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木香?檀香木?(剧情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43.矫情
    宋寺澄自然是知道自己有多矫情的。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错的,这些年换的这么多女朋友男朋友床伴,人都说她淫乱,就是储杉妤都常常用那样无奈的眼神看着她,好似她不该这样频繁地更换身边的人。
    这些人哪里知道,她想要的,不过就是一个认同感而已。
    就像是在工作上承认Omega并不会输给alpha一样,承认,不管她宋寺澄是什么性别,都会有人真心爱她。
    然而,这好难啊。
    大家所在意的,是她高等级的Omega身份,在意她的腺体,在意她怀孕生下的高等级孩子。可在这些莫名其妙的世人给Omega的定义前,难道从来没有人注意过,她首先是宋寺澄吗?
    结婚生子,偏安一隅,不可能出现在宋寺澄的人生字典里。
    她永远是自己,随后才可能成为旁人的谁。即便日后真的与谁定下,她也绝不愿意听到旁人将她冠以alpha的姓氏。
    这些年她忘不掉沉清润,除去当年没有得到,所产生的白月光滤镜。最大的原因就是,沉清润和她厮混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是个没有分化的小屁孩。沉清润不在意她的性别,不在乎她能否怀孕生子,不在意她的个性对于Omega来说是否太过强硬。
    只是因为她是宋寺澄。
    就因为这个,她甚至可以将沉清润的不告而别轻拿轻放,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
    可为什么,连沉清润都会在意她的完全标记呢?
    纵使这个完全标记是沉清润自己的,可当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的反应,还是让宋寺澄有些受伤。今天的表白,她心头不是一点触动都没有,甚至,她想着,只要沉清润能够有所察觉,甚至是做戏一样装作浑然不知,她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答应她,和她在一起。
    为什么,要戳破她的梦呢?
    宋寺澄的表情转瞬即逝,若不是沉清润将她的眼神看在眼里,她怕连自己都会忽略掉宋寺澄那近乎冰冷的眼神。
    “寺。”沉清润的声音响起,似是在试探身下人的状况,她的言语中有些小心翼翼的,“我要动了?”
    “好。”宋寺澄应声,挪了挪自己身子,令自己整个人都躺在茶几上,双腿盘在沉清润的腰间,让她方便大开大合的动作。
    这样的姿势是过往两个人没有尝试过的。过去的沉清润虽然霸道强势了一些,但在床事上,向来不会强迫她,这种居高临下的姿势一向是宋寺澄所不喜的,纵使这种姿势可以让她进的更深,沉清润也不会尝试。
    但现在
    沉清润蹙眉,她感觉的到,宋寺澄的情绪在一个临界值。
    “这个姿势不错,很爽的。”似是看出了沉清润的迟疑,宋寺澄主动勾上她的脖颈,笑着同她解释,“你动动嘛~”
    她的声音柔媚了许多,甚至还带着一丝丝过往少女时的娇嗔。
    对于年少的宋寺澄,沉清润怀念了多年,倒不是说现在的宋寺澄不好,只是那时候的她,比之现在要更加的单纯和……
    好操。
    吻上身下人,轻吻落在她的唇角、锁骨。宋寺澄眯着眼睛,双手勾着沉清润,整个人脸上都有着醉人的笑意。
    吻逐渐向下,落在她娇挺的胸乳上,另一边更是被沉清润的手掌包裹、挑弄。
    本就不算是多么冷淡的人,在沉清润算不上多么高潮的挑逗下,宋寺澄还是湿了。她向下蹭了蹭,感受着体内安分的小阿润。
    察觉到宋寺澄体内比刚才要湿润一些,沉清润尝试性地动了动。
    “寺。”沉清润抿唇,轻声呼唤宋寺澄。
    宋寺澄应声,双手圈着沉清润的脖颈,半个身子在空中,不是很舒服的样子。见她现在姿势困难,沉清润将她抱进怀里,二人肌肤相贴,宋寺澄能明显听到沉清润心脏的声音。
    “嗯。”
    沉清润听到她这样回应自己。
    “寺。”
    “嗯。”
    方才宋寺澄问她为什么现在才表白。她微微低下头,发丝滑落,堪堪遮挡住她的眼睛。原来她一直在介意,这些年,她竟然错过了宋寺澄这么多年。
    心里越是酸涩,沉清润的动作越是干脆利落。
    她一手仍抱着宋寺澄,另一只手又一次寻到了她的胸乳,乳头被沉清润含在口中,湿润软糯的舌头不住地在上面裹弄,这令本就敏感的部位越发的难耐。
    宋寺澄没有压抑自己的呻吟,这样的姿势她本就没有着力点,此刻更是将整个人都置于沉清润的掌中,腰身紧绷着。
    做IT的人难免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关节类的疾病,为了健康,宋寺澄的休息时间一大部分都是在健身房度过。也因此,作为一个体脂率不低的Omega,她的腰腹上没有一次赘肉,反而显得有些精干。沉清润的手掌离开她的后背,转而落在她的侧腰,令她后仰着,本就在沉清润口中的胸乳此刻更进一步,彻底落入了沉清润的口中。
    牙齿轻咬宋寺澄挺硬的乳头,听到头顶她倒吸的一口气,沉清润动了动下身猛地深入。
    “啊……”难耐的呻吟响起。
    宋寺澄坚持不住,整个人后仰,下身被贯穿的快感与乳头被咬住的刺激令她彻底瘫软,她重新躺回了茶几上。半眯着眼,感受着沉清润的动作。
    许是她一开始的干涩令沉清润有所顾忌,她只是浅浅地抽动,动作也变得万分温和,只是偶尔戳弄她体内的敏感点。
    丝毫没有之前的霸道用力、
    温柔而又坚定的插入,而后缓缓地抽出。
    快感是有的,但这不够。
    远远不够。
    喘息声和呻吟声落在沉清润的耳中,她抿着唇,眼睛仔细地盯着身下的宋寺澄。
    饶是个性不像Omega,但不得不说,卸了妆后素颜的宋寺澄绝对是一副标准的Omega长相。现下她半眯着眼睛,薄而红的嘴唇微微张开,像极了她在聚量视频关注的某个宠物博主的海双布偶,是个漂亮的小公主,但偶尔又是那样的魅不可挡。
    这样的宋寺澄,曾被旁人看过。
    一想到这,沉清润掩藏多年的霸道与暴虐,争先恐后地用了出来,似是要将现在如此温吞的她彻底吞噬一般。
    不可以,寺不喜欢她那样。
    沉清润抿着唇,告诫自己。她不能再想过去那般了,宋寺澄不喜欢那样的人,若是她不喜欢,那自己于她而言,就真的只是一个人形按摩棒了。
    不可以。
    她告诫着自己不可以,可动作却不是这样,她突然将自己的性器完全插入,直接抵住了宋寺澄的花心。
    没想到这人搞突然袭击,宋寺澄半眯着的眼睛彻底睁开,正好看到沉清润眼神的挣扎。她拍了拍沉清润的脸颊,语气轻蔑,似是挑衅:“用力啊,阿润,像个alpha,用力。”
    猛地,沉清润想到初相逢时宋寺澄也是这样,用旁的alpha同她对比,来刺激她更加粗暴的对待她。
    是喜欢粗暴的吗?
    她埋首在宋寺澄的颈侧,再次挺腰,硕大的冠头用力地顶上了花心,引得身下的宋寺澄轻喘。她顺手将宋寺澄的长腿捞起一条,抱在怀里。
    这样的姿势无疑令沉清润进的更深,宋寺澄不太喜欢这种“放浪”的姿势,下意识地蹙眉。想要说什么,就感觉到沉清润开始一下下的进出,被她的抽插引得仰起了上半身,算不上身教体软的身子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你比高中差劲了不少。”桃花眼里蕴着异样的红,宋寺澄一边被动承受着沉清润的攻势,一边不忘呲一呲眼前人,令她就算身体爽了,心里也要不舒服一点。
    比高中差劲?
    沉清润只感觉自己被她紧紧地包裹住,花穴温热湿软,里面的褶皱也被沉清润的性器一点点的抚平,她用力将性器一点点的顶到她的花心,一下、一下、一下。
    “你更喜欢高中时期的我吗?”沉清润这样问。
    宋寺澄已经快到,她收缩着内壁,听到沉清润粗重的喘息,轻笑着回:“是啊,那时候的你,可太能操了……现……现在,到底是……叁十了……”
    不要用年龄来刺激一个女人,哪怕这个女人是alpha。
    话音刚落,宋寺澄就迎来了更加用力的顶弄。
    沉清润的尺寸比之一般人都要优越,现下她已经扣在她的宫口,比起之前的只是在门口停留,这次她好像有要进入的念头,一下一下的,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进的更深。
    被这样的顶弄刺激的有些头皮发麻,宋寺澄深呼吸,呻吟不断。
    “啊~”
    又快又急的抽插令宋寺澄再次叫出了声,她的一条腿被沉清润抱在怀里,整个人都在她的身下。租来的房子茶几算不上多么稳固,现下正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艹,她干什么要嘴欠挑衅alpha。
    如果世界需要一个永动机,那应该从发情的alpha身上找寻基因的奥秘。
    宋寺澄满脑子都是眼前人就是个畜生,身体的快感一点点累计。花穴被她毫不留情地撑开,随后退出时的动作带出她里面湿滑的液体与粉嫩的媚肉,随后不等花穴收缩,粗长的性器就再次进入,循环往复。
    她近乎被她插的失神,眼前明显比高中要成熟许多的沉清润,不知怎么的忽然同年少的她渐渐重合。
    是她啊,是她的
    沉清润。
    水声咕叽咕叽作响,身下的茶几也嘎吱嘎吱的,沉清润的肉棒上裹满了宋寺澄的花液,随着她的动作,逐渐向宋寺澄的大腿滑落。
    持续不断的抽插让宋寺澄的神情愈发恍惚,她下意识地主动迎合进出的肉棒,挺弄着自己的腰身,感受着沉清润的喘息声:“嗯……寺……好紧……”
    二人都不是那种会在床上说太多的人,尤其是沉清润,她是alpha,体力好等级高,更多的时候就是沉默不语地抽插。偶尔才会像是现在这样,抱着她,在她耳边说一些低等级的荤话。
    感觉着沉清润的肉棒再次狠厉地插入,顶住宫口,宋寺澄支起身子,埋首在她的锁骨。
    沉清润喘着粗气,动作快速的抽插了几十下后顿住,滚烫的精液射了出来,尽数被薄薄的安全套挡在宋寺澄的宫口外。
    宋寺澄搂着沉清润的脖颈,感受着她射精时体内一动一动的性器。在她终于射完,将性器抽离身体的那一刻,她整个人趴在了沉清润的怀里,冷眼看着她将安全套摘下。在她又抽出一个保险套要戴上的时候,她猛地勾住了沉清润的脖子,狠狠地咬上了她的后颈,注入自己的信息素。
    不是第一次被她咬,沉清润近乎要习惯了,不适是有的,更多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
    她眯着眼,抱紧怀里的人,眼神里装满了缱绻的情谊。
    忽的,她闻到了沉清润的信息素:苦橙花和一股浓烈的木香。
    木香
    元辞,A+级alpha,信息素:檀香木。
    温柔的神情登时收拢,她紧紧地蹙眉,神情冷峻。
    ————————
    我们4  S级作精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