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你标记我,我就会标记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0.14岁那年
    沉清润的个性和她的名字不可以说是完全相似,可以说是毫不相干。
    清秀远无法形容她,她的长相用宋寺澄的妈妈的话来说“小姑娘长得太锋利了”,许是得益于两个母亲的优秀,沉清润的五官十分精致,尤其是那双丹凤眼。她虽然在笑着,可眉眼间总是透着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用现在的话来说,浑身上下充斥着高级感。
    而她的个性也同她的长相一般,难以接近。
    一开始的宋寺澄不喜欢她,原因也是幼稚至极。
    她们在一个宿舍,甚至是同一张床。宋寺澄是下铺,而沉清润是上铺。宋寺澄年纪小,个头小,还有洁癖,她来的时候好好的和沉清润商量想要换一张床。
    宋寺澄那双眨巴眨巴的桃花眼,在沉清润之前未尝败绩。
    可初一开学的第一天,她就被沉清润拒绝了。
    “不好意思,我不换。”
    丹凤眼细长,眉毛英气,语气平淡。就这么一句话就俘获了储杉妤的心,尤其是在得知沉清润就是暑假比赛时的中锋的那一刻,升到了顶峰。
    储杉妤个性开朗,学习成绩也不错,加上一直在外接受英语培训,初一开学就被选成了英语课代表。一个班需要两个课代表,而另外一个,就是让宋寺澄看着极为不舒爽的沉清润。
    同为一个宿舍的人又都是英语课代表,自然而然的,储杉妤和沉清润越发熟悉,连带着日常厮混在一起的宋寺澄也和沉清润熟悉了一起来。小朋友的爱恨就像是北方六月的雨一样,说来就来,叁个人越来越亲密。
    初二甫一开学,宋寺澄就意识到了沉清润的不对劲。她仍是去年的长相,淡笑时,那副距离感却被冲淡了不少,平添了一丝温润。倘若忽视掉她越发出众高挑的身高的话,或许会有人不开眼的将她认为是beta或是Omega。
    储杉妤的年龄比她们要大一些,更是早早的就分化了。现在沉清润也分化了,叁个人中只剩下宋寺澄,还保持着预备役的状态。她有些苦闷,这份苦闷终于是在看到储杉妤因为发情被带离学校,不必上让人讨厌的生物课时,升到了顶峰。
    宋寺澄逃课回了宿舍。
    初中的生物课极其无聊,宋寺澄和储杉妤都不在,沉清润也没什么心思。扔了手上的扑克牌,和同桌打了个眼神,偷偷从后门跑了。回去的路上,想到宋寺澄近来苦闷的表情,觉得好笑,拐到了学校的商店,买了个虎皮蛋糕。
    一进宿舍,就看到宋寺澄像个鸵鸟一样,身子在外面,脑袋埋在迭好的被子里。
    沉清润直接坐到她的身旁,挨着她。身上的开司米木味道下意识的包裹住了眼前人,只是眼前的人还没有分化,什么都闻不到。
    宋寺澄有洁癖,虽然住在下铺,可她这张床谁都不敢坐,就是储杉妤偶尔坐了一下,代价都是要给宋大小姐手洗床单。整个宿舍,不,应该说整个初中,只有沉清润这么一个胆子大的,而且宋寺澄打不过的人敢这样直接坐在她的床上。
    “饿不饿?我买了你爱的虎皮蛋糕,吃点?”沉清润的语气自然,动作也是不慢,叁两下将虎皮蛋糕的盒子拆开,拿出小叉子,插在一边。
    “吃!”宋寺澄飞快地把头拔了出来,看到沉清润和她手上的虎皮蛋糕,笑容灿烂,“我不想吃奶油。”
    和已经分化了,代谢极高的alpha比不了,宋寺澄还没有分化,她又是容易胖的体质,只要吃了东西就很容易长肉,为此她连最爱的排骨都不怎么吃了,更别说奶油这种东西。
    知道她因为自己还没分化,而她和储杉妤都分化了而有些不平衡,沉清润也是纵着她。手上拿着叉子,将奶油拨到一边,只拿着蛋糕,喂到她的嘴边。
    安心享受着闺蜜的投食。
    二人挨得近,宋寺澄好似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可仔细嗅嗅,那股味道又消失不见了。她皱眉,更加贴近沉清润,誓要闻出她身上的味道不可。
    沉清润好笑的看着她这幅小狗模样,视线瞥到她嘴角边的头发,下意识地挑开,笑着问她:“在干嘛?像小狗一样,咱们的洗衣液是一个牌子的,别闻了。”
    “你信息素是什么味道啊?”
    平地一声雷。
    两个alpha之间互相问信息素是什么味道,堪比两个直男互相丈量尺寸了。奇怪又暧昧。
    意识到自己问了什么蠢问题,宋寺澄顿时脸色爆红。下意识就又要缩进被子里面的当鸵鸟,可沉清润拽住了她,毫不在意地回答:“开司米木,一种木香。”
    开司米木?那是什么味道。
    宋寺澄不知道,但她记住了。她乖巧地点点头,继续张开嘴,等待投喂。
    “长大点。”沉清润看她模样可爱,心里恶作剧的想法顿生。她竟将大半个蛋糕都塞进了宋寺澄的嘴里,引得她瘦小的小脸撑得鼓了起来。
    可爱。
    生物课逃了无所谓,可晚上还有测试。两个人也不好一直待在宿舍,吃完小蛋糕,躺在一张床上看完了一部电影,二人就不得不回到教室了。
    成绩好的学生总是会被优待的。这句话近乎是世界通用,尤其是对于叁人来说。
    储杉妤日常不怎么在学校,而长留在学校的两个人,更是频繁翘课。
    而这次,沉清润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班主任的晚自习即将开始,就是储杉妤都从校外翻墙回来了,而沉清润竟然还没有回来。距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宋寺澄是课代表,她早早地跑了出去,借着找老师的名义,跑回了宿舍。
    推开宿舍门,她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浓烈的酒精掺杂着好闻的木香,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她能闻到沉清润的信息素,她快步地走到沉清润身旁。看到的就是,沉清润衣衫凌乱地躺在自己的床上,而她的手上还有小半瓶没有喝完的二锅头,地上还有散落在上面的两瓶。
    真够神经病的。
    宋寺澄知道是因为什么,就在一个礼拜前,沉清润和班上的一个男生谈恋爱了,而昨天两个人就分手了。
    为了个曾经追过她的男的,喝成了这样?
    宋寺澄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打那个男生一顿还是揍沉清润一顿,她捞起浑身酒气的沉清润,却在碰触她肌肤的时候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温度,视线一瞥,竟看到她下身高高地耸起。虽然一直翘掉了生物课,可眼下沉清润的状况,她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意识到不对劲,宋寺澄果断就想要给班主任打电话,可迷糊至极的沉清润却清醒了一些,看到她想要给班主任打电话,挥手打掉了她的手机。
    不能给班主任打电话,班主任会告诉她妈妈们。她会被打死的。
    反应过来的宋寺澄,想到她那对严厉的母亲们,顿了顿,随即给储杉妤打电话。让她和班主任说自己不舒服,沉清润照顾她呢。宋寺澄没分化,体质当然不怎么样,偶尔请一会假,班主任也不会多说什么。
    看到宋寺澄没有抛下她,沉清润笑了起来。
    怎样形容那个笑容呢,大概就是宋寺澄忽然明白了那句故事,“六宫粉黛无颜色”。被发情期和酒醉困扰的沉清润脸上带着平日没有的红润,那双素日来看着不近人情的丹凤眼此刻也蒙上了一层水雾,缓缓的笑容绽放开来,露出极浅的酒窝。
    她就这样,在夜幕降临之际,在宋寺澄失神的笑容下,吻上了她。
    带着属于alpha的霸道和满口的酒香,吻上了她。
    宋寺澄知道这不是沉清润的初吻,在几天前,她看到了,不,应该说她亲手将沉清润送到那个男神身边,给他们把风,看着他们在路灯下亲吻。虽然只是一触及分,但到底是亲到了。
    而此刻,沉清润显然不满足于一触即分。她半张着红唇,轻声念着她的名字,带着水雾的眼眸里只有她一个人。
    宋寺澄得承认,她被蛊惑了。
    知晓现在沉清润可能已经意识不清了,可她还是没有忍住一般,捏着她的下巴,迎了上去。宋寺澄事事争先,此刻当然不会退缩,她一手扣着沉清润的后脑,一手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按在了自己床铺上。
    此刻不去想床上可能会残留酒味,宋寺澄的心里、眼里、唇边,都是沉清润。
    沉清润在她身下,开司米木霸道地将身上的人锁住,甚至试图侵入身上还未分化的人的腺体内。可她的腺体紧闭,一副还没有长好的样子,令沉清润不得不败下阵来,安心接受宋寺澄的亲吻。
    宋寺澄的亲吻不在安分于她的唇瓣,而是一点点地向她的颈侧、耳边、锁骨,逐渐向下。她能够听到她的心跳,也能够感受到她的气息,她近乎痴迷一般嗅着沉清润身上若有若无的木香。
    过去对香水从无研究,但从那天开始,宋寺澄知道,自己可能是喜欢上木香的味道了。
    那股香气时至今日,宋寺澄都仍记得。就宛如今日,她仍记得,在14岁那年,她是如何在并不宽敞,甚至算不上干净的宿舍,一点点将沉清润吞拆入腹,而沉清润这个人,又是怎样阴险狡诈地将自己临时标记的。
    疼痛袭来的那一刻,宋寺澄只想一脚踢死沉清润。可看到她正难耐地用手缓解自己的欲望,她又心软了,只是坐起身,一手揉着自己刚刚被她咬了的还未发育好的腺体,另一只手覆上了她在自己腿间动作的手,随着她的动作,纾解她的欲望。
    “寺……”
    和平日里清朗的声音有些不同,现在的沉清润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别样的魅惑。她的眼神似是带着钩子,瞥着她,宋寺澄有些气恼,明知道她还没有分化,咬了沉清润也没有什么作用,仍旧是将她的脖颈揽了过来,一口咬在还在凸起的腺体上面。
    “你标记我,我就会标记你。”
    看着上面自己的齿痕,宋寺澄抿唇一笑,近乎宣誓一般同沉清润宣告。
    沉清润终于是释放了出来,她喘着粗气,眼睛微微睁开,看到她得意的模样,笑着点头。
    是,这样才算是公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