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倒影 - 第二十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还未等她伤感过久,就听见孙杨的声音。
    “阮棠怎么就走了,好不容易见她一次。”
    姐姐走了?
    阮萋萋呆愣了一下,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手撑在墙上费力站起来,慌忙收拾了一下,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糟糕。
    回廊口出现一个身影,阮萋萋把身子往暗处藏,等那人走近,才看清原来是乔哲。
    他上下扫了她一眼,眉头微蹙把手腕上的外套裹在她身上,扶住她低声问:“还能走吗?”
    阮萋萋现在脑子里还回响着刚才贺轩昂的提醒,她偏过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忧伤:“刚刚为什么要说那种话?是借我来试探阮棠吗?”
    “嗯。”乔哲淡然承认,一把抱起她,手掌摸到她裙上的粘腻又绷紧了唇。
    或许是没想到他会这样,阮萋萋疲惫地靠在他胸膛上,出神地听他有力的心跳声。
    乔哲的车就停在侧门口这边,他拉开车门将阮萋萋放进副驾座,想关车门时却被她扯住衣领。
    只见她明明双眼通红,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却还逞强装着凶狠,哽咽着问:“既然喜欢她,为什么有时候又要这么温柔地对我?”
    “你一点都不像阮棠。”乔哲也不挣脱,任由她攥紧自己的衣领,迁就着垂着头同她说:“就连刻意模仿她的时候也不像。”
    她们确实都有一双圆眼,而那双眼在阮棠脸上就只有高傲和洒脱,永远也不可能出现阮萋萋这般可怜又卑微的情绪。
    就像现在,他眼看着面前的人眼神黯淡下去,透着一股浓厚的悲伤。
    乔哲轻叹一口气,一只手捧着阮萋萋的脸,先是亲了亲她的嘴角,才认命般开口:“所以,我很清楚,你不是阮棠,而是阮萋萋。”
    闻言阮萋萋愣了一下,困惑地看向他,“什么意思?”
    即便清楚知道她不是阮棠,也还是亲了她?
    乔哲拉开她攥着自己衣领的手,关上车门走到那边的驾驶座,眼睛不再看她,目视前方,也不回答她的疑问。
    路上行人匆匆,乔哲眼里闪过几分纠结,其实他早就明白,阮棠说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们两无论如何都没可能,但当初又为什么会答应加入这场替身游戏,此时此刻他竟想不通。
    车内一路安静,直到乔哲停车之后,阮萋萋这才发现面前的公寓很陌生,她从未来过。
    “我家。”乔哲看出她的疑惑,又抱起她上楼。
    乔哲之前从没带她回家过,约的地方不是她的那间小公寓就是外面数不清的酒店,她一直以为他这样的人很讲究,只有交往对象才能进他家里。
    于是阮萋萋更无法理解了,他带自己回家又是什么意思?
    “钥匙在外套的口袋里。”乔哲抱着她腾不出手,便出言提醒出神的阮萋萋。
    她一激灵,反射似的抬头望向他,延迟一样嗯嗯两声,又连忙去翻他的外套。
    “找到了。”阮萋萋摸到了那把钥匙,一只手勾着乔哲的脖子保持平衡,另一只手去开门。
    刚打开,里面一片漆黑,乔哲却凭着记忆将阮萋萋放到了沙发上才开了灯。
    房内的布置和阮萋萋预想的几乎一模一样,身为医生,乔哲也不爱花里胡哨的东西,所以公寓里的家具都是简洁风,她甚至都看不到一个摆饰,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
    阮棠肯定喜欢这房子,阮萋萋心想,他们两还是有相似之处的。
    进门之后,乔哲就没停下来过,先是在浴室帮阮萋萋把泡澡的水放好,然后抱着她进去,出去之前还不忘和她说:“衣服可以先穿我的,其他的等下叫个闪送。”
    阮萋萋知道他一向体贴,只要他愿意,把人照顾得上天都没问题。
    她点点头,就见乔哲带上门出去了。
    脱掉被弄得皱皱巴巴的裙子,温热的水泡得阮萋萋舒服极了,她躺在浴缸里,随手捧起泡泡吹着玩。
    要不是乔哲之后来叫她,阮萋萋还不愿意出来,她接过乔哲递过来的衣服,瞥见对方似乎也洗过澡了,还换上了圆领的睡衣,连头发都变成了顺毛,看上去整个人都温柔了许多。
    穿好衣服后,阮萋萋推开门走近卧室,本想问自己能不能睡侧卧,却被乔哲一个招手就上了他的床。
    她身上还穿着他的衬衫,因为过大,只要一低头就能将她看光。
    “我帮你上药。”可乔哲明显没动歪心思,而是一本正经拿出软膏。
    阮萋萋羞得双颊微红,微微岔开双腿让他把药涂上去。
    药膏刚涂上去的时候有些凉,她忍不住缩了缩花穴,随着乔哲轻轻揉化药膏,阮萋萋羞耻地感受到自己下面在小股小股吐出体液,她捂住自己的脸,后退想躲开。
    或许是察觉到她的不自在,乔哲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没一会儿就放开她,下床洗了个手才上来。
    “睡吧。”他关掉灯,帮阮萋萋把嘴边的碎发给拨开。
    阮萋萋嗯了一声就转过身,背对着他,脑子里乱得跟团浆糊似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