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伞(校园骨科1v1) - 二.自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
    詹晏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消化完这个事实。
    奶奶说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但也能隐隐感受到父亲的名字在家里是一个禁忌。
    他知情知趣的从来没有追问过。
    只是他没有料到父亲詹韦杰会跟母亲一样的混蛋。
    十七年前,詹韦杰创业失败,欠下巨额高利贷。走投无路之际,他把仅剩的希望寄托于前老板江嗣身上,以为他会看在自己为江家多年做事的情分上借钱帮他。
    哪知人家江嗣也不是傻的,借钱有一便有二,更何况他欠的是无底洞般的高利贷,搞不好江家都要惹一身骚,便立马回绝了他。
    詹韦杰心灰意冷,便跟妻子何君合计自杀骗取保险金,以换得家人安宁。可是临死前始终对江嗣的冷眼耿耿于怀,正巧妻子何君与江嗣的妻子临盆时间相近,于是便生出了一个歹毒的念头。
    他用仅剩的积蓄买通了江嗣妻子产房的医生护士,把她刚生下的男孩换成了自己龙凤胎中的女儿。
    至于为什么换的不是詹晏,詹晏阴暗的猜,多半是詹韦杰想给詹家留后,不忍他冠上仇人之姓而已。
    得手后的詹韦杰丧心病狂的掐死了那个孩子,然后伪造出了煤气意外泄露的假象,就这样骗到了高额的保险金,人也了无遗憾的走了。
    如果不是他掐死了那个孩子,恐怕江氏夫妻也会看在十几年的感情上留慕筝在江家生活。
    但是詹韦杰做事太狠绝,丝毫不给人留余地。半年前那孩子的骸骨被人发现,整件事才得以水落石出。
    慕筝也就因此被江家彻底扫地出门。
    詹晏面露讥讽之色。詹韦杰自以为为家人打点好了一切,却没想到何君会在他死后卷走保险金远走高飞。
    连累得奶奶和爷爷晚年都不得安宁。
    前几年爷爷走后,奶奶得了阿兹海默症,可催债的人哪管他家这种情况,还是会隔叁差五的来讨债。
    后天催债的就要来了,可是他不想让慕筝见到那种场面。
    詹晏觉得,像她这样的女孩就应该被呵护在温室里,永远都不要见到那些肮脏龌龊的事。
    那些事情让他一个人来扛就好。
    他闭上眼睛,决定后天还是要想办法把慕筝支走。
    一想到她就睡在沾有自己气息的床上,詹晏的呼吸愈发粗重了起来。
    窗外的蝉鸣声不绝于耳,他在沙发上始终无法入睡。最终还是决定起身,走到她的房门前悄悄的开了一道小缝。
    因为家里没有空调,即使是开了窗但还是觉得暑热难耐,慕筝的身上只穿了一件短短的碎花吊带睡衣,她娇嫩雪白的肌肤睡在冷硬的竹席上,被压出了几道粉红色的印记。
    随着她不安的扭动,肩头那根细细的吊带落到了手臂上,两腿之间粉红色的内裤也显露无疑。
    詹晏注视着她的眼神晦暗不明。
    他耻笑自己的低贱下流,但又难以抑制对亲妹妹的渴望。
    轻扣上门,他回躺到沙发上,下腹穿来的火热愈演愈烈,骨节分明的大掌不自觉探上了两腿间肿胀难耐的粗长。
    詹晏闭上眼睛,想象慕筝柔若无骨的小手紧紧扣住自己的肉棒,随后快速上下撸动起来。
    充血的龟头上冒出点点晶莹的体液,带着薄茧的手掌一遍遍猛烈的滑过青筋暴起的棒身。
    脑海中不停闪过刚刚她娇媚动人的模样,詹晏情不自禁地粗喘着唤出她的名字:“嗯……小筝......小筝......”
    连他都记不清,自己曾在多少个日日夜夜这样喊过她名字了。
    快感交织中最后一声喘息声戛然而止,詹晏望着手心上的一片湿润有些出神。
    天知道他此刻有多想冲进她的房间,狠狠翻来覆去地操弄她,让她的身上时时刻刻沾满自己的体液。
    而像他一样长夜无眠的,还有屋内红着眼死死咬住虎口的詹慕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