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沈清润的独白(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41.沉清润的独白(下)
    淫乱的日子度过了好久,我甚至以为宋寺澄可能不会分化了。甚至想好了,哪怕她是beta也无所谓,我一定能说服家里同意我们的事情。
    后来,她分化了。
    她分化的那天,好像和平日逃课的下午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她的温度高了些,我们在床上,我在她的体内,感受着她越来越紧的甬道,我不由得换挡提速。
    她在我的身下,拧眉,脸上一副不是很舒服的样子。
    我问她怎么了。
    “阿润……我腺体好疼……”她这样和我说。
    腺体,每个人最重要的器官之一。我停下,想要拔出来看看,却被她勾住了后腰,她不让我离去。没办法,我只好稍稍退出,让她翻了个身,露出她的腺体。
    浅蓝色的腺体现下已经青了,我眨了眨眼睛,不解。alpha的腺体都是蓝色的,怎么宋寺澄会变成这样的青色。但那时候的我生物课基本没怎么听,自然也不知道其中的缘由,我吻上了她的腺体。
    宋寺澄舒服地哼哼,我被她卡在下面,也动了动。
    这次,没有迎来她的痛苦的低声,而是我听惯了的呻吟声。
    在即将高潮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咬上了她的腺体,可不知道怎么的,她腺体里竟然迸发出一股强烈的信息素。这股苦橙花的味道极为霸道,勾起了我浓浓的征服欲。于是,我也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
    在明知道宋寺澄感受到我的信息素会不太舒服的情况下,释放出了高浓度的信息素。
    在我刚要标记她的时候,她晕了过去。
    而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失去了意识。
    第一次意识清醒过来是第二天,我的小妹妹还在她的体内,硬挺着。她眼神朦胧,勾着我,空气中散发着淫靡的味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刚想拿手机看看消息,就再次被宋寺澄抓了回去,手机掉落的时候,我看到储杉妤发来的消息:你们完了
    不等我理解这句话,我的意识再次模糊。
    而再次醒过来,就已经是很久之后了。母亲告诉我,宋寺澄分化成了S级(那时候的修正案还没有生效),而我也感觉到了自己信息素的薄弱。一个大胆而荒谬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里,我不愿意多想,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旁人。
    选择离开,是我那时候唯一的路。
    初到C国,其实日子没有宋寺澄想的不好。虽是异国他乡,但毕竟C国是出了名的留学大国,倒也不是没有同校的同学。只是,那些人的眼神都不太好,尤其是看我的时候,那眼里的嘲弄,让我深深地觉得恶心。
    我不觉得自己没有了信息素对我会有什么影响,哪怕是可能失去沉家继承人的这个身份,我也没有什么感觉。
    从一开始我就不想做这个继承人。
    可人们好像都很在意我没有信息素这点,我觉得很奇怪。在外面的时间很长,坦白讲,不是没有机会联系宋寺澄。只是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联系她,不得不承认,我怕了。性格的缺陷,在面对她的时候,完完全全袒露了出来。
    我本科是学的生物免疫学,当年初高中课上逃掉的生物课都在大学时补了回来,曾经在脑海里的猜想一点点被认证,我拒绝去找寻那个所谓的真相,甚至想着,无所谓了。没有了信息素就失去继承人的位置,不做沉家的继承人,本来就是我的心愿。宋寺澄用她自己,帮我完成了心愿。
    这没有什么不好的。
    知道宋寺澄被她提前录取的军校退学时,是在我大一的后半学期了,我并不清楚是什么理由能让军校将那样优秀的宋寺澄退学,只知道那时候宋叔叔求了很多人,才让宋寺澄去了邺城大学读书。
    后来,我知道了,她被退学竟然只是因为她成了Omega。
    宋寺澄竟然成了Omega!!!
    众所周知,军校的军事作战系只收alpha。
    再后来,在查文献的时候我知道,高等级的alpha信息素可能会影响未分化的人的激素导致对方分化结果异常。我的信息素浓度高达500。
    所以说,宋寺澄分化成Omega,近乎是我一手造成的。
    我不知道怎样面对这样的结果,我内心的欣喜是无法掩盖的,但我也知道,对于一个自小被当做alpha培养的人来说,分化成Omega的打击有多大。我不敢联系她。甚至连储杉妤我都不敢联系,我不知道怎样面对她。难道要我说,是因为我,你才被你梦想的大学拒绝录取,是因为我,你才成为了一个Omega吗?而我还很高兴,并且认为你成为Omega就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吗?
    我不敢。
    母亲不喜我的怯懦,寺不爱我的霸道强势。所以那些年,我尽可量的不与国内联系,赌着一口气,想要知道,自己究竟可以走到哪里。
    恋爱也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对方是一个身娇体弱的Omega,A国人。在图书馆偶遇他很多次,虽然是男生,但他有着一双极其好看的眉眼,虽不及宋寺澄的桃花眼,但仔细看去,又有几分像她。异国人的思维方式和国人不同,但他那跳跃的思维方式和回答,反而像极了初高中时期的宋寺澄。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迷迷糊糊就答应了男生的追求。许是觉得无聊了吧,也可能是真的有点想念宋寺澄。分手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男生哪里想到我这个高等级的alpha根本就没有信息素。Omega对信息素的渴求,随着年龄的增长愈演愈烈,而一个没有信息素的alpha伴侣,还不如按摩棒。
    于是,我被分手了。
    得知消息的时候,我在实验室喂小白鼠。
    没什么感觉,心底反而轻松了许多。那天对我来说,是个好日子,因为那天,我收到了宋寺澄的生日祝福。
    离开这么多年,每年的5月,都收到的,0点的她的生日祝福。
    我从来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唯一一次主动,还是在她大四的时候。那时候她刚刚那了国家级的一个计算机的奖项,站在邺城大学的领奖台上,笑的灿烂。而我站在礼堂门口,看着她。
    那时是六月,临近毕业,礼堂内人头攒动,有学弟学妹在悄悄讨论宋寺澄的性别,还有人说到储杉妤。在大学的她,一切都好,不知怎么的,看到那样的她,我莫名的感到心安。
    那次回去的突然,匆匆看了她一眼,我就被导师叫走。
    那天过的很快,具体的细节我已经记不得。只记得,那晚我从邺城大学出来的时候,仰头望了眼天上的月亮,是那样的圆润明亮,在那里照耀着下面。
    6月的邺城不冷,甚至有些暖。我松开了自己衣衫的扣子,脚步也比平日轻快,纵使没有亲口和宋寺澄说话,但能够看到她,还是让我感到莫大的心安。甬道不长,尽头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和她。
    她仍和过往一样,爱穿白色的衬衫。松松垮垮的衬衫下是黑色的打底,露出她姣好的身材。她掩在明润的月色下,曲着腿靠在树旁,笑着,不知道对面的女人说了什么,忽然垫脚吻上了女人的嘴唇。
    我盯着她那灿烂的笑容,安定的心一点点的破裂。不知为何,我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四个字:自作自受。
    能如何?该当如何?
    她已经有了自己的伴侣,身边怎么可能还有我的位置。除了离开,我好想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后来,顺利的读研,读博,留在了荣城。
    不是没想过去找她,只是她身边好像从来不缺人,而我也没有什么脸面出现在她的面前。我有什么资格呢?落荒而逃的小丑,没有信息素的废人,失去继承人资格的穷逼。时间越久,我那本就不丰厚的勇气就越发薄弱。
    我以为可能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在同她亲近了。
    可我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我不想她成为别人的人,我无法忍受她为别人生儿育女,纵使她并不喜欢孩子,可一想到她可能也要在别人的身下,我就嫉妒的发狂。甚至想要把那一个个染指了她的人,都抓出来。
    要让宋寺澄成为你我一个人的人。
    于是,年前我联系了贺怡茗。没错,我认识贺怡茗,原因无他,大学校友,几面之缘,哪怕我远离沉家,可沉这个姓氏对于有的人来说,还是充满诱惑的,她不知道我的身份甚至连我的长相都没记住,我却对她那点心思了如指掌。我知道她不喜欢宋寺澄同储杉妤亲近,纵使我不喜欢她这个人,但一定程度上,我们是相似的。
    人生在世,求同存异。
    贺怡茗斗不过宋寺澄,但加上我,宋寺澄只能认输。
    宋寺澄被贺怡茗以雷霆之势调来了荣城,来到了我所在地方。
    那晚在夜店,很早前我就看到了她。不,应该说我从知道宋寺澄到荣城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在这间荣城的每一间夜店等待着她。就像是一个不知变通的农夫,坐在一个个树桩旁边,等待着我的“兔子”的到来。
    那天,是我等待的数不清多少天了。
    在她摘下面具的那一刻,发觉真的就是她的时候,天知道我有多么兴奋。
    上天将宋寺澄再次送到了我的身边。不不不,不应该这样说,应该说是,我让上天把宋寺澄送回了我的身边。
    这次,我不会让她再离开了。
    她不喜欢霸道强势的人,那我就装的谦和有礼一些;她不喜欢我步步紧逼,那我就放缓步调;她不喜欢我一事无成,那我就回邺城去夺那个位置。
    总之,现在,我不会放她走了。
    就算我没有了信息素,不能再标记她,大不了,我被她标记。
    宋寺澄是我的,便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______
    首-发:po18vip.de (po1⒏ 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