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固定伴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37.沉博士
    宋寺澄和元辞到公共讲堂的时候,只剩下后面的座位。宋寺澄有些近视,她眯着眼睛,看讲堂前方的屏幕。模模糊糊的,只能看到沉清润博士这几个字。
    见她这幅样子,元辞心里觉得好玩,对即将要出现的沉清润更是好奇。她拉了拉宋寺澄的袖子,低声:“校领导我认识,我给你换到前面吧。”
    聚量科技的荣城负责人,自然是有这个后门权限的。
    前面视野好,也能够和校领导打声招呼,顺便给聚量刷个脸。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去前面的道理,宋寺澄想了一会,应下。
    元辞早就猜到她会答应,在她点头的一刻,就站起了身。前方第一排的校级领导恰好回过身,看到已经起立的元辞,冲她摆了摆手。
    现在不去前面都不好了。
    礼堂逐渐安静,看时间马上就是沉清润开课的时间了。不管周遭人的议论声,宋寺澄站直身子,冲着前方看不清脸的领导们露出笑容,随着元辞的脚步,走到前排。
    “王院长,这是我们聚量的总裁,宋寺澄,宋总。”宋寺澄随着元辞的脚步走到了前面,在第一排中间站起一个男人。
    宋寺澄礼貌性地和王院长握手,寒暄了几句后坐到了第一排靠右边的位置上,元辞坐在她的隔壁。
    别问为什么她们这个互联网公司要来听生物免疫的讲座,问就是聚量接下来有往生物方向发展的规划,提前来荣城大学踩点,挑选优秀人才。
    一耳朵听着元辞和王院长寒暄,宋寺澄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不一会,就有主持人上台了,主持人介绍了下沉清润的经历,说她的专研方向是信息素生物制药。对于一些医学名词,宋寺澄早就学会了免疫,她翘起腿,稍稍侧了下身子,看到了从舞台后方上来的沉清润。
    和平日的装扮不太一样,沉清润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袖扣被规矩地挽在小臂处,裤子是某家的休闲裤。平常沉清润穿的休闲,今日虽然算不上多么正式,但终归还是不一样的,尤其她脸上还戴了一幅无框的眼镜。
    许是没想到会看到宋寺澄,沉清润刚刚站定就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被她很快的压下,但仍被宋寺澄收入眼中。
    “接下来由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本年度的荣城生物研究所基础医学院的工作。”沉清润将自己的电脑投屏至大屏幕上,目光从宋寺澄身上掠过,随即正色,开始自己的演讲。
    医学类的学术演讲向来都是英文汇报居多,沉清润的本科和研究生都是在英联邦读的,无法避免的,这次汇报依旧也是英文。本就对各种医学类的东西不是很感冒,现在又全是英文的医学专业术语,要不是沉清润的声音过于好听,宋寺澄觉得自己都要睡过去了。
    不知道沉清润讲到了什么,台下传来了笑声,宋寺澄回过身,疑惑地靠近元辞。
    “你家这位被学生问性别了。”元辞浅笑,似是没想到竟然会有学生这么大胆,在这种场合问演讲者的第二性别。
    什么叫我家?
    宋寺澄刚要反驳,还不等说出话来,就看到沉清润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随着她的目光一起过来的,还有这排的几个领导的目光,被人盯着,宋寺澄将自己翘着的腿放下,换了个适合见人又不失礼的坐姿。
    “虽然研究方向是beta与Omega,但是很遗憾,我是个alpha。”沉清润轻飘飘地将视线转移,随后回答学生的提问,待底下的讨论声渐渐消小了,这才继续讲自己的实验报告。
    “在场的都是医学生吗?大家都听得懂吗?”看到大家都这么认真,甚至有人拿出手机拍沉清润的屏幕,宋寺澄疑问,她咋不知道荣城大学的医学院有这么好,这学术氛围也太浓郁了吧!
    她迷茫的样子过于明显,元辞见状也觉得疑惑,她倒是没想到宋寺澄竟然不知道沉清润的身份,反问:“你不知道?”
    她应该知道什么?
    恰在此时,沉清润的报告已经到了最后一张,她致谢后目光再次落在了宋寺澄身上。宋寺澄还在疑惑,见到周围人都已经鼓起掌,自己也跟着拍手,脸上仍旧是一副困惑的神情。
    元辞凑到她耳边,低声:“她可不光是个博士,算起来也算是多领域的个KOL了。这些人一大部分是医学院和研究所的,还有一部分是她的粉丝。她账号最近已经入驻了聚量,邺城流量部门应该准备签她了,你可以关注一下,叫润二的周末。”
    KOL?润二?
    什么情况?
    公共场合,二人不好声音很大,所以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台上和台下本就有距离,二人的距离落在沉清润眼中可以说很是亲密了。她不动声色地按了按自己身侧的手掌,随即将注意力放在师生们的提问上。
    做医学类的汇报就是会这样,有各种各样的提问,当然,其中不乏有一些人在询问她的生活。过往她对于这些问题都是避而不答的,但今日不同,宋寺澄坐在台下,而且这是她最后一次公开演讲了。不由得,她温和了许多。
    人们见她配合度高,问的问题也从学术上往私生活里带了。有人问为什么她一个alpha会选择研究beta和Omega,宋寺澄看到她将目光瞥向了地面。沉清润又在逃避问题。
    官方的回答让沉清润将这个问题给躲了过去。
    人们虽然好奇她的私生活,但现在毕竟还是公开场合,也不好多问什么。沉清润见大家的问题已经差不多了,准备将自己的笔记本断了投屏,结束这次的演讲。
    “沉博士,你结婚了吗?”
    元辞的声音响起。
    宋寺澄惊讶地转头,没想到看着浓眉大眼的元辞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瞥到宋寺澄吃惊的模样,元辞轻笑,在她耳边低声:“前女友做助攻,事半功倍。”
    这种问题沉清润不是没有被问过,她还记得,她第一次公开汇报演讲的时候,就有不知轻重的本科生问过这样的问题。那时候的沉清润只是冷冷地瞥了眼那个本科生,随后将自己的电脑收好,就好像没有听到有些冒犯的问题一样。后来,大家见她对私生活分享欲极低,也就断了这样的念头。
    没想到今天来了个勇士。
    这个勇士还是聚量科技的人。
    宋寺澄悄悄掐了一下元辞,随后将目光放回台上,笑吟吟地看着沉清润。她有些期待沉清润的回答。
    被桃花眼盯着,沉清润断投屏的动作一怔,手不小心在触摸板上碰了一下,电脑返回桌面,露出桌面上的壁纸。随着壁纸被投到大屏幕上,沉清润凑近话筒,冲着宋寺澄挑眉,浅笑着回道:“还没有结婚,但,有固定伴侣。”
    床伴也是固定伴侣。
    沉清润的电脑壁纸是一张人物风景照。女人穿着黑色的吊带和短裤,外面套着一件薄长款的衬衫,她站在与北国的边境线上,背对着草原和羊群,仰起头,露出一张精致又好看的脸。
    台下哄得一声。
    谁能想到沉清润的电脑壁纸会是这样的,虽然不算出格,但在她承认有固定伴侣的那一刻,这张照片就显得暧昧不已。台下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医学院的,也有不少计算机和数学系的学生听闻聚量的领导来了这边跟了过来,看到这张照片,目光迅速锁定前排的宋寺澄。
    宋寺澄被周围人揶揄的眼神弄得有点脸热,不管人们还在看她,冲着沉清润指了指大屏幕。
    沉清润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看到自己的电脑屏幕,眼睛眨了眨。随即果断将笔记本合上,鞠躬结束演讲,匆匆下台。
    本以为今天社死已经结束,宋寺澄还不等喘过气,就看到沉清润拎着公文包,走到了她的身侧。近乎是宣誓主权一般将宋寺澄揽住,冲着王院长打招呼,顺便,冲元辞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沉清润。”
    这是在干什么?
    元辞一怔,似是没想到沉清润会有这样的举动,她挑眉觑了眼耳朵微红的宋寺澄,同沉清润握手,笑着回她:“久仰,很早就听寺澄讲过你这个‘闺蜜’了。我是元辞,寺澄的……好朋友。”
    刻意在宋寺澄的身份上停顿了一下,要说元辞不是故意的,狗都不信。
    突如其来的修罗场让宋寺澄觉得自己好像个笑话,她倒也不打断两个人,反正今天已经被当成猴看了,那就看吧。索性坐了下来,翘起腿,不可一世地盯着沉清润。她倒想知道,沉清润能说出什么话来噎死元辞。
    “时间不早,我等会还有些东西要交接,先走了。”沉清润不是争强斗狠的个性,从来都不是,所以就是被元辞挑衅,她也是简单地转移话题。
    她这种软绵绵的态度让宋寺澄有些不喜。
    “明后天,我有空。元小姐如果有时间,可以赏光来家中吃个便饭。”沉清润哪里看不出宋寺澄的神情,知道自己就算是说得过分一些也不会引来她的不满,索性转头对宋寺澄说,“下班早点回家,我下厨。”
    见沉清润说的自然,宋寺澄失笑,她抿唇点头,并没有当众拆台。
    拉了拉宋寺澄放在身侧的手,沉清润安抚性地捏了捏她的手指,丹凤眼里蕴着欣喜的神采。她在高兴,为宋寺澄的不反驳感到高兴。
    沉清润的交接工作不少,她等会还有实验报告要写。和院长还有同事们寒暄了几句,离开了讲堂。
    “别看了,知道你喜欢她了。”人都已经走远了,宋寺澄还在看,元辞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态。有些酸又有些欣慰,很是复杂。
    喜欢?
    是喜欢的。
    宋寺澄轻笑,眼带笑意,瞧着现在元辞的模样,感觉好像自己在今日才真正的认识自己的这个前女友。
    “你俩什么情况啊?”
    “没什么,不过,谢谢你的助攻。”前女友做助攻,可真有元辞的。
    “你的阿润看起来可没她名字那么风光霁月,啧,霸道的很。”礼堂的人一点点退去,元辞跟着宋寺澄的脚步,二人一齐离开,“不过她这信息素控制的挺好,我都没感觉出什么攻击性来。”
    她的信息素浓度不如沉清润,可应该也没有低多少。按理讲,她俩等级相近,刚刚又是那样的场景,没道理感觉不出攻击性的信息素啊。就是元辞自己,刚才都或多或少泄露出了一些攻击性的信息素来,可沉清润却是一点都没有。
    “在荣城的这段时间里,我这个助攻随叫随到。如果哪天成了,记得请我做伴娘啊。当然,我可是不会随份子的!”
    看到停在校外的车,元辞向前走了几步,随后转过身,冲着宋寺澄挥了挥手。
    元辞走的洒脱,一如当年分手分的果决。
    站在原地,望着已经上车了的元辞身影,宋寺澄轻笑。
    没过片刻就感觉到身边有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偏头一看,是去而复返的沉清润。
    二人站在校门口,距离不远不近,气场却是莫名的和谐。
    防窥膜车窗下的元辞看到这对人,笑了。
    也哭了。
    ————————
    谁能不说一句元辞绝世大好人呢
    剧情久了,该开车了
    希望我能这次写个七八章节的车来涨涨志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