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倒影 - 第十九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穿过光亮的走廊,阮萋萋先是在厕所找了一圈,发现阮棠并没有在里面,她本想发条消息问问,却听见侧门那里有细微的响声。
    阮萋萋犹豫了一下,还是稍稍走了过去。
    侧门的拐角处有个身影站在那里,她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贺轩昂。
    他在这里干什么?
    阮萋萋觉得奇怪,从他身后探出脑袋去看外面,只一瞥,她就立马拉住了贺轩昂想冲出去的动作。
    “等下!”阮萋萋低呼,牢牢抱住他的手臂。
    皎洁的月光下,阮萋萋清楚看见有个高大的男人靠在身后的越野车上,边和阮棠说了两句,他们可能聊的不怎么愉快,因为阮萋萋看见阮棠不耐烦地推开那人。
    却没想到,下一秒那个男人一把将阮棠扯进怀里,转了个身把人困在车和他之间,二话不说就亲了上去。
    而偷看到这一幕的贺轩昂气得都快把牙给咬碎,幸好阮萋萋及时拉住了他,不然他现在已经和那个男人打起来了。
    “你就算冲出去也没用。”阮萋萋差点被他挣脱开,用了吃奶的劲才又将人往里面拖了一点,她费力劝说:“贺轩昂,说不定那是阮棠的男朋友,他们可能吵架了……”
    “如果不是呢?”贺轩昂一双要喷火的眼睛看向她,愤然道:“要是他强迫糖糖呢?”
    “那也用不着你管。”阮萋萋下意识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后知后觉道自己不该这样直接。
    她顶着贺轩昂像是要把她撕碎的眼神,硬着头皮解释:“我的意思是,阮棠她自己可以处理好,她性格要强,一贯不喜欢别人插手她的事,你现在过去,说不定只会让她讨厌你。”
    “你有多了解糖糖?”贺轩昂的手掌用力把她抵在墙上,“阮萋萋,别真把自己当糖糖妹妹,你配吗?”
    要是放在以前,她肯定会愧疚地低下头,一点都不敢反驳。
    但是阮萋萋想到昨晚阮棠还和她一起睡觉,而且回想起以前,阮棠也根本没有排斥过她,或许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可能阮棠早就接受她了。
    “配不配不是你我说的算。”阮萋萋倔强地看着他。
    贺轩昂冷笑,手掐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看他,“所以你就和喜欢你姐姐的人搞在一起?”
    阮萋萋瞳孔一缩,眉眼染上哀色。
    “你敢把这些事告诉糖糖吗?”
    见她避开他的眼神,沉默不语,贺轩昂微微低头在她耳边沉声道:“你以为乔哲喜欢上你了?他说的那些话,全都是在测试糖糖的反应,还要我再提醒你一次吗?”
    “他喜欢的是糖糖。”
    跟多年前一样充满戏谑和讽刺,阮萋萋听后伸手推他,想挣脱开这个牢笼。
    但贺轩昂如毒蛇一般缠住她,越收越紧剥夺她呼吸的氧气,阮萋萋无力地仰起头,呆滞地看向白花花的墙壁,颤着声音道:“不要在这,贺轩昂,会被看见的。”
    那只游曳到裙摆下的手先是摸了摸她的大腿,冷气激得阮萋萋全身一抖,像被风吹动的残花。
    隔着一面墙,阮棠就在外面,这个认识让阮萋萋疯狂想逃走,但贺轩昂重重压着她,恶魔般低语:“我就想在这做,你没资格拒绝,阮萋萋,别忘了,那份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
    阮萋萋如溺水般难以呼吸,耳边只有窸窸窣窣的衣服摩擦声,她感受到那只手脱下了她的内裤,草草在肉穴里插了两下就被滚烫的肉棒抵住穴口。
    贺轩昂偏偏不让她好过,肉棒每次只插进去一个龟头就抽出来,来回几下后穴里流出的体液将龟头弄得湿漉漉。
    “上面说着不要,下面却在流水,阮萋萋,我该信你哪张嘴?”他咬着她的耳垂,稍稍抱起她。
    “不要,阮棠会看见的……”阮萋萋被他磨得浑身发软,手牢牢抱着他的脖子以防自己掉下去。
    “刚好让她看看我是怎么操你的。”贺轩昂狠声说完,手一松,肉棒就直直捅了进去。
    里面的媚肉一下就吸紧他的肉棒,爽的他低声轻骂,不等阮萋萋适应就大开大合操了进来。
    走廊太过安静,所以抽插传出的啪啪水声就显得尤其大,阮萋萋脸红得快要滴血,脑袋埋在贺轩昂脖子里生怕别人会看到自己。
    “啊哈……”阮萋萋忍不住发出细碎的呻吟,咬牙夹紧花穴,想让他赶紧射出来。
    本来她里面就紧,又故意一夹,弄得贺轩昂差点就射了出来,他缓了一会,慢慢抽出来又插进去,粗重的呼吸全喷在阮萋萋耳边。
    “妈的。”
    贺轩昂掐住她的腰身,一只手伸下去捏她的阴蒂玩,玩得阮萋萋里面不住喷水,腰身发抖,再也不敢夹他。
    “别弄那……哈……”阮萋萋动了动身子,想躲开他作恶的手。
    可贺轩昂偏就不放过她,摁着她一点一点加快摆动的速度,肉棒抽出一大半又全插进去,手下的动作也不停。
    “啊…”阮萋萋在他脖颈处胡乱摇头,没多久就小声尖叫喷了。
    贺轩昂没管她,依旧用力往深处插,听她抑制不住的喘息和求饶,快射的时候他咬住阮萋萋的下唇,尝到血腥味才罢休松开。
    肉棒抵着宫口喷射而出,滚烫的精液打的阮萋萋里面绞紧,双腿无意识摆动两下,紧紧抓着他的背又高潮了一次。
    短时间内两次高潮让阮萋萋身体止不住往下掉,贺轩昂还故意松开手,让她跌落在地,然后把肉棒戳在她嘴边,哑着嗓音命令:“舔干净。”
    阮萋萋偏开头,不愿理他。
    见此,贺轩昂挺着下身在她脸上甩了几下,黏糊糊的液体全都留在上面,末了还不忘嘲讽一句:“还立牌坊?”
    说完,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转身就走,剩下阮萋萋一身狼狈地坐在地上。
    她裙子都脏了,下摆处全是粘腻的体液,内裤也早被踩在脚下穿不得了,阮萋萋想站起来,刚一动贺轩昂才射进去的精液就争先恐后地往外流。
    她没办法,只好用脏兮兮的内裤又把地板上的精液擦掉,垂着头看着墙壁不想动了。
    干脆被发现好了,阮萋萋自暴自弃想,让阮棠知道后讨厌她好了,她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随意使用的玩具,弄脏、折磨甚至丢弃,他们都不会有丝毫犹豫。
    也许从一开始就错了,她不该在那个雨天回到阮家,不该认识他们,不该在阮棠离开后成为她的替代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