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伞(校园骨科1v1) - 六.木木慕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六.
    一夜好眠后。
    温热的晨光透过玻璃照映在慕筝的身上,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让她缓缓睁开双眼,在一声慵懒的哈欠声后,她下床踩着拖鞋,睡眼惺忪的开始了洗漱。
    小小的客厅内只坐着出神的奶奶,而桌上则放了一碗还温热的红糖红枣黑米粥。
    那碗红糖黑米粥一看就是出自詹晏的手笔。
    自从她来以后,詹晏每天都变着法儿的让她吃红糖桂圆红枣这一类补血的东西,估计是上次她晕倒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
    再叁确认过詹晏不在后,慕筝疑惑地问:“奶奶,詹晏去哪了?”
    奶奶抱着怀中肥头肥脑的橘猫,认真想了一会“小晏?他......他......”
    过了一会才如梦初醒般道:“我想起来了,小晏去上班了。”说完继续抚弄起了怀中的猫咪。
    慕筝的心又被吊了起来。
    昨晚的卡他明明没有退给她啊,为什么还要去打工,他做的什么工作需要起这么早?
    “那奶奶你知道他在哪里上班吗?”
    “奶奶不知道,木木知道。”
    慕慕?是在说自己吗?慕筝不禁将心底的疑问问出了声。
    “木木,快带着我孙媳妇找小晏去。”
    奶奶笑着放下怀中的胖猫,那只猫在地上懒洋洋的伸了伸腰板,好像听懂了她话一般,迈着轻盈的猫步朝屋外走去。
    慕筝神差鬼使的跟了上去,潜意识里觉得那只肥猫会给她想知道的答案。
    穿过老旧的巷子,清晨的阳光透过细碎的树叶照亮了青苔斑驳的墙面,少女纤细小巧的影子快速穿行过一面面破败的老墙,最后停在了宽阔平坦的马路边。
    糟了,她跟丢了。
    慕筝仓皇的唤了几声那只猫咪的名字,却总有种自己叫自己的怪异感。
    这名字该不会是詹晏起的吧……
    不过那猫似乎是听到了她召唤,也不知道从哪跑了回来,乖顺的蹭了蹭她的鞋子。
    慕筝蹲下身子揉了揉它柔软的脑袋“乖木木,快带我去找阿晏吧。”
    木木嗷嗷叫了几声,又一颠一颠的向前走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慕筝的错觉,她总觉的它这次的脚步好像慢了些。
    沿着马路一路小跑,木木的身影最后停在了一处铁门前。
    目光透过铁门的缝隙,迅速搜索到了她想见的那个人。
    此时的詹晏正忙着将一箱箱沉重的货物扛到货车上。虽然累些,但这份工作不仅是日结而且一天能赚叁百多,这对于不能干长工的他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詹晏想攒钱给慕筝装个空调。
    即使她不说,他也能看出来她有多怕热。他和奶奶这样生活了十几年,自然习惯了风扇嗡嗡响的夏天。但慕筝不一样,每到半夜就能听到她难耐的翻身声,偏偏她又娇贵的很,风扇一吹久了就头疼。
    离暑假结束也只差半个多月了,他准备在这里多搬上几天的货,再加上之前的攒的积蓄,够给她买的了。
    “詹晏!”女孩小跑到铁门前,紧紧抓住手上的栏杆,冲门里大喊。
    詹晏诧异的望向她,慕筝怎么会找来这儿?
    来不及跟工头打好招呼,他放下肩头的货物,疾步走了过去。
    两人不约而同的发问:“你怎么在这里?”
    同样的话语,只不过一个的语气里是惊疑,另一个的语气却是满满的心疼。
    最后还是慕筝先回答了他的问题:“是木木带我过来的。”
    木木?詹晏脑海中闪过一只大脸胖猫的模样。那是工厂的流浪猫,他之前喂过它几次后,那猫就开始跟着他回家了。
    不过詹晏也没赶,想着他去上学或者不在家的时候那只猫也能替他陪陪奶奶。后来他就开始叫它木木。
    虽然此木非彼慕,甚至它还是只公猫,但是一看到那只猫圆圆的脸,就让他忍不住想起另一个慕慕的小圆脸。
    她和小猫一样乖巧。
    詹晏回过神来,正对上她眼底满含的担心,便放柔了声音哄她:“别担心,我只干几天而已。”
    “真的?”
    “真的”透过铁门门缝,他探过手去揉了揉她乖顺的发顶,心底也忍不住软了下来“回去吧,晚上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他一副哄小孩子的架势,让慕筝忍不住又烧红了脸“那......那我走了。”
    刚走没几步,她又快步跑回了门前,追问道:“哥你中午吃什么啊?我中午来给你送饭吧。”
    他怎么不知道慕筝还会做饭?詹晏用似笑非笑的眼神注视着她,不过说实话他还挺好奇她做的饭是什么味道的,想想这里离家不远,便答应了她。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昨晚抱慕筝回屋后,慕筝又悄悄的在手机上翻了好久的菜谱,为的就是今天能在他面前出其不意的露一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