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欲花娘(1V1古言H) - 第一章鬼主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想去哪?”明绍泽大手按住一个背竹篓的青衣少年说。
    “我这样你都能找到?”明软软泄气的一叹。
    由着大哥将她拉离排出城的队伍。
    走了一大段路后,明绍泽才不悦地质问她:“听不懂话了?”
    “哥哥,我就只是去看看?”
    “现在妖族还在内乱,你没注意整个边境都在戒备中,还敢偷溜出去?”
    “他们要争妖王也会在大山中,哪会波及到这儿?“
    “天塌了有高个顶着是吧!你不想想妖族人兽性未失,体魄魁武,一个人族女子要落在他们手里会有什么下场,你不知吗?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
    “我只想回通关山去看看?”
    以往,爹娘常带他们叁个小娃暂住他俩定情的简居。
    知悉明软软想去绕绕,其实是惦记幼时的玩伴,明绍泽更想阻止,“那里也不会安全!你别忘了爹娘交代,我们是来办正事的。”
    那个半兽人天生体弱,想必命途多舛,实不宜交往过密。
    “记得记得!这几个月,我该炼好的丹药一样不落,还多了不少的,早能交差了!现在哪都不能去,真无趣。哥哥,我实在不明白,我们何必理会妖族那边如何?”
    “软软,妖族几千年来都是各方异兽种族拼据一山为王,不曾奉一人为主,如今将整合成一大势力,当然得提防。”
    “他们内斗完也要休养生息吧!你就会穷担心,通关山那儿肯定还平静!你看,镇边城里现在还不时有半兽人在出入买卖,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到底你还是想出城?别妄想,我不会答应的。”
    “唉!老顽固。“明软软小声嘟嚷,却是很自觉地跟上大哥。
    明绍泽当没听见,只是也放慢步伐,让她悠悠逛起大街。
    唯一就这个小妹,自小调皮爱玩,从没意识到自己是个姑娘。她人善心纯又如花娇俏,很容易会被恶人诱骗,不顾好怎行?
    明软软要知道他这么想,肯定笑翻,因为她正打着鬼主意呢!
    时近黄昏,大街上已经开始挂起华灯,恰恰让她思及入夜时最最欣荣的一处。
    ”听说我们来时不久,城南花街选花魁热闹滚滚,由妍芳院拔得头筹是吗?”
    在这位于大明圣朝西南隅的镇边城,生意最顶盛应属妍芳院吧!
    “问这作何?“
    修真界以武为尊,绝大部分资源拢在少数人手中,若无权势可依附,生活相对更艰难。
    对于身处阶层底端,先天根骨不佳且无能以灵气为食的女子而言,能生得好皮相便属万幸,不但能委身于花楼求叁餐温饱,尚有攀上权贵的冀望,因而不论重都或偏城,总不乏夜夜笙歌的花街柳巷。
    毕竟在这天界界域,是每座城里年年必有的盛会,只要身为男子,多少会在照面时唠磕到,明绍泽已是见怪不怪!暗暗鄙夷普罗大众皆默许的淫秽买卖,倒也能理解强权下的弱者,尊严犹如蝼蚁的悲哀。
    哥哥没驳斥就应是了!明软软暗自窃笑却装作一脸无奈耸肩说:“你想想,城里依旧歌舞升平,就你杞人忧天什么劲!”
    “你不必再多费舌,我不会通融你溜出城去。”
    “知道了!”铁定的语气令明软软一翻白眼,真是说不动这块万年坚石!不过随即又开怀一笑,抬手指向街角的小摊说:”那里有人卖甜酥饼欸!”
    明绍泽没好气地睨她一眼,两人修为早越过入神境可辟谷不食,她却老爱吃那些根本无用的杂食?
    不过看她殷切期待的眼神,还是屈就了,“你在这等,我去买。”
    大步离去,向那摊老妇人买了几块就回。
    明软软接过来,就先用手一块块拨弄,玩着呢!
    两人前行走了几步,她就捏着饼送到明绍泽面前,“哥哥,来一块吧!”
    “你自个儿吃。”
    明软软撒起娇来,“自个吃不香嘛!来,快陪我吃一块呀!”
    “回去吃吧!”明绍泽对妹妹一向宠得,但他堂堂男人在大街上吃甜饼,像话吗?
    “冷了就不好吃了,快嘛!”
    他暗忖在她想出城这事上严禁了,自不希望眼前一点小事让她更不开心,勉为其难顺了她。
    一块饼,叁两口便下了肚。
    就知大哥向来疼她,明软软笑的灿烂,伸手便要勾上他的手臂。
    他瞅了瞅她,“忘了吗?女子及笄就该男女有别。”
    明软软自做自的,“行了行了!爹爹都没你会唠叨。”
    明绍泽来气,“还贫嘴!你就是被爹宠坏了,快放开!”
    几句话间,身子顿有气血尽虚的沉重感。
    “一,二…”
    听她数数,明绍泽眸深带怼,“软软你…”
    “对不住了,哥哥,我这几日左思右想,还是决定走一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