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恶念 - Chapter50一日三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0章  一日三秋
    你实在不好意思在莫林面前捡回衣物穿上,再装作无事发生。
    虞开阳要是不在这里,肯定在桃源小区,那间屋子是没有空调的,冬天会很冷,你想快点过去。
    你让居珩找件长款羽绒服给你,随便捞起地上一条裤子,边等电梯边穿。
    有点奇怪的是,莫林并没有开警车。
    车里的氛围,不说滴水成冰,但也绝不是安宁无事。
    你一方面担心虞开阳的身体,有没有感冒,是不是缺水。
    另一方面也不知道,莫林会不会追究居珩,毕竟这是被抓到现行。
    下意识地握住自己的手腕,不断揉搓,这是你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小动作。
    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因为没有保安,直接开了进去,根据居珩所说的位置,很快到了你所租的房子楼下。
    不会真的是你那间吧?他到底怎么知道的?
    走到二楼,居珩自然地掏出钥匙打开房门,你看见锁似乎已经换过了,还有点恍惚。
    这人确实是没给自己留后路,这完全是非法入侵住宅啊!
    你开始头疼地想借口,要不就说他偷偷配了你的钥匙吧。
    客厅和厨房的窗户紧闭,阻挡了外面的寒风,但屋里温度依然很低。
    走到卧室,确实是你曾经安置居珩的那间。
    房间里拉上了窗帘,没有开灯,但是取暖器在角落发出暖黄色的光芒。
    虞开阳戴着眼罩,盖着一床被子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
    你准备走过去,但居珩先一步到了他身边,用钥匙打开了手铐和脚铐,又走了出去。
    镣铐有些像警用的那种,打开时发出了金属的碰撞声。
    你俯下身,观察眼罩要怎么解开,却发现这只是普通的睡眠眼罩,只要拉下来就可以。
    虞开阳并没有睡着,他看上去没什么力气,脸颊清瘦了不少,嘴唇也不知道是不是长时间开着取暖器,出现了一道道裂纹,有些地方还脱皮了。
    “小鱼,小鱼,来,先喝点水。”你拿过床头的水瓶,想先让他补充些水分。
    他没有如你所想的那样含住吸管,只是静静地看着你,“没关系,我不渴,你多陪陪我好不好,你好不容易才出现,我不想很快又看不到你了。”
    你听着这话,心酸地不行,戴着眼罩暗无天日的时候,不只是度日如年,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无比漫长,居珩不会和他有太多的交流,他肯定很惶恐。
    他可能会看到无数次家人、爱人出现的场景,开始还能分清那是假象,但长久的孤独,让他心甘情愿地沉溺在其中,只要不留他一个人就好。
    握住他的手,慢慢拉向你的脸,他在这过程当中,很是抗拒,“不要,不要…”
    你低头,将脸贴在他的掌心,“小鱼,你捏捏我,这不是幻觉,我来救你了,这不是幻觉…”
    说着说着,眼泪就大颗大颗地涌了出来,你真的百感交集,如果早点意识到不对,他就能少受些苦。
    如果从来没有对居珩做过任何事情,又怎么会把他卷进来。
    如果他没有做你的男朋友,也不会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
    他什么都没错,却因为你……
    泪水划过鼻尖,流入了他的掌心。
    虞开阳似乎终于清醒了过来,两只手腕不再有牵拉的感觉。
    他慢慢斜倚在床上,另一只手抱住你,明明最不好的是他自己,却依然在努力地安慰你。
    “阿尧,我没事,你看,我没有受伤,只是有些没力气,你扶着我,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你迅速点头,“好,我们现在就走,要不要去医院?”
    “比起医院,我更想去大吃一顿,都快饿死了。”他故作轻松的语气,却无法掩饰疲惫虚弱的感觉。
    “好,先吃东西,不过你现在只能喝粥。”
    你给他穿好衣服和鞋,扶着他往门口走,虞开阳终于看见客厅里还站着两个人。
    “这是…?”
    你不知道怎么介绍,就说,“情况有些复杂,我回去和你慢慢说,莫林,帮我搭把手。”
    走到门口的时候,虞开阳看了下完好无损的门锁,什么也没说,继续往楼下走。
    回去的时候,你和虞开阳坐在后座,用手机搜索了下附近的粥铺,还有几家开着,挑了家最近的,和莫林说按照你的导航走。
    反正都麻烦了他一晚上了,也不怕再多辛苦一下。十几分钟后就到了,你下车去取,刚刚已经在手机上下过单。
    回家后,你先让虞开阳去洗澡换衣服,才转身和另外两人商量。
    “我今晚会和他好好谈一谈,所有的事情他都有知情权,他要怎么做,我会完全尊重他的意愿。莫警官,谢谢你今天帮忙。”
    莫林从居珩家里出来,就没怎么说话,对你点了点头,就先走了出去。
    “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是我自己想做的。”居珩坚定地看着你,想要说服你,不要去承担不属于你的责任。
    确实,表面上看,他绑架虞开阳,全程你没有任何参与,即使你是导火索,可没有那条法律需要你付出代价。
    而居珩早已撤案,一旦撤销,没有重大隐情是不会再立案调查的。
    你不会有任何事。
    可是,真的如此吗?
    “你先回去吧,我明天会联系你,如果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就不许去自首,听见了没有?否则我以后不会再见你。”
    你狠狠地盯住他,用绝对命令的语气,你知道他最难拒绝这样的你。
    居珩脸上闪过挣扎,“我…”
    “我问你听到了没有?”你打断他的话,严厉地重复了一遍。
    “…听到了。”他只能妥协。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