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间说书人 -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一肚子疑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师伯拿着白菜去切菜,不多时,又有小沙弥送来了小半块豆腐,师伯见我和沅芷都在这里,而我又带来了两个人,就非要留我们在这里吃晚饭,然后就打发人,在让他们送来一个整块的豆腐。
    师伯就这么一边做着饭,一边和我们闲聊着,讲一些佛家的智慧,我有几次想打断他,师伯都没给我机会。
    日影西斜,师叔也做好了饭,我们五个人聚在一起,一人一碗白米饭,桌子上则是摆放着一盆白菜炖豆腐!
    那豆腐汤素的啊,一点油水都没有,盐味也没多少,狗见了都直摇头,我勉强吃了几口就放弃了。
    放下饭碗,刚想和师伯说一下此行的事情,可师伯却笑着摇了摇头,和我说什么出家人食不言,寝不语,然后就给我打发了。
    吃过了晚饭,天也就黑下来了,我看了看师伯,忍不住好奇,“师伯,您老就不想知道,我们在山里都看到了什么吗?”
    师伯淡淡一笑,“出家人,没有这么多的好奇心,有些事……不知道也是好事,耳根子清静了,六根也就快清静了。”
    “那如果我说,我师傅还活着呢,你也不感兴趣?”
    我紧紧地盯着师伯,想看看他的反应,可让我失望的是,老和尚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知道了,早在你回来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
    “啊?”我愣了一下,“师伯,你这……算到了?”
    “不,是你师傅来见过我了。”
    “他来见过你了?!他和你说什么了么?”
    “没有,就是聊聊天,叙叙家常,唉,孩子,山里的事情,你不要再问了,以后也不要再管了,有些事情啊,不是你们该知道的。”
    “嘶!”
    师伯话一出口,我不由微微一怔,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不然为什么不让我管?
    “师伯,你……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啊?”
    师伯淡淡一笑,起身收拾碗筷,“唉,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龙晒衣也没和我说,唉,这孩子啊!太毛躁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定风珠和避水珠也没给我留下……”
    “嘶!师伯,你说啥?龙晒衣来过了?他什么来的?”
    见我一脸的震惊,师伯依旧是面色如常,拿起碗筷放到盆子里,感慨道:“三天前这孩子就回来了,唉,一身的伤啊!非求着我,让我给他医治,我给他弄好了,他在我这呆两天,然后就走了。”
    “不是,师伯你确定是三天前?”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
    得儿,师伯一句不打诳语,彻底给我弄愣了,什么玩意?我才回到镇子上两天不到,结果龙晒衣就已经来过了?而且还比我提前一天回来了?
    我们三个人这一路上,不是御风就是踏浪,所以才能这么快,可小白一不会飞,二不会御水,那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和白龙现在不应该还在山里吗?最要命的是,这小子回来之后,连个屁都不放就跑了?他家里的事情,难道他都不知道?也没去看过?
    “师伯,那……你有没有看到一条白龙?他变成人形之后,大概是这么高,脸上是这样的。”
    我手里比划着白龙的模样,师伯则是淡淡的摇了摇头,“没有,就他一个人来的。”
    “那、那小白和你说啥了?为啥你说不让我在管山里的事情了?”
    师伯依旧是摇着头,“那孩子什么都没说,到了这里之后没多久就晕倒了,睡了两天之后就不辞而别了,我和他几乎没说几句话。”
    “那你……”
    “唉,我虽然不知道你们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那山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我看到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那孩子带出来的东西。他昏迷的时候,我在他身上看到了,那东西……唉!罢了,你们也别再问了,从今往后也别再惦记山里的事情了。”
    “不是,师伯,你不能这样啊,说话不清,钝刀子杀人啊!你得给我说明白了,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啊?”
    “唉,你要是知道了,你也活不长了!孩子,哪来的回哪去吧,不要再问了。”
    一见师伯下了逐客令,我也慌了,“那那、那你知道小白去哪了吗?”
    师伯淡然一笑,“他……应该是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你们日后也不要再找他了,就当这个人没在人间出现过。”
    “师伯……”
    “阿弥陀佛,师侄,天色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得儿,我这好师伯彻底下了逐客令了,我看了看沅芷,犹豫了一下,可思虑再三也放弃了,师伯不想说,我问了再多也没用。
    带着沅芷离开了金刚寺,回到酒店后,我的思绪也彻底凌乱了。
    龙晒衣既然能从那里出来,那白龙应该也差不多吧?可为什么师伯只见到了龙晒衣,却没见到白龙?
    还有,龙晒衣是怎么做到比我们先一步出来的?而且他既然跑到了我们前面,那我们在路上的时候,又为什么没看到人?
    除此之外,最让我想不通的,就是龙晒衣在那里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什么这个秘密不能说?
    之后他又从那里带了什么东西出来,为什么师伯一看到这个东西,就知道这些事情不能和我说?也不让我继续追查下去?
    对了,龙晒衣回来之后,貌似也没回过家,不然也不会让自己的父母暴尸在庭院里面。
    那如此一来,这家伙又去干什么了呢?死里逃生回来了,家也不回,父母也不看,然后就悄无声息的人间蒸发了?他到底在干什么事情?
    那个所谓的“天下最大的秘密”,又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让龙晒衣如此执着?
    沅芷削了一个苹果递给了我,“玉梵,我有件事情没想明白?”
    我苦笑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你有件事情没想明白?我现在可谓是一肚子问题了!
    “你说,师伯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什么说看到了那个东西,你就活不长了?难道他就不怕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