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伞(校园骨科1v1) - 三十八.回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叁十八.
    何君从昏迷中醒来时两个孩子就静静地躺在她的身边。
    稍大些的男孩眨巴着黑亮的眼睛好奇的观察着这个世界,瘦弱的妹妹则静卧一旁,不哭也不闹。
    起先脑海中涌上来的是一股甜蜜幸福的暖流,可随之而来的便是即将分离的焦虑。
    何君努力伸手,想要碰一碰孩子们的红皱皱的脸蛋,最终在指尖即将触到那块肌肤时,她的丈夫走了进来。
    她在心底无声的呐喊祈求,希望他也能不忍母子分离而放弃那个决定。
    但他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詹韦杰还是没有一丝余地的抱走了尚且在沉睡中的女婴,他甚至决绝到连怀中的女儿都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
    那一瞥除了冷漠,还有不为人知的自认大仇得报的癫狂。
    但是江家人会好好待她的女儿,那里不会有她这样的母亲,更不会有詹韦杰这样的父亲。一想到这个念头何君便努力切段了自己潮涌般的苦涩和思念,那个孩子不需要她的哺育,她一样会过的很好。
    她看了看身旁仅剩的那个小小身影,他似乎还未发现陪伴自己从胚胎到出世的胞妹已经离开,除却血缘之系,不出意外的话以后他们再无瓜葛。
    事情的进展一如期望中的顺利,孩子送过去了,江家人没有怀疑。而他们夫妻二人带着那个换来的男孩去了郊外的山上。
    或许是面对即将而来的死亡,一路上他止不住的啼哭,何君慌张的哄着怀里的婴儿,不带任何主观情绪的讲,那孩子生的非常漂亮,漆黑的胎发,柔嫩的脸蛋,还有初现精致雏形的五官,让人看了格外生怜。
    伴随着响彻夜空的啼哭,她又想起了自己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儿,为了让她以后在江家后顾无忧,何君最终还是狠下了心,将手捂在了孩子的口鼻上。
    一秒两秒……背脊上沁出的汗水打湿了衣衫,但很快孩子也没了动静。她松开手掌,那个了无生气的小脸上印着她鲜红的手印。
    而不远处的丈夫早已挖好了一个小小坑,何君拖着虚脱的身体将孩子放了进去。
    回到家,何君的心理防线终于被击溃了,因为接下来她即将面对丈夫的死亡。
    “阿君,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这是他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为了这句话,她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直到她遇到了另一个男人。
    沉寂多年的心又动了起来,何君想去爱一个人。
    这些年来她为了他放弃了很多东西,孩子…家人…钱财…但只要他们彼此相爱,这些就都不重要。
    杨凯得罪了人,他们不得不去东南亚避避风头,所以何君想再去见一眼女儿,因为这可能是她们母女俩的最后一面。
    开门的是詹晏,他也是她的孩子。说真的何君对他的感情早在十几年前他用仇恨的眼光看着杨凯时,就都已经化为乌有了。
    “有什么事吗?”他淡淡地开口。
    “我要见你妹妹。”
    詹晏防备的看着她“她不在,有什么事我去转告她。”
    何君也不想在这时候跟儿子斗嘴,她本来就是瞒着杨凯出来,现在时间不多了“告诉她,我要去国外了……我会给她写信。”
    “没了?”
    “就这样吧。”说完她不再去看他一眼,转身离去。
    几天后的一艘破旧的渔船上。
    昏暗不堪的船舱内,何君依偎在杨凯的怀里,周身全是海鱼的腥气,她想去甲板上透透气,却被船夫狠狠呵斥了一顿。
    她不说话了,而是退而求其次,透过身后不起眼的木缝去看自己置身的这片海。
    缝隙外只有海,看不到土地。
    这艘小船像是被陆地所流放般漂泊在蔚蓝的海面上,没有人能听到它的呼喊,回答它的只有永不停止的海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