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说书人 - 第七章 虎欺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既然问不出高人是谁,我也不再追究,而是专心找沅芷身上邪气的原因。
    然而转了半天,我也没找到什么头绪,沅芷也急了,催促我快点,说是再等一会保姆就回来了,到时候要是和他爸打个小报告,她就麻烦了。
    我有些头疼,要是能找到,我早就找到了,可这别墅的风水属实是有些牛逼了,想要滋生邪气,根本就不可能。
    看着房屋格局,我嘬了嘬牙花子,难不成是我看走眼了?那个示警不是在说沅芷家里?
    或者说……邪气是后来的?
    我眼前一亮,“沅芷,你最近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或者是带回家什么东西?”
    “额……”沅芷低头想了想,茫然的摇着头,“貌似……没去过哪吧?我最近一直在备考四级,都没……”
    我俩正说着话,客厅的门忽然打开了,保姆看到我,瞬间一脸的戒备。
    “小姐,他是……”
    “阿姨我给你介绍一下。”沅芷连忙抢过话头,“嘿嘿,这是我请来的风水大师,嗯……张玉梵,人称张大师!”
    保姆五十来岁,高耸的两块颧骨,看起来勉强还算慈祥,不过对我却是冷哼一声,臊眉撘眼的。
    “小姐,别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交,什么这大师,那大师的,这年头自称风水大师的人多了去了,就他?哼,看样子和你岁数差不多,懂个屁呀?”
    “额……阿姨你不能这么说呀,师……梵哥很历害的!”
    沅芷貌似很怕保姆,满脸堆笑的走了过去,撒娇似的揽着保姆的手,“阿姨,梵哥真的很厉害,看了一眼我的手,就知道我有血光之灾,之后又和我打赌,他说有人挨打,就有人挨打,他说有人……”
    “小姐!先生都说多少次了,封建迷信不能信,你怎么还和人打赌?再说了,一个屁大点的孩子,他懂个屁啊?”
    “哎呀,阿姨……”
    不等沅芷说话,保姆把她拉到身后保护了起来,然后横眉立目的看向我。
    “你个小屁孩,骗人都骗到我们家来了?哼,你不是自称大师吗?你要是真这么厉害,来,你看看我最近都发生什么了?你要是说的对,我算你厉害!”
    我揉了揉鼻子,差点没忍住,直接笑出声来。
    这大妈的面相,那可是再清楚不过了,简直就是送分题了!
    我伸出三根手指,“阿姨,我只说三件事,如果有一件不准的,你就送我出去。”
    “你想得美,我报警抓你!”阿姨叉着腰看着我,一副坐等要打我脸的样子。
    我摇头苦笑,“鼻为龙,颧为虎,颧骨高过鼻子,就是虎欺龙,女人虎欺龙,夫家命三年……”
    “师……梵哥,嘿嘿,打断一下。”沅芷看了一眼阿姨,怯怯道:“嘿嘿,阿姨听不懂,你还是说白话文吧。”
    我笑了笑,“简单点说就是,阿姨您男人在你们结婚后第三年,就因病去世了,孩子是你一个人拉扯长大的,这是第一件事。”
    我话一出口,阿姨身子顿时一僵,诧异的看着我,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
    然而,我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第二件事,阿姨你鼻子尖有一颗黑痣,这是点睛龙,点睛龙会影响到你儿子,所以,你命中难养长命子,女儿缘分也不高!直白点说,你儿子幼年夭折,只有一女养大,但是可惜了,你和你女儿是命中的仇家,这关系……呵呵!”
    “砰——”
    我脱了一个长音,阿姨手中的篮子也悄然脱手,整个人愣在原地。
    看到阿姨的表现,我满意的点了一颗烟,美美的吸了一口,这才继续道。
    “第三件事,阿姨你眉淡两边分,粗细各不同,此乃远祖之意,结合你以上的面相,就是说,当你这人背井离乡之后,才会和女儿关系缓和!而按照目前面相来看,阿姨,你和你女儿的关系,貌似好点了吧?”
    “神了!真是神了!”
    阿姨彻底被我折服了,地上的菜都不管了,直奔我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孩子……不不不,是大师!您是真大师啊!都让你说对了,我自从来了松节县当保姆,我女儿才对我好,现在隔三差五的还给我打个电话,您、您真是大神了!”
    “哎呀,一般般吧,不过如此。”
    我勉强谦虚的附和着,阿姨却抓着我的手不放,激动的热泪盈眶,“高人啊!你真的是高人啊,那我这面相怎么才能破解?我现在就剩一个闺女了,我想和她关系在进一步。”
    “这个简单。”
    我满口答应着,但却搓了搓两根手指,阿姨立刻反应了过来,在身上摸索出几十块钱。
    “这、这、哎呀!这是买菜钱,大师您等着,我回房间在拿点。”
    看着阿姨风风火火去拿钱,沅芷也一脸佩服的凑了过来,给我竖了两个大拇指,“师傅你真是太牛了,阿姨可是什么都不信,你竟然把她都给搞定了。”
    我吧嗒吧嗒嘴,有些得意,“还行吧,主要是我还没见到你老爹,不然连他都一起搞定了。”
    “切。”
    沅芷见我越吹越上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给我。
    等了一会,阿姨也跑了回来,拿了十张百元大钞,硬是往我口袋里面塞,还说什么身上就这点现金了,让我别嫌少,一定要救救她。
    我笑了笑,就把钱退了回去,只留下三张。
    我这人有自己的规矩,看相问卦批八字,一律一百块一次,如果需要破解就加二百,所需材料则是他们自己准备。
    当然,这也只是针对普通人,要是碰到有钱的,那就不好说了。
    把破解之法教给阿姨之后,我便也不在浪费时间,而是继续研究沅芷身上的邪气来源。
    然而,我再三追问之下,沅芷依旧是没能想起什么可疑的事情,可阿姨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阿姨看向我,若有所思道:“大师,你说我最近晚上睡觉,总是能听到有人说话,这……算是怪事吗?”
    我眼前一亮,连连点头,“算!这太算了,说说看,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还有哪些症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