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倒影 - 第八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密码锁滴地一声打开了,乔哲在门口换了鞋子,悄声走进卧室,床头柜上的小灯照在阮萋萋熟睡的脸上,让他可以轻易看清她不正常的红晕。
    闭上眼的阮萋萋和阮棠长得一点都不像,其实即便她睁开眼,也只有一双长得和阮棠一模一样的眼睛,除此之外,她和阮棠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阮棠高傲、淡漠,而她自卑、怯懦。
    所以大多时候乔哲都没能把她当成阮棠,这种清醒有时甚至会让他恼怒、烦闷。
    就这么静静地坐了一会,乔哲用带着冷气的手抚上阮萋萋发烫的脸,“阮萋萋,我来了。”
    或许是听见了他的声音,又或者是被他的手扰乱了梦境,阮萋萋迷糊地睁开眼,滚烫的手握住他:“嗯……学长……”
    乔哲感受到自己手的温度在渐渐上升,他抽出手,把温度计拿了出来:“张嘴。”
    阮萋萋还处在半睡半醒之间,所以听话地张开嘴,仍由乔哲把温度计放在舌头下面,但上面酒精的味道让她不满哼哼两声。
    他们两个很少有这么温情的时候。
    “别睡着了,待会要吃药。”乔哲叮嘱完她就出去烧水。
    “嗯……”阮萋萋小幅度地点点头,再次睁开眼,脑袋依旧昏昏沉沉的,但确实清醒多了。
    她现在才有乔哲真的来了的实感。
    也不知道几点了,阮萋萋望向窗外,今晚没有星月,只有望不到尽头的乌黑。
    没过多久,乔哲就端着药进来,顺便拿出她嘴里的温度计查看,“低烧。”
    阮萋萋舔了舔嘴唇,低声说:“学长,我想喝水。”
    乔哲把温度计一起带了出去,再次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杯温水,他递到阮萋萋面前,问:“要不要我喂你喝?”
    “啊?”阮萋萋没听懂他的意思,但看到他戏谑的眼神后猛地反应过来,小声回答:“会传染给学长的。”
    就像现在,乔哲分明清楚面前的人是阮萋萋,但他却控制不住地想吻她,品尝她温热的唇舌。
    见乔哲不说话了,阮萋萋只好自己坐起身子去拿水杯。
    碰到被子的那一刻,乔哲突然仰头喝下一口水,大手扶着阮萋萋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果然,口腔里面的温度要比平时高一些,乔哲盯着她惊讶的神情。
    “咳咳……”阮萋萋连连推开他,被水呛得咳嗽不停。
    乔哲吻得太突然了,她完全没想到。
    “我洗个澡,把药喝了。”乔哲把水杯放在桌上。
    阮萋萋缓过来之后脸还是通红通红的,她看着那杯水发呆,不明白为什么乔哲会吻她,还是在这种时候,她最脆弱、最容易动心的时候。
    她想起了以前,也是因为乔哲总是时不时帮她,所以她才轻易喜欢上他,她太缺人爱了,只要别人稍微对她好一点,她就义无反顾地掉进爱的陷阱里。
    “阮萋萋,你喜欢他啊?”
    贺轩昂嘲笑的声音从记忆里跳出来。
    “可他喜欢的是糖糖。”
    阮萋萋拿起水杯,将里面的药一饮而尽,她警告自己:别忘了,他喜欢的不是你。
    喝完药之后,阮萋萋又把脑袋埋进被子里。
    在她睡意朦胧之时,乔哲带着一身水汽上了床,躺在她身边,轻柔地抱住她,说:“睡一觉就会好的。”
    阮萋萋贪恋他的怀抱,脑袋忍不住蹭了蹭他的胸膛,紧紧攥住他的衣摆睡着了。
    一夜无梦,阮萋萋醒来的时候头已经不痛了,看来昨晚乔哲带来的药真的很有效,她早就习惯了身边的人一早就会离开,所以一睁眼没看见乔哲也不觉得奇怪。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乔哲给她熬了粥,阮萋萋看着桌上的便利贴陷入深思,他什么时候这么贴心了?
    说没感觉肯定是假的,阮萋萋不可否认自己又被感动到了,她赶忙跑去厨房看锅里的粥,还是热的,看来乔哲刚走不久。
    她边盛了一碗,边给乔哲发消息。
    “谢谢学长的昨晚的药和今早的粥。”
    “吃完后再量下体温。”
    “好~”
    阮萋萋不禁露出笑来,慢吞吞喝完粥又量了个体温,然后把结果拍给乔哲看。
    “已经退烧了,学长。”
    “嗯。”
    知道乔哲医院的工作很忙,阮萋萋又发了几句就没聊了。
    下午张宇来接她去片场,风风火火告诉她:“宋凛的经纪人已经求了我好几天了,说什么要和宋凛一起当面向你道歉,我之前一直晾着不理,就等着今天来问你的意思。”
    “可以啊,当着全剧组的人向我道歉吧,不然我不接受。”阮萋萋差点都把这件事忘了。
    张宇对她竖了个大拇指,给宋凛经纪人发了个消息,然后说:“他经纪人同意了,还跟我保证再也没有下次,希望我们能和萧总那边说一下。”
    “看我心情。”阮萋萋嗯了一声,闭上眼休息。
    几天不见,张宇觉得阮萋萋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也没见她这么嚣张。
    但他觉得这是好事,毕竟当红明星都没什么好态度。
    等他们到了片场,一下车,宋凛的经纪人就迎了上来,笑呵呵地说:“阮小姐,上次的事宋凛知道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他吧。”
    阮萋萋不理他,看向后方的宋凛:“按我的要求做。”
    宋凛一脸不服气,但却咬着牙同意了,看来他们公司没少给他施压。
    经纪人连忙拉着宋凛站到场地中央,招来在座的各位工作人员,很是诚恳说:“上次是我们错了,不该乱造阮小姐的谣,在这里我向阮小姐道歉,对不起。”
    他说完后就拍了拍宋凛,后者冷笑一声,盯着阮萋萋一字一句说:“对,我上次都是瞎说的,阮小姐这么清纯、可爱、善良,怎么会是别人包养的婊子呢?”
    “你怎么……”
    经纪人着急开口,却被阮萋萋打断:“既然你还是这样,我们中就只能留一个。”
    “阮小姐……”
    “行啊,这戏我他妈还不拍了,你以为谁都愿意和婊子演一对呢!”宋凛一甩手,气冲冲走了。
    张宇实在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他看了看阮萋萋的面色,斟酌着开口:“要不我再去和萧总说说,这宋凛太不像话了,我……”
    “不用了,我自己会和他说。”阮萋萋心里没什么波动,她早就有心理准备,既然宋凛有第一次就难免会有第二次。
    她转身上了车,“回去吧。”
    “行。”张宇悄悄发了条消息。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