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恶念 - Chapter10开发尿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开发尿道
    早上起来后,你检查了下居珩的手机,微信上只有爸妈问他要不要回家吃饭,你按照他的口吻拒绝了,说,躺了两天,接下来要整理屋子。那边就说行,看他安排。
    快到10点的时候,他的卧室传来了动静。
    今天他的状态明显要好一点,吐字清晰地向你发出请求:“你好,我想喝点水,纯净水就可行。”
    你将吸管送到他的唇边,他微微嘟起的嘴唇有些干涸起皮,但还没有裂口,你想着晚上给他涂点唇膏好了。
    他迫不及待地用力汲取液体,等他喝够了才拿开,一瓶水快要见底。居珩并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为什么今天没有被限制饮水,之前你都是只给他喝一些就拿走的。
    “早上吃点什么?有面包、鸡蛋、水饺。”
    “水饺可以吗?”
    “好,我去给你煮,稍等一会儿。”
    居珩听着外边的动静,似乎是锅放在燃气灶上的碰撞声,开关的打火声,锅盖合上的声响,冰箱封条合拢的声音,可能是在取水饺。抽油烟机被打开后,大部分声音被掩盖了,他突然想起还戴着口枷时,传来的鲍鱼香气,所以你是把他从家带的食物吃掉了吗?哦差点忘了,他还被你投喂过小酥饼。
    不知道被绑在这里已经多久了,明明没吃多少东西,似乎也没有饥肠辘辘的感觉,按照饥饿程度来计算时间好像不太靠谱,睡了三觉醒来,怎么也得过去两天吧,好想问一问,可他知道你不会回答的。
    也许可以和你聊聊天,他觉得自己就像个性爱玩具,除了性,你们几乎没有多余的交流,如果不是白天会播放的音乐或者纪录片,这里简直就像禁闭。
    居珩从未这样迫切地想和人说话,任何生活的话题都可以,只要能将他拉回现实,不再浑浑噩噩,他甚至觉得前几天待在家中一个人的寂静像是数年之前的感受。
    思索着什么样的话题可以引起你的兴趣?可换位想了想,你们之间的关系可不是普通场合碰见的陌生人,随意聊聊在等的人、刚看过的电影、准备去哪,这些话题全部不合时宜。你是绑架者,而他是被监禁的人。
    煮好水饺,晾了一会儿,准备给他投喂,个头都不大,成年人一口一个根本不会噎着。
    按照昨天的频率给他喂着,还剩下几个,居珩突然摇摇头,胳膊举起,下意识地想摸喉咙,快速小声地说噎到了,你有点傻眼,但还是赶快放下碗,扶起他上半身,用力拍打背部,问他好点了吗?“水”,你跑去拿了瓶水拧开直接喂到他嘴边,喝完几大口,你继续拍着等他完全缓过来。
    “好多了,不用拍了。”居珩虚弱地向你示意。
    他靠在你怀里,看了看他因为噎住而泛红的脸,突然有点后怕,刚刚在想要是呼吸困难的话,怎么给他做海姆立克急救,你虽然学过但没有实操,需要解开他的束缚让他站起来,你才能从身后抱住他。你不敢再给他吃水饺,才意识到原来躺着吞咽确实比坐着要困难。
    你把他放下,躺好,坐在旁边看着他,好久没有说话,情不自禁地想到这就是阿树说的意外吗?如果今天他真的噎住呼吸困难,只有4到6分钟的黄金时间,而你来不及做急救,或者急救做得不对,他会怎么样?会休克?还是会死掉?思考着要不要结束这个游戏,你从来没有想过威胁到任何人的生命,如果他出事的话,你一辈子都会背着负罪感和愧疚感活着。这和他的身份无关,仅仅是生命太过沉重,也弥足珍贵,宣称对他人生命负责都是妄言。
    “你还在吗?”居珩没有听到你的声音,轻轻询问。
    “嗯。”
    “没关系的,刚刚只是没有细细嚼,平时我吃饭着急的话,也会噎住,喝点水就没事了。”
    你以为他会责怪你,或者不和你说话以示抗议,但从未想过,他还会安慰你。又想起了昨天他教你如何剃毛,这就是如果不能反抗,至少要享受吗?你有点生气,觉得如果今天绑架他的是别人,他也是同样的选择。
    你没回答他,拿着碗筷出去了,需要冷静地思考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你本来想6号清晨送他离开,但现在有点失去了兴致,可又不想让他有所准备,所以今天的计划还是会按时进行。
    白天给他播放了纪录片,快到下午的时候煮了点麦片粥喂他。
    他似乎知道在睡前肯定还会被玩,所以当你褪下他的裤子时并没有很意外。你分别打开脚铐,将裤子完全的脱了下来。
    “用胳膊撑住,腰抬起来一下。”
    他顺从地按照你的命令动作,你把隔尿垫铺在他身下,把被子抱去了外边的沙发。
    居珩用赤裸的下半身感受着与床单不同的触感,不是很厚,可能是垫子之类的东西。这是要冲洗吗?他皱着眉猜想。
    其实这只是你预防他等会儿可能会尿出来的手段而已,和往常差不多的简单清洁后,撸动性器让他慢慢勃起,时不时地刺激马眼和冠状沟,几分钟后已经明显胀大了不少。
    你从一整套尿道棒里选出一根和他马眼直径大小差不多的,在最先进去的位置挤了些润滑的凝胶,硅胶棒因为柔软,要一点点慢慢往里插。
    握住阴茎,轻轻往里送了一点,观察他的反应。
    “啊…今天要玩这里了吗?”
    “嗯,放松,这根直径比你的马眼还要小,也很柔软,不会受伤的。”
    “好,但是可以慢一点吗?我第一次。”
    “你随时可以喊停。”
    随着软棒一点点送入尿道,十几公分的长度他竟然适应良好,没有让你停下来,等全部插进去后,你打开上面的振动按钮。
    “啊啊啊…为什么…会…动?不…不行…停下…会尿出来的……啊…嗯…”
    “不会尿,放松,你有点紧张,这是刺激到尿道的正常感觉,你不久前才排过尿,记得吗?”
    “嗯…真的不会尿吗?”
    “是的,其实从尿道插入,是可以刺激到前列腺的,现在有快感吗?”
    “虽然…有些奇怪…涨涨的…但不难受…”
    你悄悄调高了一档振动。
    “不行…啊啊啊…呃啊…太快了…”
    握住留在外边的开关部分,轻轻转动,他的呻吟越发高亢,嘴里不断地呢喃着什么,你有些听不清。
    “现在舒服吗?”
    他似乎完全陷入了前列腺带来的过度而又新奇的快感当中,没有意识到你在说话,又或者是听到了却不理解含义,他下意识张大了嘴巴,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唇角流下,这样的动作甚至比正在玩弄的下半身还色情。
    过了一会儿,你听着他快要高潮的声音,慢慢抽出玩具,他顺利地射了出来。
    他在你收拾完所有东西,端来果汁的时候,才说话。
    “这就是前列腺高潮吗?我觉得好像要飘到天上去一样,除了第一次和人发生关系,我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你听出他声音似乎有些潮湿,难道刚刚哭了吗?眼罩是黑色的,完全看不出变化,但枕头两边的痕迹告诉了你答案。
    “是,它是和被刺激阴茎完全不同的感觉,初次尝试肛交的人,大多会有痛感,要习惯后才能体会到前列腺带来的快感,但尿道棒,如果选用合适,可以避免疼痛。”
    你没说的是,他确实天赋异禀,第一次用就能获得巨大的快感。你在国外论坛上和人探讨过,第一次其实大部分人会不适应尿道的异物感,会产生强烈的便意,这种感觉很大程度上会干扰性快感,所以你今晚就只是打算不把他弄伤就好,没想到会有意外收获。
    “那,明天也会用到尿道棒吗?”
    “如果你想的话。”
    他笑了下,喝下了你准备的果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