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伞(校园骨科1v1) - 四十一.告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四十一.
    五月末,高中生活也临近尾声,班里的氛围既压抑又昂扬。
    最后一个晚自习,班主任抹了抹眼睛却还是语调轻松的提醒大家,在撕书撕试卷的时候不要把准考证也撕了后迈着缓慢的脚步走出了教室。
    学生们捧着白花花的廊上,纸张在半空中划出一个悠扬的弧线,漫天的白纸纷纷扬扬的从楼上洒落,整试卷走到走栋教学楼响彻着学生们兴奋的欢呼声。
    饶是慕筝这种循规蹈矩的学生也被这种氛围所感染,何莹莹拉着她的手将身子向楼下探去,地上全部都是堆积如山的试卷,甚至夜色也被铺满地面的白纸映得比往常亮堂。
    “不行我得确认一下我的准考证还在不在!”何莹莹嘟囔的一下又跑回了教室。
    慕筝好笑的看着她飞快奔走的背影,余光下意识滑落到一个瘦弱的背脊上。那是叶寒星,她也在扔试卷,但一反常态的是她居然是那群人里扔的最兴奋的一个。慕筝从来没见过她的情绪这么外放过。
    扔完试卷后的教学楼格外沉静,慕筝踩过铺满地面的试卷。
    啪嗒。是雨珠落在纸上的声音。
    高考前一连下了几天的雨,高叁的学生都不免担心起英语考试的时候要是打雷怎么办,可能老天爷也听到了他们的心声,又或者这场连绵不绝的雨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总之,等到真的考试那天天气反而格外的晴朗怡人。
    慕筝永远都会记住那天的光有多温柔,在做完英语试卷合上笔帽的那一刻或许宣告了一端青春的结束,但那会也是另一段故事的开始。
    走出考场时的脚步很轻快,门口聚满了翘首以盼的家长。慕筝穿过人群,绕过一个又一个面容或焦虑或喜悦的父母,努力寻找着他的身影。
    “姐!”
    没等到她先反应过来,江慕笛先挤过人流站在了她的眼前。他没问她考的怎么样或者题难不难诸如此类的话,而是问她晚上有没有空。
    “怎么问这个?难不成要请我吃饭?”
    江慕笛讪笑着挠挠头“对,其实......”他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后半段来。
    其实他是想跟她澄清一件事情,就是他真的喜欢她,从来都不是随口一说,也更不是姐弟之间的喜欢。可是话到嘴边,看着她忽闪忽闪的眸子心猛地滞了一下,然后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算了,以后也不缺机会,再说这么突然就表白可能会吓到她。
    慕筝答应了晚上可以去跟他去吃饭,但是她要先等到詹晏来接她,这是他们约定好的。
    没办法,江慕笛只好陪着她一起等。可是等到门口的人群都几乎散尽的时候她都没发现他的身影,她慌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拨过去可始终是无人响应。
    天色沉下去的时候,詹宴的电话终于拨了过来。
    她把手机放到耳边,不知为什么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电话那头低哑的声音如是说道“小筝,快来医院。”
    慕筝愣了愣,追问道是不是奶奶出什么事了。他避而不答,只说让她尽快。
    她不敢耽误时间,二话不说跑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刚打开门要坐进去,江慕笛不明所以的拉住了她。
    “不是说晚上去吃饭吗?你现在要去哪?”
    “对不起慕笛,我有急事。”她梗着嗓子说道,可是江慕笛抓住她衣袖的手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奶奶她可能出事了,我.....”她用几乎可以说得上祈求的语气求他,最后他还是放了手。
    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出租车司机也很有眼力见的开得很快,所以没一会就到了医院。
    慕筝推开病房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依靠在床头头发花白的老人。
    奶奶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清明,看到她推门进来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反而笑着叫她的名字。
    这是这半年来慕筝第一次在她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眼眶在一瞬间便湿润了。
    老人不说话,目光在床前的孙子孙女的脸庞上缓缓划过。
    随后她好像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样,用那双粗糙干涩的手紧紧抓住他们的手,让那两双年轻的手交握在了一起。
    “小晏要照顾好妹妹。”
    说完这句话,她嘴角漾起温柔又的笑,那一丝笑意牵动起了万千条皱纹,一双清明的眼睛也终于心满意足的闭了下去。
    床前啜泣的两人更用力的握住彼此的手。
    从今往后,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就只有彼此了。
    ————
    作者有话要说:很抱歉一声不吭停更了好几天,主要还是因为下了榜之后心里有落差,实在没有动力写下去就选择一直拖…昨晚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要给读者一个交代,再怎么说就算烂尾也比太监强,所以这本书不管热度如何都会写下去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