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沈清润独白(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40.沉清涵独白(上)
    我是沉清润,年近30一事无成。
    事业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纵使我现在所从事的职业,是我所喜欢的。
    我知晓,就算沉清润这叁个字成为生物制药行业多么响当当的名头,对于家人来说,也是无用的。毕竟从母亲的角度来讲,我是一个耗费了大量心力培养出来的,不合格的继承人。
    讨厌成为继承人。
    这样的念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许是在初二的那晚,她抱住浑身湿透的我,对我说:
    阿润,做点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吧。
    那时已经深秋,初二方才开学,邺城就下了好大的一场雨。返校日的晚上,大家都有正当的理由不来,或者能拖一会就是一会。而我坐在被人羡慕的豪车后座,连和母亲说自己诉求的心思都不敢有。沉家的大女儿,怎么能厌学呢?
    我得是品学兼优的榜样才对。
    校园内的枫树叶子已经从黄变红,看上去鲜艳至极,在阴沉的天空下,显得万分的冷寂。
    待我下车门,母亲就离开了。
    走在校园内的小路上,踩在下落的树叶上,我只觉得好笑,或许就是因为我的不争气,妈妈才会受到刺激失去了孩子吧。我对还没有出生就失去的妹妹自然不会有什么感情在,只是心疼妈妈,这个孩子的离去好像伤了她的根本,就是母亲,这些天都没有露出笑容来了。
    校园内的吵闹声不断,即便是雨声,都无法将这种吵闹声遮掩住。
    刺耳,且让人烦躁。
    邺城一向都是国内教育资源的top城市,海阳区更是顶尖中的顶尖。为此,这所学校很大,大到,不过在雨中走了一半,还没有到宿舍,我就感觉我的身子要湿透了。
    深秋的雨厚重且冷,我只穿了薄薄的针织衫,现在黏腻腻地贴在身上。
    昏暗的天光里,猛地,我看了一个身影疾步向我走来。
    是宋寺澄。
    她急匆匆地从宿舍楼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条看不清的东西。待她走近,我这才看到,她手上拿的是她自己的浴巾。向来没有带出寝室的浴巾,不能说是洁癖,但生活习惯很龟毛的宋寺澄,竟然把她的浴巾带出来了。
    宋寺澄长得好看,哪怕早就被言明会分化成alpha,都不能影响她身为少女的娇俏。虽然身形削瘦,但并无病态,反而整个人迸发着一种旁人没有生机。穿着T恤的她,纤细的腰露出了一些,盈盈一握。许是刚刚收拾完,她的头发并没有像平日一样扎起来,反而是散落在肩头,加之她那张脸,显得极为可爱。
    她表情严肃,似是在生气一般。看着她那双愠怒的桃花眼,不知怎么的,我笑了出来。
    “笨死了,没带伞不会给我发消息吗!”她上前,不由分说地把浴巾罩在了我的身上,雨伞也直接塞进了我的手里。
    我不在乎自己淋雨,但是宋寺澄不可以,她这样的人,看起来身体就不太好,万一淋雨发烧了可就不好了。
    许是笃定了我不会让她淋雨,她站在伞下,乖乖地给我擦头发,一边擦一边念叨:“都什么天气了,你还淋雨,发烧了可不要让我照顾你,天天给你递保持器我都要累死啦!”
    是的,我那时候牙套刚刚摘下,是需要戴保持器的时候,每天晚上都是身为下铺的她给我递保持器。
    “我的浴巾可从来没给别人用过,你不许说话,敢嫌弃我打死你!”她凶巴巴地,凑近我。眸子里的娇俏掩藏不住,显得是那样的动人。
    不等我回话,她的手贴在了我的额头。宋寺澄生来肝火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她的手热脚热,一年四季都是如此。现在贴在我的额头,极为烫人。
    “走吧,回去吧。宿舍只有我,她们都明天才回来。”
    回到宿舍,我被她推进了浴室。
    洗过澡出来,情绪已经收敛好。可她好似没看到一样,在我还没有穿上内衣的时候就抱了上来,同我贴紧。丝毫不管自己还没有分化的身子对我来说,有多么的诱惑。是了,她向来不在意这些,同大家都可以亲亲密密地玩闹。
    单薄却暖人的身子整个窝在我的怀里,她的肩膀在我的下巴处,我一低头就能闻到她因为即将分化而泄露出来的淡淡的花香。
    抱住了她。
    “阿润,你要开心一些。”她说,“你是alpha,但也还是女生啊,可以哭的。”
    后来,我几次都因为情绪低落抱住了她,在她的脖颈流泪。她从一开始不习惯到最后,只要我稍稍露出一些失落的神情,不管自己在做什么,就会跑到我身边,抱住我,一边抱紧我一边骂我是个哭包。
    是,在她面前,我的确是个哭包。
    她对我很好,我知道的。
    我贪心,贪得无厌,得寸进尺,不知进退,好不要脸……
    我都知道的,这些都是曾经的那些同学,尤其是喜欢宋寺澄的同学暗地里对我的评价。我一个等级那么高的alpha,成天同她在一起,冲她撒娇,让她帮我跑腿。我知道,那些人无外乎是嫉妒。
    嫉妒宋寺澄对我的偏爱。
    第一次同宋寺澄亲吻,不在我的意料之中。那时候宋寺澄傻乎乎的把那个李beta介绍给了我,我们交往一段时间觉得十分没有意思,自然而然的分手了。这段堪称儿戏的恋爱自然是被母亲知道了,作为沉家的大女儿,我竟做出这样的事情,理所当然的,我被母亲惩罚了。比起不痛不痒的惩罚,我更在意的是母亲无意中提及的所谓未婚夫,我,一个刚刚分化的alpha,竟然有了未婚夫。
    有未婚夫的人怎么配和宋寺澄在一起。
    然而所有的郁闷都随着她的亲吻散去,她没有拒绝我的亲吻,也没有拒绝我的临时标记。
    我知道,我对于宋寺澄来说,是不同的。
    有一就有二,这很简单。
    从第一次强吻她,到后来标记她,最后同她上床。这一步步,都是我规划好的,我知道,宋寺澄不会拒绝我,但凡我表露出一丝丝的不愉,她就会对我言听计从。
    厌恶成为继承人后那些虚与委蛇,但不得不承认,母亲的确教会了我如何利用人性的弱点。
    我就这样一点点的逼进宋寺澄的生活,让自己成为她不可获取的存在。都是alpha怎样,沉家家大业大,足够让我养活宋寺澄了,我还有两个妹妹,无论如何沉家也不可能断了继承人。
    我把一切都想的很好,以为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中,却唯独忘记了,她的想法。
    霸道强势,生气就不理人,这些都是宋寺澄和储杉妤吐槽我的,被储杉妤原原本本告诉了我。
    我知道,储杉妤是看好我和宋寺澄的,她希望我能有所改变,至少能让宋寺澄更满意一些。
    可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我觉得,宋寺澄应该是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我。如果我用母亲告诉我的个性去面对她,那她和其他人又有什么分别呢?那我何不如直接去找那个“未婚夫”呢?
    然而,宋寺澄的个性实在和我太像了。她不服输,永远都不,还记得初叁的一次拔河。对面班级那一个个身强体壮的大胖子,哪里是我们这种班级比得过的,可宋寺澄不服输。
    记得那天很冷,冷到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仍是感觉体内的寒气从脚往头上涌。我怕冷,但好歹是个alpha,身体也算康健,可那天她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卫衣。黑色本就显瘦,站在肃杀的环境里,我只看到她的身影。
    恍惚中,我看到她在前方甩着自己的辫子,扎着丑丑的马步,冲着班里一同拔河的人喊道:
    初叁1班,绝不认输!
    是,她从来都不会认输,好像一辈子都不会低头。可我偏要她低头,要她求我,要让自己成为她唯一臣服过的对象。
    中考后和家里爆发的矛盾,是在我的预料中的。母亲的妥协也在计划之内,她既然能让我念一所普通初中,那就没理由不让我读普通高中。不联系宋寺澄,我是故意的。
    我们叁个人里,她年纪最小,家庭氛围也是最好。在爱意中长大的孩子,自然是有理由骄纵的,可不是任何地方都有人包容她。难得的,我表现出来了我的生气。随后我听从母亲的建议,去了夏令营,彻底同宋寺澄断了联系。我倒想知道,没有我,她会是什么样子。
    好在,她没有让我失望。
    她在乎我,程度远超我心里的预期。这很好。
    高中的生活自然同初中不太一样,高中生了,可以做爱了。得承认,我不是一个有羞耻心的人。
    那天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大课间,宋寺澄犯懒,逃掉了大扫除。我知道她一定是回了宿舍,追着她就回了宿舍。由于摸底考试没好好考,我们并没有在一个班级里,所以宿舍也不在一个楼层。我在2楼,她在4楼。
    去到她宿舍的时候,她正吹好头发。宿舍的窗户开着,露出外面的樱花树林,间或有一阵微风,吹动着她的发丝的同时也吹动着我的心。
    我凑近她,看到她的桃花眼里倒映着的自己。
    她已经习惯了我这样的亲近,她伸手搭在我的肩头,随后送上自己的唇,不久后,将整个人送进了我的怀里。我的鼻息中满满的,都是她的花香。
    鬼使神差的,我拥着她,也不管宿舍门没有锁,径自将她抱了起来,放到了她的床上。我压在她的身上,紧紧地压着她,亲吻逐渐不再满足于在唇舌中,甚至是锁骨肩颈也无法满足我,于是,我将手伸进了她的校服里,揉弄她娇嫩的肌肤。
    她的喘息浓重,似是不在乎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我的手已经在她的裤子处,莫名的,我抵着她的额头,静静地看着她的桃花眼,确认她是否真的能同意。
    “二,你也要脱衣服。”她这样说。
    不过是脱衣服,我随手就将自己的短袖校服脱下,就是校服短裙也直接扔到了她床上的角落。浑身只留下内衣裤,我对自己身材自然是自信的。我也清楚,宋寺澄向来喜欢我的胸乳和腰肢,合理利用自己的优势。
    我靠近她,在她耳边低声:“寺,我要和你做了。”
    其实脑海里有很多粗俗的词汇,可我无法对她说出口。宋寺澄,这可是宋寺澄啊。我怎能用那样的词汇来讲她。
    她倒是一点都不在意,长腿勾住我的腰,娇媚的长相露出一个令人难以拒绝的笑容来,她说:“使劲操我啊。”
    我当然不能拒绝她。
    我作弄她,调笑她,近乎是折磨她,将她按在校园内的任一一个角落,让她的呻吟声在每一处响起。
    没人知道我心内的想法,宋寺澄甚至还可能以为这是alpha的天性。可她不知道,我那时心里的想法竟然是:
    哪怕日后宋寺澄分化成alpha,同我离心,弃我而去,我也要让她一辈子无法踏足自己的母校。要让她一辈子记得我,记得,是我沉清润在这里,狠狠地艹过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