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说书人 - 第十一章 你朋友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沅芷开车带着我,非要去找她朋友问个清楚。
    路上的时候,这姑娘还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发着牢骚,说什么无法想象,为什么要害他的人会是青夏。
    看样子,青夏和她的关系确实不错,不然也不会如此寒心。
    半个多小时后,沅芷带着我在一片别墅区前停了下来。
    看着面前连片的二层别墅,还有身后的松江,我忍不住暗暗咋舌,这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土豪都和土豪在一起玩!
    这姑娘随随便便一个朋友,都是能住得起临江别墅的富二代!
    沅芷应该是经常来这边找朋友玩,和门口的保安也都熟悉,打了声招呼就带着我往小区里面走。
    跟着沅芷进了别墅,看着小区内古色古香的建筑,也彻底颠覆了我的三观。
    亭台楼阁、假山鱼池、人工岛屿……简直是应有尽有,而且小区内的路标,竟然还提示有娱乐健身、私人影院等场所。
    啧啧啧,没想到啊!
    我做梦都没想到,原来富人的别墅区竟然是这个样子的?比电视剧里面的还豪华!
    尼玛,这还真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沅芷带着我,在一栋独门独院的小二层别墅前停了下来,而据沅芷所说,这就是青夏的家。
    我简单的看了几眼,风水布局还算不错,不过应该也是别墅区在建设时找人布置的。
    不过当我看到别墅前的两个石狮子,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对石狮子一米左右高,脚踩绣球,面露凶光,看起来倒是威武霸气,
    可石狮子的嘴里面竟塞满了垃圾,我上前敲了敲,竟然还是用薄塑料做出来的工艺品。
    “师傅……这是垃圾桶,你能不能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沅芷见我在摸垃圾桶,忍不住红着脸小声提醒道。
    说完还不满的小声嘟囔着,“自从进了小区,你就东瞧瞧西看看,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现在垃圾桶你都要摸几下,你……哎呀,丢死人了!”
    闻言,我也老脸一红,连忙收回了手,“额……垃、垃圾桶?你们有钱人现在这么会玩了么,拿狮子做垃圾桶?也不怕遭……”
    “哎呀!别说了师傅,旁边还有邻居呢。”
    沅芷憋了一眼不远处的别墅,我顺着目光看去,正巧看到一个老头在花园里面往这边看,我礼貌的笑了笑,和老头挥了挥手,可那老头竟然一脸嫌弃的转头回去了。
    我啧了啧舌,忍不住看了看自己脚上的老旧布鞋,“唉,下次得换双新鞋了。”
    沅芷可能是嫌我丢人,红着脸也没说话,而我则是忍不住,再次打量一眼面前的狮子,啧啧啧,这到底是该说土豪有钱任性呢?还是有钱无知呢?
    “师傅,进去吗?”
    沅芷小声的问道,而我看了看院子里面的花坛,还有门口的保安亭,不由咽了咽口水。
    “宝贝徒弟,为师我可是个文人,她家……没保安吧?打仗我可不行!”
    “没有。”
    沅芷回答的干脆,也鄙夷的瞄了我一眼,“师傅,你把这当成什么地方了?这可是高档别墅区,小区内的安保就够用了,还用雇保安?这个保安亭就是个装饰品!”
    “额……”
    被这家伙抢白一阵,我老脸一红,“额……咳咳咳,那个……我的意思是说,那个青夏的父母在不在家,我怕……”
    “你……是不是……怂了?”沅芷忽然转头,紧紧地的盯着我。
    那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似的。
    不过还真被这家伙说对了,看到这么豪华的别墅区,我是真的有点打怵,要万一吵起来,别墅区的安保再冲出来打我怎么办?
    我这个说书人可是没学过内功的,一个打我三个都跟玩儿似的!
    我咽了咽口水,让自己镇定下来,“咳咳咳,开什么玩笑,你师傅我怂什么?而是……而是我早上看镜子,我这唇角发红,今天可能会有口舌之争!”
    沅芷翻了个白眼,正打算要说话,不远处忽然开来一辆垃圾车,上面又跳下来两个人,将别墅门前的垃圾桶给收走了。
    见此,我不由皱了皱眉,“沅芷,你们别墅区收垃圾,都是把垃圾桶也收走?”
    “额……是吧?哎呀!师傅你就进去吧!今天就青夏一个人在家,她爸妈都去乡下视察工作了,没人和你吵架呀!”
    沅芷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只要不打架我就不怕。
    沅芷轻车熟路,推开栅栏小门就走了进去,不过按了半天门铃,都没人出来开门,打电话也没人接。
    沅芷也有些奇怪,喃喃自语道:“怪了,我们刚刚在游乐场分开的,她应该在家的呀,怎么不开门呢?”
    沅芷还不死心的敲着门,而之前在花园翻土的老头却走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把锄头,可能是我看我们在人家门口一直不走,把我们当成小偷了。
    老头警惕的看着我们,“你们干啥的?赖在人家门口不走?”
    “大爷,我是青夏的朋友,我上午刚刚来过。”
    沅芷一脸真诚的对老头做出笑脸,而老人也思索了一下,“嗯……好像是见过你,以前你也经常来吧?”
    “对对对,就是我,我找青夏有点事,急事!”
    见沅芷一脸的诚恳,老人的警惕也放松了几分,点了一支烟,喃喃自语的思索着,“你说的青夏,是他家小姑娘吧?”
    “对对对,就是她!就是她!”沅芷连连点头。
    老人若有所思的弹了弹烟灰,“那小姑娘……现在应该在家吧?一个多小时前,我就看她进去了,还和我打招呼来着?”
    沅芷有些懵,“额,那她怎么不开门呀?”
    “不知道,可能又出去了吧?没事就赶紧走吧,这家人是个大老板,傲气的很,平常都不咋和我们说话。”
    老头摇着头,扛着锄头走了,不过说话的语气倒是有些不爽,看来平常两家关系也不怎么样。
    见老头如此说,沅芷也眼巴巴的看向了我,“师傅……唉,要不咱们走吧?”
    我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和我商量什么?你说要来的,又不是我要来的,想走就走呗?”
    说罢,我转身就要走,可就在这时,一阵微风拂过,把院子里面的榆叶梅吹得“沙沙”作响。
    我皱了皱眉,本能的低头一看,正巧看到地上的树影,同时,也把我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地上的树影,竟然呈现出烧香的形状,而且不多不少,正好三炷香,笔直的朝向别墅客厅大门!
    我的眉毛也拧成了一团,“沅芷,有个坏消息,你要稳住!”
    沅芷不明所以的看向我,而我则是转身看向别墅。
    “你朋友,死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