不住吐槽。
    她哪里想到这么一句话能对沉清润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歪头觑了一眼还在发愣的沉清润。大力地扒开她还未脱下的衣衫,不耐烦地径自撕开,不管沉清润身上这件T恤是花了多少钱买的。
    看着自己破碎的T恤,沉清润挑了挑眉。
    她的阿寺,真的好A啊。
    看着宋寺澄红润的脸颊和还未褪去血色的眼眸,沉清润下意识迎上,吻上她的红唇。舔弄她藏在口中的软舌,感受着她仅能在此处感受到的信息素的味道。
    是一种花木香。
    沉清润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但就是十分的喜欢这样的味道。她忍不住想要多吃一些,甚至想将宋寺澄吞拆入腹。她吻得入迷,似是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二人的体位已经调转,她躺在了床上,身下正是宋寺澄刚刚身下的那个枕头。
    枕头已经湿润不堪。
    她向下摸了摸湿润的枕头,挑眉,眼眸里的笑意根本藏不住。
    自己鲜嫩多汁是自己的错吗?
    宋寺澄气恼,狠狠地吻上她。
    沉清润顺从地同她接吻,躺在她的身下,肩膀裸露在空气中,长而黑的发丝散落在床上,堪或几丝落在胸乳上。沉清润很美,纵使是高等级的alpha,她的身子也透着女性的美,尤其是眼前这对胸乳。她的腿自然地分开,只有挺立的小阿润显出她与一般女子的不同。
    她是alpha。
    那又怎样?沉清润又不是没有被她上过?
    “让不让我操?”
    宋寺澄贴在她身上,手抚弄着小阿润,一副征求意见的样子,动作却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她这副模样哪里有一点Omega的样子!沉清润有些羞愤,脸颊都泛了红,可她又忍不住为这样荤话的宋寺澄动心。
    感受到沉清润发软的身子,宋寺澄一想到她可能在被人身下肆意玩弄,心情就有些沉重。伸手没好气地拍了拍挺立的小阿润,一把拉开她的腿,令沉清润彻底显露出来。
    突然将自己多年没有被人造访的小穴暴露在空气中,沉清润有些不适应也有些难为情,她抬眼看着宋寺澄。宋寺澄此刻面上并无表情,就是眼神也是沉沉地看着自己的下方,许是感觉到自己被人窥伺,宋寺澄随意地抬眼,同羞涩的沉清润对视。
    罢了。罢了。
    宋寺澄笑了起来,拥住沉清润。
    只要她回来就好了,只要她还在她身边就好了。
    回抱着宋寺澄,沉清润在她耳边叹息:“阿寺,我可以不带套吗?”
    “凭什么?”
    是凭什么而不是为什么。
    沉清润敏锐地感觉到这两个词的差别,知晓自己好似唐突了。床伴哪有不带套就上床的呢?可,可她们不只是床伴的关系啊!沉清润眨了眨眼,声音低了下去,语气也有些委屈:“我,我是alpha,但是我没有信息素,我不会让你怀孕的,我们不会,不会有意外的。”
    这个世道,带给alpha的东西很多。良好的体力,优越的身形,一般都不错的家世。可万事万物都是公平的,alpha若想和Omega有自己的孩子势必要完全标记对方,女性alpha对Omega的完全标记更是必不可少。
    完全标记就意味着需要信息素,而沉清润恰恰没有了信息素。所以她认为自己不会给宋寺澄带来意外,试图换取自己不带套的优待,不同于其他人的优待。
    “你当年标记过我。”宋寺澄捉住了小阿润,细嫩的手指在她的上方不住画圈。
    “嗯……”沉清润喘息,她还是想要争取一下,“可,可那都是临时标记。”
    临时标记?!
    感受到宋寺澄冷冷的一瞥,沉清润立刻解释:“只标记过你,临时标记也是只对你。我没有完全标记过别人!17岁生日刚过叁个月,我就没有信息素了。”
    沉清润生在5月,叁个月后恰好是宋寺澄的生日。
    17岁那年的生日,宋寺澄分化成了Omega。
    也是在那一年,沉清润离开了。
    宋寺澄的手离开她的小阿润,回到了她的胸前,描摹着她的胸乳,眼看着她胸前的樱红挺立起来,随后轻柔的吻落在上面,一点点,一寸寸,用她的唇舌描摹过沉清润的胸乳、肋骨、小腹……
    感受着她湿润的吻一点点落入下方,沉清润难耐地将头埋在了床里。
    还是这样的软。
    宋寺澄一手抚上她的小阿润,拇指在她的蘑菇头上画圈,将分泌出来的液体一点点向下抚弄至整个肉棒。眼看着小阿润越发的威武,宋寺澄轻笑,瞥到沉清润绷紧的小腿肌肉。
    “二,看我。”
    带着蛊惑的声音响起,沉清润下意识睁开眼,望着身上的女人。看到她缓缓地低下头,  将小阿润含了进去。
    不同于花穴的紧致,口中的湿润更是异常。沉清润睁大了眼睛,感受到宋寺澄的舌头在自己的肉榜上抚弄,下意识地低声喘息。她能够感觉到宋寺澄一点点的舔舐她的肉棒,那柔软的舌头一点点抚弄着她的蘑菇头。
    不对,上面,上面还有刚刚摘下安全套遗落下的精液。
    她,她怎么吃下去了?!
    沉清润制止不了宋寺澄,只能在她的口中,她指节十分用力地抓着床单,都已经泛白。想到自己的精液被宋寺澄吃下,羞涩之余还有些说不出来的欣喜。
    “寺……寺……嗯……我,我……我受不……受不了……”
    许是名字带着水,沉清润也比其他alpha要水嫩的多。此刻,她敏感地感觉到自己多年无人问津的小穴有了湿意。
    真不像个alpha啊。
    她扭了扭身子,试图逃离,可宋寺澄那可能会给她这个机会。她抬眼,望着沉清润红润的面颊,勾出一个魅惑的笑来,重重地吮吸蘑菇头,微抬起身,笑着:“二,你可以射进我嘴里。”
    说完,再次吞入小阿润。
    沉清润怔愣地望着宋寺澄,眼看着她将自己的性器吞入口中。
    宋寺澄这些年体型保持的很好,高中时还有的婴儿肥彻底消失,精瘦的脸颊此刻鼓起。里面含着的东西,是她的性器。属于alpha的龌龊心思涌了上来,她忍不住,也不想忍住,下意识地挺弄下身,想要在宋寺澄的口中释放。
    知晓她的意图,宋寺澄由着她,将肉棒随着她的动作含入更深,甚至有了呕吐的欲望,被她生生忍下。可眼角泛红已经里面盈着的生理泪水,却是一点都遮掩不住。
    感受着她的舌头舔着她的蘑菇头,甚至一点点描摹她的形状。
    沉清润心里叫嚣着,身体却压抑着,只是仰起头大口地呼吸着。炎炎夏日,室内却没有那恼人的炎热,可空气中弥散着的信息素交缠着,吸入鼻腔中,令混沌的沉清润霎时睁开了眼睛。
    开司米木和苦橙花融合的味道。
    她想要再次闻一闻,却发现刚刚闻到的味道好似消失了一般。她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不待想出什么,就感受到宋寺澄已经不满足于吮吸和含弄自己的肉棒,她空着的手抚弄上了自己两颗蛋蛋。
    那里,有着能让人怀孕的东西。
    哦不,她不能让人怀孕了。至少不能让身为Omega的宋寺澄怀孕了。
    宋寺澄不是个会主动的人,在床上更是如此。她的手活一般,口活更是差劲。她只能用之前看过的片子里面的技巧,一点点讨好沉清润。听着沉清润越发沉重的喘息,宋寺澄勾唇,两根手指捏了捏那两颗蛋蛋,口中更是轻咬。
    果不其然听到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
    再次吞入她的性器,宋寺澄的舌头勾着蘑菇头,嘬弄。
    突如其来的嘬弄让沉清润有些难以自持,她忍不住拉起宋寺澄,却不料宋寺澄未松开她的性器,牙齿恰好碰到她的性器上,即将释放的感觉加上此刻的痛感,舒爽乘二。
    急促的呼吸和红润的眼角,彰显着她即将的状态。
    宋寺澄也不折磨她,吐出她的性器,换成手,从根部的两颗蛋蛋开始抚弄,一点点向上撸动。看到沉清润挺直的腰身,知晓她已经有了射精的欲望,思及她刚刚说的没有完全标记过别人,心下有了计较,手指抚弄的同时,按住了即将射精的孔洞。
    “让我标记你。”
    Omega怎么可能标记alpha?
    若是在平时沉清润定会觉得奇怪,可此刻,眼前人是宋寺澄。宋寺澄可以,她不是一般的Omega,她是她的alpha。
    “好。”沉清润微微仰起头,将自己的发丝拢到了一边,侧头,露出脖颈后面泛着青色的腺体。
    宋寺澄柔软的唇首先落在了沉清润的唇上,将口中残留的小阿润味道一点点传递给沉清润后,吻顺着她的脸颊,落入耳后,随即是脖颈,最后是她那被藏起来的腺体。
    她张开了嘴,发出轻微的声响。
    不等沉清润羞涩,她的牙齿落在了她的腺体上。要被标记的恐惧袭上心头,沉清润微微收拢了身子,身形有些僵硬。宋寺澄察觉到她的害怕,轻吻腺体,手也在她的性器上不住地撸动,等再次听到她的粗喘,这才狠狠地咬了上去。
    腺体被刺破的疼痛令沉清润忍耐不住地射了出来。
    沉清润粗重地喘息着,脑子一片混沌,甚至没有察觉到Omega竟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入了进来。
    呻吟声和喘息声响彻在室内,此次射精的快感不同于刚才,沉清润不自觉地张着嘴,喘息难耐。
    眼看着她失了神,宋寺澄挑眉轻笑。感慨沉清润此刻的糊涂,就算她表现的再不像Omega,可她到底也只是一个普通的Omega,她之所以能注入信息素,只是因为
    十年前,她就已经被沉清润完全标记了啊。
    她是她的Omega。
    沉清润混沌着,近乎是示弱一般找寻到了宋寺澄的怀抱,窝在里面。
    宋寺澄一手抚着她的后脑,一手顺着她的曲线向下,触碰到那处的湿润,满手的湿滑。
    “二,这只是操你的前戏,你就受不住了,以后可怎么办才好?”
    ——————————————————
    私设:完全标记后的Omega,可以反向标记alpha;
    高等级alpha只可完全标记一位高等级Omega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