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恶念 - Chapter5实验之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实验之名
    你没有立刻打开他的口枷,现在太早了,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屈服之心,只会想着先虚与委蛇。如果他现在脑袋够用的话,很可能反应过来,绑架者是一人,而且是女性,否则不会又是手铐脚铐,还会用电击的行为,这些手段本身都说明制服者与被制服者力量悬殊。
    “很抱歉,我暂时不能打开你的口枷,不过幸运的是,我们的实验也不需要你讲话。放心,你需要喝水的时候我会打开的。你现在有便意吗?小的点一下头,大的点两下。”
    居珩这次反应明显快了不少,点了一下。你之前查过,电击有可能导致失禁,他现在只是苏醒,要肌肉完全恢复到之前的正常状态,少说要24小时,这个时候,膀胱括约肌还不能很好地工作。
    你拿来一个细长的塑料软管,这种在五金店很容易买到,又买了一个可以与之匹配的漏斗。他穿的运动裤很方便,但你还是在动作之前,轻轻拍了拍他,示意要开始了,一起拉下他的裤子和内裤,茂密卷曲的黑色毛发中,肉色的性器软软地伏在腿间,有点不习惯,他微微合拢了双腿,你戴了手套,将它靠着漏斗壁防止飞溅,过了一会,他才渐渐排泄出来,时间有点长,你很庆幸及时问了这个问题,不然真的要换床单,你只给他带了一套换的床单被套,这里并没有洗衣机,你打算弄脏了直接扔掉的。
    你并没有很快给他提上裤子,先去卫生间处理了软管和漏斗,你拿了一张湿厕纸回来,擦干净他的性器才收拾好他的裤子。他有些焦躁不安,不知道你想要进行什么实验,未知带来的惶恐胜过黑暗和束缚带来的压迫。
    “我是一个情趣用品设计师,最近没有什么灵感,想要在你身上试验一些产品,我等会儿会念单子上的产品类型,如果可以接受就点头,不能就摇头。性应该是快乐的,所以我不会逼迫你,听明白了吗?”
    居珩愣住了,他其实有点这方面的猜测,他以为会被女性强奸,但这种以自己可以选择的方式得到快感,他不知道算不算强奸了。他没犹豫多久,点了点头。毕竟能不受罪还是别受罪了。
    “能接受玩尿道吗?”
    第一个问题就吓了他一跳,说实话,他没有玩过,最多只是玩一下马眼,他想到被女友们口交的感受,也许,不是不能接受。但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这种情况,想要说话,发出呜呜的声音,既点头,又摇头。
    你有点明白他想表达什么,继续问“之前没玩过,想尝试?”他迅速点头。
    “所以,尿道只能接受初学者的程度,是吗?”他又点头。好,你了解了,换了种询问的方式。
    “有开发过后面吗?”他摇头,并没有说话的倾向。
    “想尝试后面吗?”他继续摇头。你在心底悄悄松了口气,毕竟你对男性肛交的行为有点反感,更何况,要是玩的话,要不要给他灌肠,这太可怕了。至于他大便的问题,你也早就想过了,五天的时间,每隔一天用一次饭,食物不会很多,到最后两天,再加上止泻剂,基本没有后顾之忧。
    “用过飞机杯吗?”他点头。
    “最近用过吗?”摇头。
    “用手刺激过冠状沟吗?”点头。
    “是自慰的时候还是和人发生关系的时候,前者点头,后者摇头,都有点两下。”他点了一下。
    “试过锁精环吗?”摇头。“能接受吗?”点头。你有点满意他的识相,毕竟尽可能地讨好你,确实是个聪明的选择。
    “对女性进行过肛交吗?”摇头。
    “被女性进行过口交吗?”点头。
    “对女性进行过口交吗?”他有点迟疑,但还是点头,你像是看出了他的担心,解释道“不用担心,我不会和你发生直接的身体接触,只是我们设计产品,必须考虑到男女的需求,比如,女用产品并不仅仅只关注女性,从男性视角去看往往会有想不到的收获。后面我会打开你的口枷,需要阐述的问题之后会问。”他好像放下心,点点头。你觉得也许得在后续过程中不断强化这一角色,让他彻底相信你的身份。
    “能接受助兴的喷剂或者精油吗?”摇头。
    “有试过真空泵吗?”摇头。“可以尝试吗?”慢慢点头,好像有点想说话。你及时补充,“不用担心,只要时间不是太长,不会有疼痛感,而且到后期实验的时候,你是可以说话的,随时喊停。”
    “最近一次性交是什么时候,一周前,两周前,三周前?分别点一下、两下、三下。”他点了一下。这个问题你大概知道,估算下他和女友分手时间就知道了,但你不想营造出很了解他的情况,让他以为自己只是偶然被你撞上的。
    “是和女性发生关系吗?”他点头。
    “你对她的身体了解吗?”他点头又摇头。你知道这个问题有点复杂,给他解释道:“在两性关系中,如果双方更了解对方的身体,包括但不限于敏感点、易于高潮的方式、喜欢的体位等等,会得到更多的快感。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人选择固定性伴侣的其中一个原因。”
    “你和你的女伴维持性关系大概多久了?半年,一年,两年?分别点一下、两下、三下就好,不用太精准,大致接近就可以。”他摇摇头。
    “是超过两年吗?”摇头。“是不到半年?”点头。
    你发出一句感叹:“不到半年啊,那有3个月吗?”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动了动身体,又摇摇头。
    你有点想笑,但还是正经地说道:“抱歉,我的用词是女伴,可能让你误会了,是指和你保持较长一段时间的性伴侣,并不是指for  one  night  的对象。所以,上述你回答我的问题,是前者还是后者?前者点头,后者摇头。”他点点头。
    “好的,那么你和她的关系有超过一个月吗?”点头。
    “接下来的问题可能有些复杂,等你取掉口枷后我们再说吧。你这样躺着有些无聊,想看点什么电影吗,还是听会儿歌?”他迅速点头。
    “前者点头,后者摇头。”他点头。
    “爱情片?”摇头。
    “动作片?”摇头。你刚想补充,是正经的那种。但看他摇头就没提。
    你想一想平时看的电影类型都有哪些?喜剧片你并不太想给他看。如果遇到搞笑的情节。他戴的口枷可能真的会导致窒息,太危险了。而且如果笑的话,可能,对括约机也不是很友好,所以你直接  pass  掉这个选项。
    总不会看恐怖片吧,但你并不会问他是否要看恐怖片,因为你实在没有这样的爱好。到时候外放的话,整个屋子里都能听到那种音效,就算不看画面的话也会有点恐怖。
    “科幻片?”摇头。总不会是纪录片吧,你又问道。
    “纪录片吗?”他点头了。
    你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样的爱好在年轻人当中也不是没有,只是比较少见。虽然偶尔你也会看看纪录片,像  pl  earth这种比较可以让你看到不一样世界的。纪录片静下心来的时候,还是挺有意思的。
    你想问他想要看什么类型的,可是这样的问题有一些复杂,所以索性也就没有继续问。直接找出来一部你曾经看过的,点开第一集直接播放,将音量调好以后,你直接走出了房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