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伞(校园骨科1v1) - 四十六.正文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四十六.
    其实不是什么急事,只不过是他突然很想见她一面而已,心底有一个莫名的声音催促着他再多去见见她。
    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了。这个念头刚冒出来的时候江慕笛也被吓了一跳,什么叫见不到?爸妈不是要接她回家吗,怎么会见不到呢。
    他拂起一捧冷水朝自己脸上一泼,试图驱赶那个不安的预感,但这几天他的预感不减反增,更让他夜夜都难以入眠。
    所以今晚哪怕她有事在忙他也想去看她一眼。
    江慕笛急匆匆赶过去,却没想到她会和詹晏一起站在江边等他。
    他远远的看着他们有说有笑,外人丝毫插不进的亲密氛围,和半年前除夕夜江畔那次一模一样。
    “喂?慕笛你到了吗?”
    “我…我临时有事,姐你先回去吧。”
    慕筝莫名其妙的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屏幕,嘀咕这家伙是怎么回事?那会打电话的时候语气还很急,这会又没事了,真是莫名其妙。
    一连给他发了几条消息也不回。
    “别着急了,如果真有什么事的话他应该会主动联系你的。”詹晏把她焦急的情绪全部看在了眼里。
    江慕笛还是没有回她,慕筝也只得勉强放宽心,暂时把这件事放在了脑后。
    录取通知书如期而至,而这也是他们准备离开的日子,奇怪的是江母并没有再找上门希望她回江家,慕筝松了口气,但也有些失落。
    可能爸妈心中的芥蒂始终都没消吧。但是能再能叫他们一声爸妈其实她已经很开心了,以后还是能见面吧。
    所以过去的那些事就让他过去吧,从今以后就是崭新的开始了。
    *
    “江慕笛,你有本事就再给我说一遍!”
    “好,我再说一遍说,我喜欢她!你们满意了吗?”江慕笛摔门而去。
    看着儿子决绝的背影,江母忍不住瘫坐在地上,他们夫妻俩上辈子到底是造了多少孽,才会惹来这么多祸事……
    江父江母都没想到小儿子居然会对慕筝抱有那种情感。
    他们绝不能让姐弟乱伦的丑事发生在江家,哪怕心心念念的女儿不回来,他们也不能让她回来毁了亲儿子。
    儿子和女儿,虽然从小到大他们都是一碗水端平的,但是手里的水真的能端平吗?儿子和女儿孰轻孰重在他们心里不言而喻。
    摔门而去的江慕笛鬼使神差的又去了一次詹家,这几天她给他发的消息他都看了,他知道明天她就要走了,出于逃避心理他一条都没有回复,好像这样就能避开她要离开的现实。
    给他开门的是詹晏,慕笛只是冲他礼节性的点了点头,眼神就飘进来屋内收拾行李的慕筝身上。
    他和詹晏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彼此之间都对对方抱有不小的敌意。
    “哎?慕笛你怎么来啦?前几天给你发了那么多条消息你怎么一条都没回?”
    “哦……可能我没看到你的消息。”
    “好吧,你没事就行。”
    慕筝正忙着把木木塞进航空箱,不知道为什么,在奶奶去世后它便恹恹的,每天最常做的就是趴在阳台边眯着眼晒太阳。
    “怎么办,它就是不进去…”她都快急哭了,明天她们就要走了,木木不进去他们总不能抛下它离开吧?
    叁个人手忙脚乱的好不容易把它弄了进去,可是在箱子里的木木反抗的更激烈了,爪子不住的去挠笼子门,再这样下去可能爪子都会磨受伤,慕筝只好又把它放了出来。
    重获自由的木木警惕的躲到了沙发底,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它是不是不想离开这里?”
    “不然…把它交给我来养吧。”江慕笛不由自主的开口。其实他不喜欢毛茸茸的动物,但是听到那只猫也叫木木的时候心里忽然就软了。
    可能猫养在他那里,她还会回来找他看看猫吧。
    踌躇了一会,慕筝答应了,有慕笛在它起码不用回到从前流浪的日子了。
    “我们是明天上午十点多的机票。”
    “好,明天我去机场送你。”
    可惜江慕笛还是还是食言了。
    人来人往的机场。慕筝一遍又一遍去看手上的腕表,可是他始终没来,在广播最后一遍的催促中他们登上了飞机。
    其实他只是没有勇气去见她和另一个男人远走高飞。
    生活波澜不惊的向前推进。
    高中叁年匆匆而去,高中毕业之后江慕笛去了南方一所高校念书。
    他和慕筝偶尔还会有联系。
    她会跟他讲讲她在g大的趣事,或者学习上又有多累多忙,再不然就是跟詹晏吵架之类的细碎小事。
    后来他们去了国外留学。
    可能是因为时差,也有可能是因为彼此都太忙,渐渐的也失去了联系。
    总之,她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
    江慕笛在大学里收到了很多女生的追求,他却始终没有恋爱,倒也不是不想,只是觉得都差了点东西。
    他一向骄傲,宁缺毋滥,只是没想到这一缺就缺到了毕业。
    一年一度毕业季,在各奔东西的前夜,几个哥们聚在一起喝的醉醺醺的,追问他是不是喜欢男人,如果是他们可以毛遂自荐一下。
    当然不喜欢男人。江慕笛满身酒气,但却正正经经的矢口否认。
    再后来他顺理成章的回到江氏工作,身边始终没有过女人,父母整日为他的终身大事急的不可开交。
    他日日忙于工作,对父母的催促置若罔闻。
    每年他都会陪着父母去早夭的哥哥墓前扫墓,有时候父母哭着哭着也会小声念叨,今天是慕筝那丫头的生日。
    他就这样数着她的生日,好像每年这个时候才是重启新的一年一样。
    又是一个加班到深夜的夜晚,木木的伸了个懒腰难得主动凑到他身边,伏在电脑旁。
    一封意料之外的邮件在电脑屏幕上来回闪动。
    江慕笛心口一滞,莫名期待。
    缓缓按下鼠标,果不其然是她。邮件内容只有寥寥四张照片,但已尽数道清了这些年来的生活。
    滑动鼠标向下翻动。
    第一张照片有些模糊,是她穿着不符合身形的大号学士服,手里捧着毕业证书和鲜花笑容格外灿烂。
    明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江慕笛忍不住随着她的笑脸在屏幕前勾了勾唇。
    第二张照片里,有郁郁葱葱的森林和明亮湛蓝的湖泊,湖的远处有连绵不断的雪山。她和詹晏手挽手站在湖畔的一座红色烟筒的房子前冲镜头比了个剪刀手。
    她的面容成熟了很多,也不再留着从前稚嫩的刘海,小巧精致的鼻子冻得通红,黑亮的眼睛里满是笑意,从学生时代遗留下来的书卷气丝毫不减。
    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幸福。
    第叁张照片,高大神圣的教堂里,她着一袭纯洁的白色婚纱站在十字架上耶稣的前,凝望着雕像的侧脸格外虔诚,詹晏站在她的身侧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
    滑动鼠标的手顿在了第叁张照片上。
    他忽然不想再看下去了,因为预感再次收到她的信息会是在又一个很多很多年之后。
    他想留着第四张照片,在未来想起她的某一天翻出来看看,就好像正在翻看她的近况一样随意。
    那时候的自己可能早已忘掉了她曾为他带来的心动,所以才能由衷的去祝他们幸福。
    时光倒回,语文老师还在朗诵着让人昏昏欲睡的课文,午后的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树木,在教室的一角落下细碎的树影,少年在被折腾的破烂不堪的语文书上落下四个小字。
    慕笛慕筝。
    他很喜欢父母给他们的名字,因为连起来念的话隐藏意思就是,慕笛  倾慕  筝。
    树枝沙沙作响,斑驳的光斑落在课本上。
    她现在在做什么呢?少年托着下巴望向窗外。
    这一年他十五岁,他总觉得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正文完结———
    第四张照片是一张离婚证书,慕笛没看所以gg了(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撒花!磕磕绊绊但还是写完了人生第一本填完坑的小说,其实这本也是无心插柳的结果,一开始是重点更隔壁的快穿文的,这本纯属是我突发奇想而生的脑洞,所以在写的过程中也没有大纲,没想到这本的热度比快穿高很多(可能因为我真的不适合写古言…),但又因为没有大纲,过程有很多次想放弃,在最崩溃的时候甚至不敢去看读者们的回复,因为觉得我实在是配不上大家的赞美。又因为是第一次写肉所以到后期基本卡到写不出一个字来,没办法只能刻意避开了肉的情况,真的很不好意思!因为我的能力问题给大家造成了不好的阅读体验!下次会先磨练一下文笔再慎重开新文,3p番外两天会写的,期待和读者小天使们的下一次相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