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标记(abo) - 给我个机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44.标记你的是元辞吗
    “还要再来一次吗?”
    宋寺澄眯着眼,整个人就像是慵懒的猫一样。
    没有及时等到沉清润的回答,她也不恼,只是撇了撇嘴,不管自己腿间有多么的泥泞,直接起身。白浊的液体与透明的花液顺着她的腿,向下流去,形成一道萎靡的路线。
    “标记你的人是木香?”
    宋寺澄已经走到了房间门口,忽的听到身后传来了沉清润低沉的声音。她的脚步一顿,神情有些恍惚。
    到底,还是在意的。
    “你在意?”
    她背对着她,语气平静,但沉清润还是从这寥寥几个字中听到她尾音的颤抖。知晓寺可能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沉清润连忙起身,走到宋寺澄的身前,面对着她。
    看到宋寺澄近乎冷漠的眼神,沉清润直接将她抱入了怀中。
    此刻的沉清润又无法闻到她的信息素了,她微微侧头,看着宋寺澄脖颈后的腺体,用唇瓣小心地碰了碰那处人类最脆弱的地方。
    被她如此温柔的对待,宋寺澄睫毛微动,嘴巴张了张,最后仍是不语。
    “我要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见宋寺澄的身子已经放松下来,沉清润这才开口,“我喜欢你,从高中的时候就喜欢你。我当然会在意你,在意你的一切。”
    话说的好听,出国这些年旁的没学会,这种花言巧语倒是学了个十成。
    沉清润身上不着一物,锁骨和脖子上还有她刚刚留下的印记,这张不会说话的好看的脸上神情认真。宋寺澄不得不承认,她就算再是不爽,再是计较,面对沉清润的这张完全在她审美点上的脸,她也无法做到冷言冷语将她完全拒绝。
    “是木香。”
    果然自己没有闻错,沉清润认真地看着宋寺澄,心下暗自懊悔,她怎么能不看看清浅调查的寺澄的所有前女友们呢。清浅在邺城的路子多,调查向来详细,信息素这种不难被她知道。
    正当沉清润心底盘算除了元辞还有谁是木香的时候,宋寺澄又开口了:“你认识的,A+的Alpha。”
    自己认识自己,没毛病。
    眼看着沉清润的神情越发不好,宋寺澄竟然莫名有了些快感,她轻笑着拍了拍沉清润的脸颊:“无所谓的,我不在乎,你在乎的话就是徒增烦恼。”
    说完,宋寺澄就推开了沉清润,走进浴室洗澡去了。
    许是20分钟后,宋寺澄穿着沉清润放在浴室的睡衣出来,就见到沉清润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脸严肃地盯着手机。
    听到声音,沉清润抬头,看到宋寺澄的头发还湿着,收起了手机,帮宋寺澄吹头发,一时间室内只有吹风机的声音。
    被这种声音和脑袋上温和的风搞得昏昏欲睡,宋寺澄倚在沉清润的身上,闭着眼睛。
    等头发差不多要干了,沉清润扶起宋寺澄的头,道:“不早了,我们睡吧。”
    方才的性爱和这两天的奔波,让宋寺澄早就没有了精力,她半眯着眼睛躺进了被子里。沉清润将窗帘和灯都拉上,确保室内没有一丝光亮,这才上床,躺在了宋寺澄的身边。
    空调开的很低,宋寺澄下意识地找寻到身边温软的人,手搂住了沉清润温良的腰肢,头也窝在沉清润的怀里。
    两个人都很瘦,但此刻二人贴的十分的近。沉清润稍一低头就能吻上宋寺澄的额头,偶尔间有一股别样的木香涌入沉清润的鼻息,她仔细闻了闻,只觉得有些熟悉,但无法分辨出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
    被这股香气逗弄的,本已经软下的小阿润再次站起了身,怀中的宋寺澄感到自己下方被她的性器顶着,不悦地皱眉,嘟囔:“老实点,明天我废了你!”
    废了我?
    沉清润轻笑,手抚上宋寺澄的脸颊,温柔地抚摸着她的五官。随后送上了自己的吻。
    “是元辞吗?”她低声问。
    被困意袭扰的宋寺澄根本没听到她问什么,下意识地“嗯”了一声,随即沉沉睡去。
    独留下双目清明的沉清润,睁着眼睛,盯着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发呆。
    次日
    宋寺澄醒来时收到了一条信息,她看了眼已经醒过来,正在床边穿衣服的沉清润,几乎没有犹豫地开口:“行程有变,我得去趟别的城市,你自己回邺城吧。”
    沉清润愣了愣,随即点头。她自然是知道宋寺澄有多么忙碌的,昨晚就是睡觉,她那已经静音的手机还时不时亮起来,想来是有不少的人给她发消息。
    两个人都是成年人了,自然不会有什么舍不得分开的状况。
    吃过早饭,宋寺澄穿着沉清润的衣服,手上什么都没有,只拿着手机就准备出门。
    见着她的背影,沉清润叫住了她,有些话必须在现在说,若是放宋寺澄离开,等她思考过后,以她的脾气秉性,极大可能会将她一脚踢开。沉清润太过了解宋寺澄的脾气,所以,她要把话说开:“有些话我还是要说的,我在意你的标记,是因为,我在意你这些年的状况。我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孙子,敢完全标记了你,还不在你的身边。这么不负责任的alpha,就该被阉割才对!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是哪个王八蛋干的缺德事,我想说,你离开她是对的。”
    “既然都已经离开那个王八蛋了,我也没有信息素。我家里也不需要我生什么继承人,所以,寺,你要不要给我个机会?”
    宋寺澄听到沉清润的话,不由得蹙了蹙眉,随即笑了出来。
    自己骂自己王八蛋,还说自己应该被阉割。
    沉清润啊,沉清润,你是把自己也是木香类,忘到了爪哇国吗?
    “给你什么机会?”给来接自己的人发消息,让她等一会,宋寺澄背靠着门,饶有兴趣地询问沉清润。
    沉清润刚要回答,便听到宋寺澄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说:“你昨天只不过是告诉了我你喜欢我,仅此而已。我并不知道你和我说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么?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明白你说的机会是什么。”
    “和我在一起的机会。”沉清润上前,目光坚定。那双丹凤眼里,透着几分微妙的允诺。
    想到过往她的不辞而别,宋寺澄哂笑,眼神在沉清润的身上上下扫着,语带不屑:“和你在一起?阿润,你最好考虑清楚,我被标记的事情在邺城不是个秘密,你母亲也不会不知道。你们沉家家大业大,能接受我这么一个被alpha标记过的人吗?阿润,朋友和恋人本身就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做床伴不好吗?没有感情的束缚,自由自在的,不好吗?而且我不是个会吃回头草的人,若是分手,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还没在一起先想着分手。
    沉清润抬头看着宋寺澄,眼神复杂,她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被宋寺澄的手指抵住了嘴唇。
    “阿润,我也喜欢你。但很多事情不是两个人互相喜欢就可以的,我们不是小孩子了,就这样吧。”
    看到沉清润平静下来的眼神,宋寺澄笑了笑,知道自己的话被她听了进去,她的声音温和,伸手抱了抱沉清润,道:“我走了,邺城见。”
    沉清润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宋寺澄离开的背影。
    过了许久,她这才从神游的外世界回来,她摇了摇头,目光比之刚才要更加坚定。
    去你妈的床伴,去你妈的朋友。
    互相喜欢就是应该在一起,感情哪里是什么束缚,外人指指点点又能怎样。她已经决定回了沉家,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要拥有宋寺澄。
    去你妈的就这样吧。
    宋寺澄,只能是她的!
    沉清润的阴鸷的表情收敛,她目光淡淡地看向手机里清浅发来的名单。锁定上面的一个人:元辞。
    元辞,1992年5月17日生于邺城通顺区。23岁与家人移民港城,现居住地为荣城开花区富力天堂一区A3栋1809。
    开花区距离她所在的区不是很远,沉清润从玄关拿起自己的车钥匙。点开元辞的资料,看到那一串电话的联系方式,直接将电话打了过去。
    几声后,那边接起。
    “你好,我是沉清润,我们见一面。”
    电话那方的元辞哪里想到会受到沉清润的电话,她无辜地看向坐在自己副驾驶上的宋寺澄,求救的眼神biubiubiu地向她发射。
    宋寺澄倒是没想过沉清润会直接来找元辞,她耸了耸肩,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元辞咬牙,应下了沉清润说要见一面的要求。
    “她不知道标记我的就是她,估计以为是你,来找你麻烦来了。”宋寺澄闭着眼睛,不难猜测沉清润的心思。
    “她闻不出味道的吗???”元辞吐槽,开司米木和檀香木都是木香,可是味道却是差了得有十万八千里。沉清润那等级那么高,难道是个摆设吗?这都闻不出来?
    “她对信息素的敏感度极低,而且,我觉得……”
    想到沉清润昨晚那忐忑的眼神,宋寺澄下意识地笑了出来,面上是元辞没有看过的温和。能让宋寺澄犯花痴的,估计也就只有沉清润了。
    “她应该忘了自己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了。”
    元辞吐血,实在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我晕!”
    “你别告诉她标记我的事情,她现在性子挺温和的,也没有什么攻击力,不会打你的。”到了机场,宋寺澄下车后趴在车窗上,叮嘱元辞,“事成后,我调你回邺城。感恩~”
    我求求你了,我不想回邺城。
    元辞无语凝噎,待宋寺澄进了航站楼后,这才向沉清润所说的地方开车驶去。
    待见到沉清润的时候,元辞只想把已经飞到金城的宋寺澄脑袋揪下来。
    沉清润的眼神薄凉如利刃,看得对面的元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叫温和?
    这叫没有攻击力?
    她一定会打她的吧?
    元辞心里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