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我被人完全标记了(剧情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42.我被人标记了
    宋寺澄的长相的确出挑,但实际上这是宋寺澄第二次被人表白。
    第一次向她表白的人是元辞。
    很出乎意料,不管何时宋寺澄都应该算得上是女生里面较为出挑的存在。分化成Omega后,更是万分引人注目。然而,人们好像对她都默契地保持着距离,若非是她主动勾引,根本就不会有人会主动上前来。
    不知情的人们往往以为是宋寺澄的气场过强,让那些低等级的alpha望而却步。更有甚者,将一切归功于宋寺澄的“未婚妻”储杉妤储大小姐。可事实是,宋寺澄脖颈后的那个完全标记。
    沉清润的等级浓度高,当年宋寺澄近乎将她所有的信息素全部掠夺过来,这就导致,她就是行走的沉清润的腺体。
    一个本身就有着A+等级的Omega,身上有着另一个A+级别的alpha信息素。
    谁敢靠近。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现在正在她脖颈后作乱的人。
    沉清润洗过澡,身上的衣服也有些湿润,因着动作,衣服下方的肌肤若隐若现,极为勾人。她是失去了信息素,闻不到现下空气中的味道,可宋寺澄没有。她清楚的闻到,空气中的,从身前人脖颈后方传出来的,开司米木的味道。
    “阿润。”伸手攀住沉清润的脖子,宋寺澄将自己的唇放在她的腺体上,“我想标记你。”
    “好。”沉清润面容平和,温声答应。
    她的话音刚落,宋寺澄的牙齿就咬了下去。Omega并没有像alpha那样的犬齿,宋寺澄这全力的一咬,几乎令沉清润痛的跌落。还是宋寺澄手疾眼快地将她抱在怀里,这才避免一场alpha倒在Omega怀中的惨剧发生。
    宋寺澄的等级高,她本身的苦橙花味道就极为浓郁,加之这次她并没有刻意收敛自己体内的开司米木的味道,导致的结果就是现在整个空间里都充斥着苦橙花与开司米木的味道。
    强有力的信息素注入沉清润那空空的腺体,她凝眉攥拳,本能让她抵御这股信息素的注入,可理智上她知道,她不能拒绝宋寺澄,至少在当下,为了她们的未来,她决计不能拒绝宋寺澄。
    一直注视着沉清润的举动,宋寺澄轻笑,伸出舌头轻舔她的颈后,低声:“如果我当年分化成alpha,那么,我早就标记了你。”
    如果宋寺澄分化成了alpha。
    年少是沉清润不是没想过,不对,应该说想过很多次宋寺澄分化的结果。不管是alpha还是beta她都想过结果,如果是alpha她俩就靠等级程度决定攻受;如果是beta,那就保持着高中的原状,什么都不用改变。
    只是没想到后来的宋寺澄竟然成了Omega,而她,却成了一个没有信息素的alpha。
    “沉清润,早为什么不表白?”
    她的声音低沉,信息素却是极为霸道,强势的注入沉清润脖颈后的腺体,引得沉清润扬起头,拳头紧紧地攥着,上面的青筋完全露了出来。
    久违的,沉清润再次闻到了那蛊木香和花香交融的味道。
    来不及仔细闻,耳边传来了宋寺澄充满揶揄的声音:“阿润,你射了。”
    什么?
    沉清润垂首,果然看到自己换上的深色宽松短裤上,在敏感部位有着浓重而淫靡的一滩液体。
    随着她的愣神,宋寺澄再次释放出信息素,静静地看着沉清润的下方。果然,又站起来了。
    前几天在上海她问了寺柚,沉清润的信息素丢失并非是不可逆的,只要她有足够多的信息素标记她,只要她对她的信息素还有反应,那么总有一天,沉清润的信息素会彻底回到她的体内。
    信息素的争夺本就只存在于同A恋之中,她和沉清润的情况特殊,谁也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小舅舅又不在国内联系不上,她只能按照寺柚说的,冒险试一试。
    成功了固然好,失败了
    就算失败了,也总比现在强,不是吗?
    哪里想到自己竟然这样敏感,沉清润莫名有些不好意思,她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小妹妹,偏头不好意思地看了眼宋寺澄。
    宋寺澄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
    “阿润能闻到我的味道吗?”宋寺澄闪身,整个人翘着腿坐在茶几上。手不老实地在沉清润半解未解的袍子的带子上,一点点用手指描摹着她的腹肌与大腿内侧。
    被她的举动弄得有些难耐,沉清润深呼吸,下意识地向后躲了躲。
    她这样的举动无疑是惹恼了宋寺澄,意识到她要向后,宋寺澄猛地抓住了她站起来的小阿润。宋寺澄的手劲儿本就比一般Omega要大,这下意识的举动更是好不收力,沉清润的要害被她抓住,疼痛瞬间袭来。
    沉清润佝偻着身子,整个人栽在了宋寺澄身上。
    哪里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宋寺澄连忙松开小阿润,不管自己的手刚刚碰过她的性器  ,直接捧起沉清润的脸,担忧地看着她的眼睛。
    那一下的刺痛很快就过去,沉清润被她捧着,看到她脸上焦急的情绪,沉清润弯了弯唇角,示意她不用担心。
    这人,怎么变得这么温柔啊?
    宋寺澄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发涩,她吻上眼前人。
    二人从十几岁就纠缠在一起,自然是最为了解彼此。宋寺澄知晓沉清润最爱的就是她的唇舌,此刻再也没有躲避地送上自己,勾着她,双手始终没有离开她的脸颊。
    沉清润站在宋寺澄的面前,因着身高,整个人都跪在她的面前,双手扶着宋寺澄的腰,近乎虔诚地同她亲吻。
    一吻未过,沉清润再次闻到了一股苦橙花的味道,她动作有些凝滞,鼻尖微动,闻着空气中飘散的味道。
    “闻到了?”意识到眼前人的不专心,宋寺澄微微离开她的唇,眼神里是沉清润看不懂的氤氲。
    沉清润点头,她的确闻到了。但这味道有些奇怪,宋寺澄的苦橙花味道,按理说她不该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可她的潜意识告诉她,这股苦橙花的味道不是纯粹的宋寺澄的味道。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当年分化时,她不是昏过去了吗?怎么会对宋寺澄的信息素味道有所了解呢?
    这不应该的啊。
    见她困惑,宋寺澄将坦白的心思收了回去。她将茶几上的果盘随手扔到了一旁,整个人侧躺在上面,手拄着自己的头,整个人慵懒万分。
    “你的信息素是苦橙花吗?”
    “嗯。”知道自己信息素的味道并不稀奇,要是沉清润不知道这才是比较奇怪呢,“怎么?”
    “我好像能够闻到你的信息素,重逢的时候就可以,但不是一直都能够闻得到。”沉清润跪坐在她的面前,看到她性感撩人的姿态,舔了舔唇。
    “哦,因为我等级太高,一般的抑制贴根本没办法完全掩盖我的信息素,所以有的时候就会有一些信息素泄露出来。”宋寺澄一边懒懒的回答,一边猛地发现茶几下方的盒子里好像有点什么,伸手将那个小盒子拿出来,看到里面的保险套。
    她挑眉看向沉清润。
    沉清润皱眉,似是忘了为什么自己的茶几下面会有安全套的存在。
    宋寺澄可不管她怎么会有这东西,这玩意的存在就是为了做爱,她和自己做爱的时候向来不爱戴套,也不知道这保险套是给谁准备的。
    出于一种很是奇怪的怒气,宋寺澄从里面抽出来一个,直接甩给了沉清润。
    不是已经申请好了可以不带套吗?为什么现在又要让她戴?
    沉清润有点委屈。她不爱戴套不是一天两天了,从高中开始第一次和宋寺澄做,她就不想戴,只是为了彼此的健康,才不得不戴。
    她不爱戴套的原因也实在是简单,裹着一层橡胶膜快感降低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沉清润的尺寸不是很好买套,市面上的套子尺寸都让她很是不输入。
    重逢后好不容易申请到的不带套的权利,就这样被收回了,沉清润真的是万分委屈。
    “不戴套休想做。”
    宋寺澄冷酷又无情。
    没办法,沉清润只要委屈地看着宋寺澄,将安全套套在了自己的妹妹上。果不其然的,这个套子的尺寸也不是很合适,她还未完全勃起,戴在上面就已经满满当当了,若是等会宋寺澄再刺激她一下,妹妹激动起来,就一定会被勒住的。
    “不做吗?”
    言语间,宋寺澄已经将自己的上半身衣服褪下,露出了里面白皙精致的肩头。肩膀下方是她若隐若现的胸乳,浑圆而挺拔。
    很好,宋寺澄甚至不用说什么,只是简单地露出身材,她的妹妹就已经被勒住了。
    沉清润只想哭,但她现在更应该做的,好像是操弄眼前人。
    坚挺的小阿润抵在宋寺澄的小腹上,沉清润低下头,再次吻上宋寺澄,手径自将她的内裤脱了下去,小阿润顺着她的动作,抵在她的穴口。
    “沉清润,你是不是觉得我的信息素味道和你记忆中不一样?”
    她又一次叫了她的大名,沉清润下意识蹙眉,面对危机她向来有着优越的alpha的先天预感。她觉得,宋寺澄可能会说出她不想要听得话。
    果然
    下一秒,宋寺澄又一次张口
    “因为我被人完全标记了。”
    “沉清润,我被人完全标记了。”
    身下人的穴口极为顺滑,感受着她狭小的穴口,沉清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待她反应过来时,只感觉自己的妹妹已经完全插入了。
    “嗯……”宋寺澄唇角勾着笑,眼神里却毫无笑意,她本就没打算坦白全部,只想说一部分,没想到说出来的这部分,竟然沉清润情绪失控。
    到底还是alpha啊。
    哪怕是沉清润,不过也是只在意Omega是否被标记的alpha。
    宋寺澄被沉清润生生撑开,本就算不上特别湿润的甬道,登时干涩。
    沉清润有些手足无措,她没想要伤害寺的,只是,只是当时不知道怎么了。她眼睛红红的,想要向下安抚宋寺澄,可还不等动作,身下的宋寺澄就动了起来。
    她勾着动人的笑,眼神却是那样的冰冷,她笑着说:“阿润,艹我。”
    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成这样?
    沉清润不懂。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