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元辞分手的原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36.做朋友吧
    下意识的行为终究被理智所战胜,闻到眼前人身上那股堪称霸道的开司米木味道,元辞苦笑,后退半步。目光瞥向一旁的沉清润海报,平静地问宋寺澄:“她就是2吗?”
    宋寺澄皱眉,她可不记得和元辞在一起的时候叫过沉清润二。难道又是储杉妤那个大嘴巴说的?沉清润在她的人生里占了很大一部分的比重,如果说一点不告诉元辞是不可能的,但宋寺澄也不是傻子,很多事情只说了一部分,按理说元辞应该只知道沉清润是她的闺蜜才对,怎么会?
    “也是她完全标记的你吧。”许是宋寺澄的表情变化很是有趣,本来心底还有些酸涩的元辞,现在生了调笑的意思,不管周遭学生落在二人身上的目光,元辞再次上前,她长得高又一向温温柔柔的,现在倒是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强势的气息,“嗯?寺澄。”
    眼看周围有的女生已经开始举起手机,饶是再厚脸皮,宋寺澄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她拽着元辞的胳膊,看了四周,拉着她就往讲堂外的花园走去,一边走一边念叨:“你怎么回事?都多大了,还爱恶作剧,幼稚!那帮小孩都看到啦!我的形象!我的形象!”
    高傲自尊心极强的Omega,罕见的害羞了。
    “没关系啦,下班时间了已经,宋总~”
    这一声宋总叫的波澜起伏的,引得宋寺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她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始作俑者,拽着元辞在小花亭坐下。看到四下无人,想了想,还是决定直接一些,宋寺澄直接询问:“你不喜欢我了吧?”
    第一次被人这样问话,元辞一怔,随即笑出了声。倒也不怪宋寺澄,纯粹是因为她俩当年分手确实都有些遗憾,莫名其妙在荣城重逢也算是一种缘分,元辞要是生了想要复合的心思倒也无可厚非。
    宋寺澄越想要知道,元辞就越不告诉她。她避而不答,反问回去:“沉清润是2,也是她标记的你,她就是那个开司米木的alpha,是吧?”
    “是。”alpha的鼻子都和狗一样,宋寺澄和元辞谈恋爱那么久,元辞不可能不清楚标记她的信息素的味道是什么,只是,“你怎么知道是沉清润的。”
    元辞是怎么知道的呢?
    和旁人无关,这一切都是宋寺澄自己告诉她的。只是时间久了,宋寺澄自己都忘记了那时候的事情了。
    元辞和宋寺澄第一次见面是在邺城大学的开学典礼上,那时候元辞是伟光管理学院的新生代表,宋寺澄是计算机数学科学系的新生代表。二人一前一后,站在主席台后方。
    那年宋寺澄才18岁,许是刚分化完,脖子上贴着医用抑制贴,她生的高,平静地看着台下,周身散发着一股不是很好接近的样子,像极了alpha。可她的五官还有偶尔被风吹来的一丝丝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香甜气息,又很像是Omega,宋寺澄让人看不出第二性别。
    后来,元辞再看到宋寺澄是在一场和庆康大学联合的公开课上。
    宋寺澄穿着很是普通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长发扎起一个简单的马尾,她站在教室门口好像是在等着谁。没过多久,她等的人就来了,见到那个人,宋寺澄笑了。
    时隔多年,元辞仍然记得宋寺澄当时的笑容。那时候明明是闷热、令人烦躁的10月,可当时宋寺澄和储杉妤站在一起,就给人一种清爽凉快的感觉。就是在那时候,元辞决定要追求她。不管她是什么性别。
    元辞算不上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但终归良好的样貌也带来了一些目光。从大一开始到大四,她和宋寺澄越来越亲近,也知道了公开课那天来找宋寺澄的人就是她最好的朋友,储杉妤。她一点点接近宋寺澄,一点点走进她的世界,终于在大四即将毕业的时候,宋寺澄成了她的女朋友。
    和自己梦寐以求的女生在一起,元辞那些天开心的不得了。哪怕是保研结果不如人意,她也没有感到一丝丝的沮丧,因为她有女朋友了,她的女朋友是宋寺澄。
    可人都是贪心的动物。
    从要认识宋寺澄到后来要成为宋寺澄的女朋友,最后就变成了要成为宋寺澄心里唯一的人。元辞是知道沉清润这么个人的,毕竟那时候她和宋寺澄去了不少同学聚会,或多或少的,对宋寺澄的初高中生活也有了些了解。她知道,沉清润和储杉妤都是宋寺澄的好朋友。
    一开始她没有多想。
    但后来,是宋寺澄亲口告诉她,沉清润与储杉妤的不同。
    “你忘记了,是你告诉我的。”元辞苦笑,望着眼前和大学时期几乎没有什么太大变化的宋寺澄,看到她发丝落了下来,下意识地将她的头发挽到耳后。
    这样亲密的举动引来宋寺澄的不适,她躲了一下。
    元辞轻笑,将手收了回来,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很多次。第一次是你们高中同学聚会好像,有人问你储杉妤和沉清润掉河里你救谁,你毫不犹豫地说救沉清润。后来那人又问你说,要是我和沉清润掉河里你救谁,你说救我。”
    “这怎么了吗?”对于这件事情宋寺澄真的是忘得彻底,这种问题她就觉得很无聊,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元辞竟然还记得。
    怎么了?倒也没怎么,只是那时候宋寺澄的表情告诉她,就算她选择了救她,可最后她还是会陪着沉清润的。
    “你还记得咱们研一的时候,咱俩去了冬城吗?”
    研一那年两个人分的手,具体时间宋寺澄已经模糊了,只记得好像是在春天。难道是旅行回来吗?如果是冬城的话倒也不意外,宋寺澄没什么浪漫细胞,但是对于冬城的雪却是很喜欢,每年在无事的冬天她都会跑去冬城看雪。就想要看看朗润的冬城的雪,只可惜,这些年她都没有在冬城看到那场雪。
    “那次我们偶遇了你的初中同学,然后在一起喝了酒。你喝醉了。”宋寺澄的酒量好,但不意味着真的不会醉,那时候的元辞也是好奇,想要知道宋寺澄究竟喝多少才会喝醉,就由着同学和宋寺澄喝了。没想到宋寺澄那天真的喝醉了。
    打车回酒店的路上,司机还在前面,宋寺澄抱着元辞的头就吻了上来。
    交往近一年,二人自然是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但宋寺澄一直都是很被动的个性,除去发情期,很少会主动。元辞诧异又惊喜,她勾着她的脖子,回吻她。
    她仍记得自己当时心底的激动,也记得宋寺澄迷离的桃花眼有多么动人,自然也记得,在激动过后带来的心痛。
    “阿润……”
    宋寺澄在她的怀里呢喃,叫着别人的名字。
    出租车车厢狭小,Omega喝过酒后信息素暴涨,哪怕是脖颈后面贴着强力的抑制贴掩盖气味也无作用。元辞仍旧是闻到了从宋寺澄身上散发的,苦橙花夹杂着的开司米木的香味。
    “阿润,抱抱我。”
    直到回了房间,宋寺澄依旧没有清醒过来。元辞默不作声,将宋寺澄的衣衫褪去,从浴室拿出温热的毛巾,想要给宋寺澄擦擦,一出来就看到宋寺澄坐在床上,伸直了胳膊,做出拥抱的样子。
    她又叫了阿润。
    阿润,沉清润。
    元辞不介意是不可能的,不说她是个alpha本身占有欲就强于其他性别,就是任谁可能都没办法接受自己的女朋友在神志不清的时候叫别人的名字。但她到底是喜欢着宋寺澄的,所以,她还是压在自己的辛酸情绪,给宋寺澄擦拭。
    等元辞擦完,自己洗澡出来,这时候宋寺澄好似已经清醒了一些。至少能认出她是谁了,元辞笑着走到床边,想要抱抱自己的女朋友,却被宋寺澄推开,她纤细的手指抵在她的唇上,平日里朗润的声音因为酒精而有些低哑,宋寺澄说:“嘘~我要给阿润打电话啦,你快告诉她,我有多想她。”
    电话拨出去,无人接听。
    宋寺澄一遍遍打,一遍遍无人接听。不知道过了多久,元辞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夺下了宋寺澄的手机,将她抱在怀里。宋寺澄就在她怀里哭出了声,那是第一次,元辞见到宋寺澄如此脆弱的一面。
    她问元辞,为什么阿润不接电话,为什么阿润要离开,为什么阿润不喜欢她。
    “元辞,宋寺澄不好吗?”
    宋寺澄当然好,哪怕那时候她做着伤害元辞的事情,元辞仍旧温柔地回答,告诉宋寺澄,她有多好。
    可宋寺澄并不在意元辞的回答,她满口满心都是为什么阿润不喜欢她,阿润觉得她不好所以才离开。她仰着头,问元辞,要是阿润不喜欢她怎么会标记她呢,一定是阿润也喜欢她的吧。
    她问的小心翼翼,神情脆弱不堪。
    元辞将她抱得紧,许是感觉到了身前的人不是沉清润,宋寺澄仰着头,对着元辞说:“元辞,你标记我吧,我不要阿润的味道了,我好想她……”
    这样的话,元辞听过无数次。原来她以为是宋寺澄喜欢自己的证据,在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她想要被自己标记,只是为了覆盖住沉清润的味道。
    不是没想过覆盖标记。
    但当犬齿靠近她脖颈后的腺体,宋寺澄就会僵住,露出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脆弱神情。宋寺澄害怕她的标记,这就是元辞一直没有标记她的原因。那晚,元辞情绪上头,她再一次靠近宋寺澄的腺体,不等犬齿刺入,她就感受到了属于沉清润的开司米木的霸道。
    alpha能够凭借信息素判断出对方的情绪。
    元辞也能。
    那股开司米木霸道至极,将所有的苦橙花紧紧包裹,融合后又不侵入,似是极为体谅宋寺澄一般。在那时候,元辞知道,这个叫做沉清润的人,不可能不喜欢宋寺澄。
    沉清润的标记早就融入了宋寺澄,覆盖的过程比洗去这个标记还要痛苦,元辞向来体贴,自然不愿宋寺澄遭这个罪。哪怕是不顾覆盖标记后宋寺澄的不适,元辞也做不到覆盖标记。
    沉清润的信息素浓度过高,元辞的信息素无法覆盖。即使是强行覆盖,后果也将会是元辞彻底失去自己的信息素。那一刻,元辞退缩了。
    “对不起。”宋寺澄道歉道的坦荡,对于那件事情她的确不记得了。分手的原因这些年她都以为是元辞介意她的标记,没想到会是这样。
    永远坦荡的宋寺澄,这让元辞怎么好生她的气。宋寺澄低着头,柔软的发丝露在元辞的眼前,她伸手摸了摸宋寺澄的头顶,柔声道:“和你在一起之前我就想过结果的,所以,没关系啊。”
    “时间不早啦,快到沉清润的讲座了,我们该回去啦。”元辞率先站起身,回头对宋寺澄说。
    她站在阳光下,整个人看起来是那样的耀眼。温柔又妥帖的模样,和当年好像并无差别。
    宋寺澄站起来,直视元辞,正色:“虽然过去那么久,但我还是要给那时候的我解释一下。”
    “我当年真的,想过要和你过一辈子。”甚至,她已经联系好了医院,只要研究生毕业,她就可以去洗去沉清润的标记。宋寺澄也不是爱说的个性,这件事情做的也隐蔽,本想着要是元辞仍旧直A癌,她就要拿这件事情刺激她,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元辞一怔,随即笑笑。
    “做朋友吧。”宋寺澄主动伸出手。
    白皙细腻的手掌,元辞握住,问好:“还请多多关照,寺澄。
    ————————
    昨天情绪上头了,不好意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